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别动权臣的小夫人

第26章 她不配

别动权臣的小夫人 风花雪玉 2156 2020-07-24 08:30:54

  昨天她在酒楼和永乐候世子当众搂在一起,这事萧大太太她们知道可生气了,正要找她回去说清楚,在家里闹,害的她和三老爷都吃了好多白眼。

  “我是看见大表哥进了酒楼,一时好奇就想跟去看看,娘,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不敢去了。”萧锦熙苦巴巴的看着他们,觉得在古代还真是麻烦,凭什么女子就不能进酒楼啊!

  她进酒楼吃饭不行吗。

  昨儿那事真是意外,要早知道冷青临在福瑞楼拍卖老虎她就不去了。

  说着萧锦熙夺过药碗自顾自的喝起来,不过是小感冒尽早喝药,才会好得快。

  她也不矫情苦不苦了,反正现在是吃啥都苦。

  三太太看了眼一旁的苏北穆,惊讶道,“所以说你是因为你表哥才进福瑞楼的?”

  不是因为永乐候世子?

  “嗯,不然你们以为是什么?”萧锦熙觉得纳闷,一个个都什么眼神,好像她犯了什么天理难容的罪过一样,她做错什么了,不就是去了不该去的酒楼,还害得苏北穆受伤吗。

  可她不是认罚,现在还都病倒了吗?

  还想她怎么样啊。

  以死谢罪不成。

  萧锦熙楚楚可怜的低着小脑袋瓜,三太太她们都不忍心再指责她。

  苏北穆冷睨着她,暗暗攥拳,呵,装得真好,要不是亲耳听到她嘴里喊着那男人的名字,他都给她骗了。

  “岳母,你们好聊吧,我先回书房了。”

  这会肯定不会质问,回头再找她算账。

  …

  “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混账事。”三太太坐下忍不住戳她脑袋,“这么好的夫君,你还想怎么样?”

  三太太恨铁不成钢,很难想象平时胆小怕事的女儿会做出如此胆大包天的事来。

  不仅苏家,就是国公府的脸面都给他丢尽,好不容易在老太太哪里建立的好感度,一下子全毁了,下次她回府,看她怎么交代。

  这事老太太肯定让她回去说清楚。

  “我头晕…”萧锦熙不想听她念叨,干脆倒下装晕,喝了药好了很多,可她心里感到越来越慌。

  苏北穆临走前笑眯眯看着她的眼神怪恐怖,她头皮发麻。

  “好了,先别吵她,等身体养好了再说。”冷大太太拉着三太太,嘱咐她几句就离开了苏府。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照他们冷家的意思,锦儿要真喜欢齐晟,干脆就和苏北穆和离,把永乐候世子掳回去当压寨夫君得了。

  萧家怕就丢脸面,他们青云寨不怕,大不了接萧锦熙回去当他们的青云寨大小姐。

  冷大太太暗暗搓搓的想着,反正她没女儿…整个冷家都没有女儿,冷老爷子巴不得呢。

  三太太冷睨着她,“大嫂你想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有本事你去说服萧祁御啊!”

  一天到晚就想拐带他女儿,那男人听了肯定跟青云寨势不两立。

  没看到这些年来都不许锦儿去冷府吗?

  青云寨说白了就是个土匪窝,啥都爱抢。

  冷大太太:“……”

  …

  萧锦熙躺床上,心慌着,到最后还是迷迷糊糊睡着了,可能是药物的作用,睡了一觉,出身虚汗,醒来时就好了七七八八。

  ……

  醒来就担心怎么面对苏北穆。

  可他一直没来找自己算账,待在书房,直到晚上快就寝的时候才出现。

  喜鹊和喜燕伺候她沐浴完扶她回房后,看到少年坐在床榻上,她们看了眼就齐齐福身退了出去。

  苏北穆披着件玄色金丝滚边外袍,绷带松了,胸前露出三道触目惊心的抓痕,再深一点就会伤及心脏。

  萧锦熙身穿着件单薄的亵衣,外披粉色长衫,看着他身上的伤口,下意识捏住衣角,唇色渐渐失去血色,仿佛染了冰霜。

  心里惭愧不已,一瘸一拐凑上前,在他耳边轻唤:“相公?”

  这时候闭目假寐的少年猛然睁开眼。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掌毫不留情地扼住她纤细的脖颈,用力扯了一下。

  萧锦熙踉跄的摔倒,膝盖撞了一下床边,跪倒在地,疼得她脸色泛青,龇牙咧嘴,倒抽口凉气。

  男人目光冷的刺人。

  这时候顾不得疼痛,她惊惧地望着浑身阴沉冷煞的少年,“公子,我…知道错了。”

  苏北穆冷不丁的盯着她,没有松手反而加重了几分力度,“哪里错了?我倒是觉得你做的挺好。”

  灯火下的皮相貌美惊艳,可是那双笑眯眯的桃花眼中却沁满了阴沉沉的怒火。

  “我真知道错了,我就是一时贪玩才会去酒楼,哪里知道会这么倒霉遇到白虎发狂,你不知道当时我好害怕啊,幸亏英勇神武的公子及时赶到救了我,我感激不尽,甘愿做牛做马报答公子您的恩情。”

  萧锦熙僵硬着身体,惊恐的看着他,感觉他分分钟会咔嚓了她。

  比起猛虎,真正可怕的其实是他。

  麻蛋!要不是中毒了,她肯定连夜钻狗洞也要逃出去。

  苏北穆捏着她细软的脖子,桃花眼微眯,她身上外衣在刚拽动中滚落在地,竟不知道她只穿了件薄薄的纱质亵衣,薄而透,质地垂感极佳,精致锁骨若隐若现,身姿曼妙,腰身又细又软,身上还有幽幽的牡丹花香。

  这亵衣是冰蚕丝制,宫中贡品,极为难得,穿着凉爽舒适,是他前两天从南洋托人特意带回来的。

  还有牡丹香露,是他刚调制出来,这些东西,她倒是好意思心安理得的享用。

  如此宠着她还敢在外面找野男人。

  哼…

  她不配。

  “…公子,你实在气不过不如就休了我,让我回府死,省得脏了您的玉手。”萧锦熙慌忙抓住我手腕,痛苦的挣扎豁出去道。

  苏北穆脸色沉了沉,冷笑,“休了你?好回国公府告状?”

  “不…不…我不告状。”萧锦熙快哭了。

  “那你想逃跑?”

  “我哪敢,我都中了你的毒,我不敢逃跑,我只是想忏悔,弥补自己的过错,就是不知道公子给不给这个机会。”

  盯着他胸前的伤口,萧锦熙睨着她的神色,眼珠一转,笑嘻嘻接着道,“公子为了我受了重伤,我还没好好报答公子的恩情,要不我给你上完药,就全当报恩,这样一来我死也瞑目了。”

  苏北穆笑眯眯的看着她,敏锐的捕捉察觉到了什么,是不敢跑,而不是不会跑,因为中毒才不得不留下,一旦有机会,她就会逃跑…跑去私会男人。

  还想跟他私奔不成。

  狡猾的女人,以为他还会吃她这一招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