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别动权臣的小夫人

第5章 病娇?

别动权臣的小夫人 风花雪玉 2124 2020-07-11 08:42:02

  苏老太太身人比苏二太太,待人接物明显几档次,再喜欢,容嬷嬷明白大公子名苏大房养子,子。

  苏虽商户,歹北越第一皇商,百基业京城,俨京城名门望族。

  做派跟官一派,百皇商,富敌,规矩大。

  萧锦熙朝喜鹊使色,喜鹊忙将早就准备红包递容嬷嬷,萧锦熙笑道,“承嬷嬷吉言。”

  容嬷嬷微微诧异,显惊讶,觉少女气度非凡,俨一副名门闺秀模范,并传闻堪。

  温礼,端庄大方少女,难跟昨晚寻死觅活新娘子相提并论。

  容嬷嬷疑惑解。

  苏北穆坐一笑脸与容嬷嬷寒暄,觉萧锦熙虚伪,嫌恶挑嘴角,别讨容嬷嬷就老太太认,昨晚容易混关。

  “大少奶奶,早,老奴交差,您……”容嬷嬷万神情道。

  大公子坐椅子,冷脸,脸色比往,瞧冲喜管用。

  一副万找,否则就脸色,实让连口勇气。

  而位新奶奶,笑容满面,又温性子,倒话。

  容嬷嬷提,萧锦熙脸恰当处一红,微垂小脸,装意思咳嗽,转含羞带怯瞥一,小媳妇形态拿捏位,任谁破绽。

  苏北穆膛目结舌,快被骗,如果清楚记亲自扔床角,怀疑自己昨晚做禽兽如情。

  萧锦熙眉梢意一扬,扒人衣服,算禽兽如?

  就表里一狗男人。

  老娘才忍耐,逮机总气一才甘心。。

  苏北穆牙一咬,俊脸更黑沉。

  萧锦熙低,轻让丫柜子里将一精致檀香木盒子取,将攥手心里元帕悄悄放,递容嬷嬷。

  容嬷嬷打木盒,一,立即眉笑。

  “劳大少奶奶,老奴告辞,就松香院话。”

  容嬷嬷一走,苏北穆就忍住拽住女人丢贵妃榻居高临,笑道,“锦儿真聪明,手疼吗?夫呼呼?”

  一幕,喜鹊喜燕忙脸红退。

  萧锦熙目送离,抬手拉做势,简直欲哭无泪,别走啊!

  一人其实害怕苏北穆独处。

  男人私底变态。

  别表面温润如玉,身子骨似羸弱,其实装,白切黑露芝麻馅黑心肝。

  苏北穆见跟自己话敢分神,顿恼,擒住巴迫使迎视自己,“求谁用,再敢嘚瑟,信信本公子毒死。”

  “公子饶,锦儿再敢…”萧锦熙顿眶打转怜兮兮。

  苏北穆更气,认定就虚伪女人,凶巴巴道,“准哭,再哭挖珠子。”

  “……”

  萧锦熙吓脸色惨白,掘强憋泪,咬牙低躲,肩膀微微颤。

  被硬生生捏巴,根本躲,闭睛阴沉冷煞面容。

  皮肤白,白皙如玉,唇异常红,宛若染朱砂。

  乌黑珠极亮,似墨兰空镶嵌星辰,纵阴沉布满难掩盖光芒。

  少生红唇白齿,眉含笑,温润如玉,心却冷,仿佛一片千化寒冰,人将温暖。

  “跟话呢,怎答,舌?”

  苏北穆喜欢瑟嚣张模,更喜欢冷漠倔强人模。

  总之就觉心堵慌,各种喜欢。

  喜欢哭,更喜欢笑。

  萧锦熙眸底闪抹冷茫,一口银牙险咬碎,深呼吸,深呼吸,冷静,冷静,默默告诉自己,小人计较。

  “公子?管,做喜欢,锦儿害怕呀…”收拾一情绪,抬眸再次迎视。

  惊慌害怕如迷失森林麋鹿。

  无辜又无助,仿佛失野性小野猫,软绵绵趴脚求饶。

  少顺,心阴霾散松手,道,“道害怕,就记住感觉,忘记,面哭更笑,明白吗?”

  萧锦熙憋一口气,恨喷一脸血,明白。

  简直变态神病。

  怀疑病娇?

  喜欢折磨人病娇属性,少,怕(๑ó﹏ò๑)!

  “听?”苏北穆满道句。

  萧锦熙扬小脸,唇角就忍住弯弯,活泼朗,真性情,就爱笑,哭就哭,笑就笑,怎?

  意识自认倒霉,立马压,“听,锦儿肯定听公子话,待敬茶公子帮话。”

  “……”

  苏北穆忽笑,“倒道求本公子?”

  麻蛋!

  狗男人笑就致毒药。

  萧锦熙忙错睛,,怕,睛被毒瞎。

  “一条船人,公子见死救?”

  名歹夫妻呢。

  苏北穆轻哼一,“帮,本公子处?”

  “………”

  狗男人真小气。

  “做顿美味佳肴。”

  一顿吃食就打?

  苏北穆挑眉再搭,直腰身跨步打算松香院。

  萧锦熙办法,紧随其,远近跟。

  仔细狗男人仅脸蛋,就身材比例完美,高挑秀雅,搭配冰蓝色锦袍,袍裾绣雅致金丝花纹,雪白滚羊脂玉簪交相辉映。

  人模狗,大概就种人。

  面快松香院,苏北穆脚步才由放慢,停哪里等卯足劲追少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