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别动权臣的小夫人

第4章 小可怜

别动权臣的小夫人 风花雪玉 2009 2020-07-10 08:17:03

  不过她睡得并不安稳,双手紧紧抓着被沿,整个人窝在被窝里,露出一张安详恬静的睡容,眼角凝着一颗泪珠,小小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就像个小可怜。

  苏北穆蓦地有些心软,反省了一下自己的行为,他是不是做得过分了?!

  欺负一个女孩子非君子所为。

  想着他起身伸手要把人抱过来,可这时候脑海里突然闪过那天在浅云居少女说过的话。

  “什么苏大公子,不过是个卑贱的养子,连低贱的下人都不如,就是个野种…要我嫁给他,还不如去死…”

  那伤人的话犹如在耳。

  少年目光微沉了沉,伸展的双臂渐渐放下,拳头握得咯咯响。

  这女人跟别人没什么两样,虚伪刻薄,根本不值得同情。

  想着他又躺回去闭眼睡觉。

  …

  次日,萧锦熙还在梦乡里,小脚丫突然就被人拎起来,一阵凉风袭来将她冻醒,下一瞬苏小狗滔天怒声传来,“谁准你把脚伸过来?”

  萧锦熙微仰起半身,紧抓住被子,气急败坏道,“苏北穆,一大早你发什么神经。”

  没见过他这么过分的,让她睡床角就算了,还不许她伸展双腿,她又不是乌龟。

  萧锦熙气得咬牙切齿,忍不住往他胸膛一踹。

  苏北穆两眼一黑,另只手捉住她另只不安分的脚丫,恶狠狠道,“萧六,你再踹个试试!”

  两只脚丫都被抓住,萧锦熙浑身僵住,不敢再轻举妄动了,她里面只穿了件肚兜和单薄的亵裤,如今他们的姿势实在过于暧昧。

  苏北穆半起身跪在床头,掌心攥着她白嫩嫩的小脚丫,他还举起来,这姿势萧锦熙实在难受,赶紧求饶,声音软绵绵道,“小女子不是故意的,公子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一回吧。”

  “呵,萧六姑娘刚刚不是挺嚣张吗,怎么,现在知道求饶了?”

  “……”

  狗男人。

  萧锦熙暗暗磨牙语气带着求饶,眼神可不见得服气,嘴上依旧讨好道,“我是没睡醒,现在清醒了,再不敢对公子不敬,公子赶紧松手吧,不然桂嬷嬷她们进来见到怕要误会,公子是天上的云,锦儿是地上的淤泥,云泥之别,实在不好继续玷污了公子冰清玉洁的玉手。”

  “……”

  苏北穆眼角抽了抽,嫌弃一丢在被子上使劲擦两下,看着女人忍不住扶额,“萧六,我警告你不准再耍花样!怪恶心的你知道不?”

  “……”

  哼,就是要恶心死你。

  萧锦熙忙缩回大长腿,双腿并拢窝在床角,垂眸躲开他眼睛,眼底阴沉沉的暗暗画圈圈诅咒他。

  这时候桂嬷嬷她们来敲门,“大公子,大少奶奶。”

  苏北穆眼眸微眯,看她一眼起身下塌,踩着满地的衣裳往衣柜拿了套锦衣自己穿戴,他身边只有一个侍从伺候,现在屋里有女人,不好随意进来了。

  …

  桂嬷嬷她们进来时,他已经穿戴好。

  “见过公子。”

  苏北穆淡淡嗯了声就迈步出去。

  桂嬷嬷疑惑的看了眼,大公子貌似精神气不错啊!

  过了一夜身体就大好了,真是冲喜有效?

  看到满地凌乱的衣服和窝在被窝里羞得不敢见人的少女。

  桂嬷嬷脸上堆着璀璨笑容过来,“大少奶奶身体可还好。”

  萧锦熙脸色微变了变,“不好。”

  哪知桂嬷嬷笑容更加璀璨忙叫喜鹊伺候她穿戴,自己欢天喜地的跑去大厨房说要给她炖补汤。

  萧锦熙心累,不想解释,起身让丫头伺候穿戴好后,盯着床上干干净净的元帕头疼不已,待会好像有人来收这玩意。

  此时,外面松香院那边派来嬷嬷,喜燕正在招呼着,屈膝恭敬道:“容嬷嬷大公子和大少奶奶刚起身,恐要麻烦二位稍等片刻了。”

  容嬷嬷是苏老太太身边贴身伺候嬷嬷,一听喜燕这么说,急急摆手,笑道,“是老奴来的早了,打扰了大公子和大少奶奶歇息。”

  苏北穆走到门口见容嬷嬷就折了回来,他靠在床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唇角擒着嘲讽的笑,明显是打算作壁上观。

  洞房花烛夜后,新娘拿不出元帕只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新娘已不是完璧之身,另一个便是没有圆房。

  不管是哪一个,后果都不是萧锦熙能够承受的。

  她刚嫁到苏府,经过昨晚的事本来就招人嫌弃,再加上她嫁的夫君是苏家不受见待的养子,想站稳脚跟根本不可能,如果再出现不贞不洁之事,肯定要被浸猪笼。

  男人眸底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你快点,容嬷嬷在等着呢。”

  萧锦熙心里堵的慌,脸上笑嘻嘻的对他道,“公子可不可以把你匕首借我用一下。”

  明明是笑靥如花,苏北慕却只觉得她的笑脸虚伪恶心,他挑眉双手抱胸轻哼,“不借。”

  早猜她要干什么,想造假,这女人果然虚伪。

  萧锦熙微微噘嘴并没有对他抱太大希望,无奈只好蹲在床边,忍着疼咬破手指滴了两滴血上去。

  苏北穆:“……”真是小瞧她了。

  那边小丫鬟正在进来催促,容嬷嬷是老夫人身边的人,不好让她等太久,“大少奶奶…”

  萧锦熙起身吩咐道,“去将嬷嬷请进来吧。”

  瞧大公子对大少奶奶的态度就知道,两人分明是在生气。

  听值夜的喜鹊说,大少奶奶咋晚哭的可凶,大公子早上起来就不见得高兴,喜燕脸上不禁就流露出担忧来,怕姑娘第一天就被夫君嫌弃,往后日子怎么过?

  “姑娘……大少奶奶。”喜燕一紧张就有些改不过来口。

  萧锦熙用眼神安慰她没事,让她快去请人。

  等喜燕退下去后,苏小狗一掀袍就坐在了太师椅上,脸色阴沉沉不见半分喜色。

  萧锦熙懒得理他,她可还记得,昨夜他还想掐死她,羞辱她,还逼她服下毒药,根本不把她当成妻子看待,不论是谁,被这样对待过,心情也不会好哪儿去。

  两人是两看相厌。

  萧锦熙心里琢磨着怎么哄骗他给解药,等解了毒回头就跟他和离,这个变态佬,纵使是个天仙,她也不想要了。

  容嬷嬷满脸喜气的进了新房才打破了两人之间诡秘的尴尬。

  “老奴先在这里恭喜大公子和大少奶奶,祝大公子和大少奶奶早生贵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