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散修的自我修养

第25章 第一次与妖兽大战

散修的自我修养 杨枝桃根 2387 2020-08-07 20:00:00

  南星从九柳村离开后,便按照杜小西和秦旭彦给的地址,拐道去给他们的家人送去物品。

  睦道镇其实处于赵国和刘国的接壤地带,尤其是牡埁村,村子的左边便是赵国的管辖地盘。南星听闻赵国的山水风景极为著名,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去赵国瞧瞧。

  她穿过村庄小镇,一路前行,其中不凡有人见南星外表如此美貌柔弱的女人路上形单影只,而且看起来是个不差钱的主,想要尾随做坏事。每当遇到这种情况,南星便有意释放自身一点点的灵气,那气质截然不同,行人见了直道是仙女下凡,尾随的人便知难而退。

  次数多了,南星不得不搞来了一个口罩带着,换上了普通女侠穿的衣服。

  一路上南星见到许多在现代亦或是电视里不曾看过的风景,也吃到了各种美味独特的当地小吃。

  南星将要走到岑溪村时,她察觉到了阵法的波动。

  一番简单观察,南星很快发现了包括岑溪村在内的附近几个村的边界都有阵法的存在。直觉告诉南星,这里有异常。

  因为如果是修士想要保护凡俗中的家人,一般都是在自己家的周围布下法阵。如此大面积,还是几个村……

  出于好奇,南星决定搞清楚是什么人布的阵,布阵的人究竟想要做什么,布下的阵又是什么阵,自己能不能解开。

  南星找齐所有阵点后,凭记忆,知道这竟然是一个困阵——画地为牢。在修仙界此阵被列为百大难阵之一,因为画地为牢阵:一是一旦入阵,阵里的无论是妖兽、灵兽,又或者是修士都无法出来,除非阵里有人有着布阵人的阵笔或阵锤并且知道阵眼。二是阵眼是没有规律可循,布阵的人想放哪就在哪,故从外边破阵极为困难。

  这下,南星很肯定布阵的人不怀好意。思虑良久,南星觉得她不能什么都没做就离开。

  虽然是百大难阵之一,但恰巧她有在宗门的百书房里涉猎过,还记得解阵的几个小技巧。若3天后还未能破阵,南星就打算传简讯给宗门。

  其实南星不清楚这里是否属于神行宗管辖地带,一路过来她几乎没有看到或察觉到修士的痕迹,这里算是完完全全的凡俗世界了。

  南星将灵识分为千丝万缕笼罩在岑溪村及周围几个小村子的上方。分散识海是南星在一本专说修仙奇事的古书看到的,她觉得值得试一试,便着手练了。虽然开始很艰难,但练成后不曾想这法子可以很好稳步增强灵识。南星觉得自己的运气还可以,毕竟修炼灵识的功法少之又少。

  南星没有急着找到阵眼,她凝神屏息感应着每一根阵旗的存在,开始在识海里运算阵旗之间的联系。

  一炷香……一个时辰……两天……

  南星瘫坐在地上,总觉得还差点什么,感觉快要抓住了却又想不出来,烦人。

  清晨的雾水打湿了南星的衣发,她静静地凝视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她的视线里钻出了一只小田鼠,似是被南星给吓到了,田鼠又返回了洞里。

  南星一个激灵,对了,地下!阵眼应该在地下!

  眼前的村子寂静无声,死气沉沉,南星走在其中,嗅到一股难闻的味道。

  循着味道与血迹,南星来到了一个藏在山里的洞穴,腐朽且血腥的气味扑面而来。一路的分析,南星觉得里面的不是魔修就是妖修,等级不会很高。

  一个斩剑,搁在南星面前的屏罩无声滑落。随即,洞里传来一声吼叫,一只两米多高的似狐似狼的东西暴躁地跑了出来,嘴里还叼着一只断臂。原来是一只妖兽么。

  眼前的一切让南星想要呕吐,来不及多想,她挥剑挡下了妖兽的一记袭击。南星迅速调整,趁着妖兽的一击还没落下,凭借快速地步法,来到了妖兽的背后,一剑“屠弑”斩去。只见一阵红光斩到妖兽背部,顿时整个背部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啊!”妖兽顿时凄惨的嚎叫起来,转身面向南星始作俑者,发狂般冲撞过来。

  南星往旁边一闪,然后一个侧身,又一剑“屠弑”直斩而去。妖兽狼狈躲闪,看南星的眼神似是在看个死人。

  因为妖兽刚才惨叫的撕喊太过于震耳欲聋,以至于山下的村民纷纷从窗户探头出来与周围的邻居私语起来。

  “什么情况?刚才是妖怪的声音吗?”

  “发生了什么?难道妖怪被打了,如果是这样,真是佛祖显灵啊。”

  “老天保佑,让那杀千刀的妖怪死了吧,留条活路给我们吧。”

  一番讨论,村长决定若妖怪三天内都没有出来杀人,就带着几名自愿者山上。

  就在村民讨论的同时,南星与妖兽打得不可开交。此时,南星微微喘气却毫无伤痕,对面的妖兽却血迹累累,白骨森森。周围的树木不是被南星的飞云剑斩断,就是被妖兽拦腰撞断,现场一片狼藉,可见打斗之激烈。

  终于,妖兽看南星的眼神开始带着恐惧,明白这人它是打不过了。南星看着妖兽退缩的眼神,毫不留情地截住所有退路。

  一击直剑,妖兽躲闪不及,砰然倒地,眼里带着祈求与恐惧。

  远在崂山的一妖修,突感一阵心慌,一种不好的预感直击心头,他赶紧拿出弟弟的神魂灯,依然熄灭。“是谁,是谁!!”妖修失心疯地大喊,眼里满是仇恨。

  南星告诫自己,不能心软。这修仙世界本身就是残酷的,不管是人与人也好,人与兽也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南星在一旁观察了一会儿,确定妖兽已死,才敢上前。她不确定这是不是二阶妖兽毵狐,按理说毵狐不想狼呀,难道是毵狐与赤狼妖兽杂交而生?

  不再多想,南星处理好妖兽的尸体,打算直接回宗门,不再游玩了。走之前南星在山洞前的一块巨石写了一段话,劝诫村民七天内赶紧搬离这里,不然被妖兽报复,还留下了一堆草药,揉捻出汁涂在身上可消除一切与这妖兽有关的气味达一个月。

  说走就走,南星拿出飞行符,瞬间一只略显僵硬的白鹤呈现在她面前……

  此时村里一个小男孩眼含渴望地看着外面,以前这个时候他都是和伙伴们到林子里爬树、抓鸟儿,但现在娘亲不让他出去,说出去就会被妖怪抓走吃掉。

  突然,眼前白光一闪,他眼尖地看见一个仙女在天空飞着,“娘,娘,快看!是仙女,仙女在天上飞!”闻声而来的小男孩母亲,只看见天空中一只白鹤绝尘而去。

  三天后,村长带着那几位村民,看着巨石,虔诚无比地跪了下来,嘴里喃喃道:“感谢仙人,仙人佑我……”

  后来,几位村长带着全村的人搬离了这土生土长的家乡,还挑了十多位壮汉把山上的那块巨石一起搬走了。

  一年后,千里外出现在一个名为仙石村的地方,村里建成了一座“仙姑庙”,庙里香火不断……

  南星不知道当日所做给她带来了意外“惊喜”,当然此乃后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