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散修的自我修养

第12章 精灵族

散修的自我修养 杨枝桃根 2030 2020-08-05 19:30:14

  经过一晚上的交谈,南星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簪子上的蝴蝶的确是器灵的本体。它的名字叫祖乐。祖乐现在是世间最后一个精灵了。

  3万年前

  微尘界中魔族,妖族,精灵族,人族“相安无事”地呆在各自的领域。

  祖乐来自精灵族,是精灵族的王子。精灵其实就是迷你版的人类,似拇指般大小,但五官比人类更精致,有着人类没有的翅膀。它们一般以初露、月亮精华为食,借以植物生机之力进阶。

  每个精灵都可以变幻成任何一种动物或植物,这也是上古人们知道有精灵一族却难以找到它们踪迹的原因。此外,每个精灵成年时便可以获得一种能力,有的是速度,有的是力量,有的是治愈,有的是赐福……比如精灵族长在祖乐出生时曾赐福它。

  祖乐一出生就拥有了一种能力——语言,它可以听懂世间任何一种语言。成年后,它获得了修复的能力,意思就是它可以把一个残缺的物品修复为原来的模样。

  精灵是快乐、活泼的,但祖乐却不是。它很安静、很敏感、很没安全感、很胆小。祖安知道自己是特别,因为自己没有颜色,全身都是透明的。每个精灵都有颜色,那种很绚丽的色彩,它很羡慕,也因此很自卑。虽然每个精灵都纯善无害,没有一个精灵鄙视它,但它们不喜欢和自己玩,因为精灵喜欢色彩亮丽的一切东西,所以它交不到朋友。

  渐渐地祖乐变得更安静,喜欢静静地呆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地呆上几个月。

  ……

  有一天,一个精灵爱上了妖族的一个狐妖。不幸的是,此事被魔族发现了。

  魔族一直想要称霸微尘界,便以此为契机,极力怂恿妖族与精灵族开战,后来妖族同意结盟。

  魔族借狐妖之力找到了精灵栖息地,精灵族被打得猝不及防,众所周知精灵族战斗力实在不行,于是惨遭灭族。

  值得一提的是,魔族与妖族最后的结局也不太好,双方激战多年,元气大伤。

  祖乐那天恰巧出了栖息地,来到它的一个秘密基地炼化它找到的一个木灵珠,加上它全身是透明的,极难被发现,就这样躲过了一劫。

  等它从那个地方出来后才发现精灵被灭族这一可怕的事实。

  从那开始,祖乐常常问自己:“为什么精灵族从古自今只有我是透明?为什么只有我活下来,是不是我的出生给族人带来了灾难?”

  自责总是萦绕在它心头。

  无家可归,便独自浪迹世间,后来它找到了一个异常美丽的地方——蝴蝶谷,那里全是各种各样的蝴蝶。它停留了,幻变成一只蝴蝶,跟着其他蝴蝶飞舞花丛间……

  谁也不知道明天与意外,哪一个先来。

  就在某一天晚上,地震、火山猛然爆发。瞬息间,许多生灵被活活烧死、被生生活埋。它也逃不了,被深深地埋在地下。

  许多动植物也因此灭族,魔族、妖族和人族也死伤无数,但都存活下来了。

  南星听它的描述,感觉是这星球发生类似地球“板块运动”引起的地震及火山喷发。

  暗无天日的日子悄然而逝。

  它醒了过来,发现自己不能动弹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它被埋在了地下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它依然还在地下,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它周围的土质发生了改变,变成了石头,就这样它被禁锢在一块石头里。石头早在大自然奇妙的能力下,形成了珍贵美丽的紫玉髓。

  紫玉髓在人间价值连城,在修仙界却不太值钱。

  经过长时间的风雨侵蚀,石头慢慢露出了地面。

  一天它被一修士捡了回去,那人把石头交给一位少女。少女即灵姝真君,其筑基后她拿出这块紫玉髓学习炼器。

  灵姝真君打开后,细心地发现有一块地方形似蝴蝶,盯着一看又不像蝴蝶了。最后,灵姝真君把这一块地方雕琢成翩然欲飞的蝴蝶,又在簪体部分刻了一个聚灵阵。

  就这样它阴差阳错地成了簪子的器灵,也因此它才得以继续吸收月亮精华。

  当时还是筑基期的灵姝真君把簪子送给了一个炼气期的朋友,谁知那朋友是个眼界高的,虽说收了这簪子却看不上它,一直没有戴过。那女修看着灵姝真君越来越出色,她却还在原地苦苦挣扎,嫉妒之下,簪子被她丢弃在炼器室外的一角落里。

  经过一百多年的时间,它已恢复意识,虽然本体离不开簪子,但魂体可以飞出离簪子三里远。

  一个圣月宗的弟子在打扫炼器室时捡到了蝴蝶簪子……

  几经辗转,簪子来到了南星的手里,就这样它与南星契约了。

  “主人,我有一个请求,恳请主人答应。”

  “什么请求?只要不过分的都可以。”

  “主人可以给我起个名字吗?我不想要以前的名字了,我想要重新开始。”

  南星其实不太会安慰人!她听了祖安的话,明白它心里的难受,但她不知道跟它说什么。劝它不要改名字,好像不太好,也没有理由。

  南星想了想,回答:“好,你的声音让我想起了一个我很喜欢的动画角色,它和你一样可爱,以后你就叫小灰灰,怎么样?”

  实证南星就是个起名废。

  “额…好!”它有点后悔了。

  小灰灰与南星结成的契约并不是典型的主仆契约,但也不是平等契约。想到这,南星:“小灰灰,从现在起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姐姐吧!”

  “好的,主人”

  “呐呐,叫错了。是姐姐,不是主人”

  “姐姐”

  “再叫一声!”

  “姐姐~”

  南星听着这声音,萌得她就要在床上打滚了,这奶奶的、故作沉稳的童音爱了。

  小灰灰这一天说的话比它从出生到现在说过的话都要多。

  它能识海里清晰地感受到主人的开心,心情却很沉重,“我的身边总是发生不幸的事,精灵族被灭就是我的错,我会不会带给主人不幸?若有一天姐姐不喜欢我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