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

第49章 我呢,脾气不大好

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 温轻 2062 2020-06-25 08:30:00

  她指甲深深嵌入肉里,却浑然不知痛意。十多年来的恨意再也压不住。

  她明明也是府里的小姐,凭什么处处让人轻贱。楚汐这个蠢货,凭什么能踩她一头。

  原以为,原以为她的好日子要来了,可又让楚汐亲手摧毁。

  她脸都白了,直直看向楚汐。

  “姐姐昨日就是拉着我送贺礼,何况裴公子过几日就要与我定亲。她岂能做您嫂嫂。”

  楚汐面上淡笑,心里却把《庶谋》从头到脚骂了个遍,她每日省吃俭用,疯狂给女主刷礼物。就送了这么一个白莲花吗?

  好气,还必须在白莲花面前卖乖。

  裴幼眠不太懂楚依依所言,但听懂了不能喊楚汐为嫂嫂。

  她受伤的问:“不能吗?”

  楚汐:“不能,于理不合。”

  崔妈妈为了在楚依依面前博好感,也豁了出去,甚至言语间完全把楚汐踩在脚底。

  她肥胖的身躯拉了裴幼眠一把,贴在小丫头身上说着话。

  看着像是要小声说什么,可没曾想是装模作样,嗓门大的很。

  “姑娘,您乱喊什么,楚二姑娘才是您的嫂嫂。”

  “这大姑娘啊,就剩一张脸了,还勾引男人,如今是脸都没了。”

  “您可别犯傻,伤了日后姑嫂间的情分,这大姑娘啊,全京城谁人不知她不是好东西。”

  她说着用眼神上下挑剔的看着楚汐。最后目光落在胸前鼓鼓的一团上。

  “保不齐是让人摸大的。”

  她话音还没落,楚汐身后的落儿再也听不下去,一把冲过去,对着崔妈妈的脸就是狠狠一巴掌

  “啪。”清脆且入耳。

  “你是个什么东西,这般诽谤我们姑娘?”

  “老货色,不会说话,我把你嘴给缝了。”

  落儿力气大,又是常年揍人的好身手,崔妈妈哪里打得过。

  她也不嫌丢人,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没天理呦,楚大姑娘好大的威风。进了别人的府里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出手打人。”

  “这是个什么道理,我虽是个奴才,可也是姑娘面前伺候的体面人,打狗还得看主子呢,哎呦,今日不给我个理由,我就不活了。”

  她好端端来这么一下,裴幼眠直接看傻了。她下意识的躲到楚汐身后,还不忘把云坠一同拉着。

  她害怕的拉拉楚汐的袖摆:“嫂嫂,保护我。”

  楚汐:这特么是你的奴才!

  适逢一阵风刮过。带着轻微的躁意,楚汐原本还想着忍下,可余光瞥见楚依依眉眼弯弯,看好戏的模样。

  她的心凉了。

  再忍再忍,她可不是忍者神龟。

  楚依依像是看见她探究的打量,大大方方也算是彻底撕破了脸皮。

  “姐姐是该给个交代,崔妈妈说话是难听了些,可是非曲直这谁知道,何况姐姐旁边的人伤了人。姐姐向来把奴才当畜生,可这是裴府,姐姐还是谨言慎行。”

  楚汐想:这他妈谁忍的住?

  “妹妹此话何意?”她凉凉道。

  见裴幼眠慌慌的拉扯她的衣裳,她安抚的用手拍了拍对方的手。

  “是说我同旁人有染,还是说我身子已经不干净了?”

  “有话直说便是,你我姐妹,何必弯弯绕绕。不过这等诽谤你可有证据?”

  楚依依诧异与楚汐如今的冷静,甚至那股子风雨欲来的气势瞬间把她压住,让她站不住脚跟。

  “这自然是没的。不过。”

  楚汐打断:“不过什么?不过这老东西胡言乱语几句,你就信了?”

  女子姿容濯如春月柳,滟如水芙蓉,立在那处,就是耀眼的一块璞玉。

  她轻叹三分,施施然来到依旧哀嚎的崔妈妈边上。

  “我呢,脾气不大好,这段日子收敛点很,却让你以为我好欺负?真是罪过。”

  她抬起如玉的皓腕“娇美无双我认,那些个不入流的话我可不认。”

  正说着,轻笑一声。

  “不过妹妹果然懂我,我向来把奴才当做畜生。”

  这句话还没说完,她对着崔妈妈的右脸狠狠甩了下去。

  “摸大我没听过,扇死这话你听过吗?”

  如猪嚎的嗓音传来:“啊,杀人了,楚大姑娘杀人了?”

  原先打算收手的楚汐:???

  “杀人要坐牢的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我刚从牢狱出来,你就想让我进去?”

  楚依依恨不得楚汐惹事,但裴幼眠还在这看着,怎么着她也要装模作样拦几下。

  她上前,拉住楚汐的手腕。

  “姐姐,这好歹是裴府。就算这婆子说话冒犯,出手伤人总是不对的。”

  楚汐听着她这虚情假意的话,当下心里难受的紧。

  楚依依是女主不错,她可以处处忍让,可不见得一个奴才也能爬到她头上。

  她挥开楚依依的手:“那又如何?”

  楚依依心里高兴她这幅样子,若能把裴府弄的乌烟瘴气那就更好了,她就不信,裴书珩还会让妹妹与这个女人来往?

  “姐姐过于冲动,你可曾想过后果?”

  楚汐当下冷笑,对着裴幼眠招招手。裴幼眠屁颠屁颠来到她身侧,乖巧的把毛茸茸的脑袋在楚汐手下蹭了蹭。

  “小丫头,我这也是帮你教训人。”

  “你乱说什么,我和姑娘好着呢,需要你一个外人调教?”崔妈妈在地上哭着,好似家里死了人在哭丧。

  楚汐看着心烦,一脚踹过去:“你做了什么亏心事,你还能不知道?”

  楚依依嘴里的后果,很快赶至。阿肆听到吵闹声很快把人请到寮房。

  再一次来到这寮房,楚汐终于开始慌了。可慌得同时,心中又有了些许成算。

  她打人之前就想到了后果。何况是这婆子自个儿撞上来的。那就怨不得她了。

  这婆子不过是快一步被裴书珩处置,她把事情早些抖出来,届时,裴书珩哪里抽的出手来对付她。

  崔妈妈这会儿不知被阿肆带到了何处。

  裴幼眠像是收了惊吓,紧紧贴着她,楚汐一边安抚一边盯着外头的梧桐树。

  “这树开的真好。”落儿在一旁赞道。

  楚汐闻言,一个哆嗦。

  [楚汐死后,裴书珩连为她收尸都嫌脏,当夜把人埋在书房院子里的胡桐树下,他要让楚汐看着他步步高升,不得好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