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

第34章 这离男主叫我姐姐还远吗

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 温轻 2002 2020-06-15 09:15:15

  牢狱之灾不可免,楚汐没想到,乖觉如她,在男一男二的合作下,就坐牢了!

  ???

  搞没搞错!!!

  落儿拖着脚链子在黑暗阴森的牢狱里被官吏拉着走。脚镣在地面上滑动且互相碰撞间发出的叮铃哐啷的声音。她一路上骂骂咧咧。

  楚汐看的难受,这脚镣多重啊,可别伤了脚,只想着出去后得给她寻个大夫。生怕落了毛病。

  可偏偏,让她忧心的落儿。就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同官吏处成了哥们。

  “嘿,你说的可是真的,坐牢还有馒头吃?”

  官吏如何能见哥们受苦,当下寻了牢狱内最好的牢房。

  “骗你干嘛,我像是会骗人的主吗?快瞧瞧,这牢房一直空着,从未住过人,采光又好,别说哥们亏待你。”

  楚汐:……我算是开了眼界!

  那官吏闲着无事,甚至搬来椅子,同关在里有头的落儿话起了家常。

  聊着聊着,就谈起了绮丽苑。

  “你说你们跑去那地方作甚,这不是自讨苦吃是什么?”

  “那地方死了道士后就邪门,后有一名书生前往也落了难。好好的恩爱夫妻往那儿经过,次日就闹起来和离。更别提道士忌日那几晚犹如孩童的嘤嘤哭啼。”

  落儿听的直打颤。却听楚汐问:“大人,从何处听来的,可有证实?”

  官吏见她搭话,涨红了脸,一下子变得忸怩起来,在不复方才的大嗓门。

  “外头都传遍了。这还能有假?”

  楚汐轻松道:“兴许人云亦云,黑的也能说成白的,何况旁的事。”

  “姑娘有何解?”

  “唔,我若说四个字‘求而不得’,你可信?”

  落儿听后当即笑了:“姑娘,您真幽默。”

  官吏对着女子白的晃人心神的脸,暗暗咽口水:“小姐说的有理。呵呵!”

  楚汐也知他们不信,遂不再开口。她裙裾脏的很,不拘小节的在地上破旧的草席上坐下。

  听着两人的对话。

  “二十年前的采花贼就在牢房关着呢。那是个畜生。”

  “畜生!”落儿附和。

  “京城里命数最长的刘婆婆,你可听说。”

  “这是自然,那刘婆婆好福气,三子二女,皆是孝顺。”

  楚汐:作为了解全文主线和副本CP的人,她就想说孝顺个屁。

  官吏:“昨儿个咽气了,那子女哭的那叫个惨呢!不过刘婆婆能活到那个岁数,也是好命。”

  “是啊,一百五十岁,圣上娘娘都关注一二,念其不富裕,更是每月拨银关照。”

  楚汐:你们怕是不知道,就是这个银钱,刘婆婆想死也死不了哦!

  她儿女不知哪来寻来的邪术,用人的肉体凡胎不能超生做代价,吊着刘婆婆一口气,本该早早去地底下的人,硬生生让这些混账拖了六十多载。

  这不出名了,旁人来见,沾沾福气,定带上厚礼,刘婆婆的子女狠狠赚了一笔。

  “对了大哥,你放才说你还未成亲?”落儿问。

  官吏羞涩的揉了把脸:“定亲了,就送豆腐的张六家的妹妹。”

  “张六!”落儿拔高嗓子。

  楚汐闻言,也惊讶的抬起来眸子。这个张六出现了有点频繁了啊!

  说好的只是为了衬托女主的惨呢?

  “对,你认识啊?”

  落儿道:“他家的豆腐最好吃了,我家姑娘爱吃。”

  楚汐没说话,心里默默补上一句。她那个娘还想着把女主嫁给张六呢。

  通道出传来脚步声,一声重一声略轻。

  落儿看了眼牢房里的漏斗,当下就笑了:“姑娘,定是老爷来了。老爷疼您,想必听到消息就匆匆赶至。”

  楚汐蹙眉,那轻缓的脚步声可不像男子的。

  同官吏一样打扮的男子腰带佩剑,身后引着人,除却脚步声,还有珠玉间相互碰撞的清脆声响。

  这是位……女子。

  楚汐脑中闪过一个人影,她睁大杏眸,目光如炬的盯着声源处。

  见人越走越近,她看清了,白纱遮面瘦弱的女子。

  女子发间的溜银喜鹊珠花是京城早过时的款式,金耳坠瞧着贵重,却不是她这个花儿般年龄该佩戴的。

  过于老气死板。

  楚依依!!!

  “有人保释,你可以回去了。”进来的官吏道,随后朝着就差同落儿拜把子的兄弟道:“放人。”

  听着一声开锁的咔嚓声,楚汐同楚依依的目光对上。

  楚依依眼神中没有丝毫波澜,可却因为这一对视心下一紧。

  楚汐什么脾性她最清楚,别说感谢,想必这件事也怨到了她身上。可恨她如今手无寸铁,未嫁人前还得看楚汐的脸色过活。

  然!

  她瞧见楚汐眼中一亮,那本万种风情的眸子里带上了自相矛盾的纯。

  她举起柔荑,娇媚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

  “来了啊。”

  这是什么把戏?她心中忐忑。嗓音低低的。如同猫儿一般

  “大姐姐。”

  女主叫我姐姐!呜呜呜!这离男主叫我姐姐还会远吗。

  楚汐从地上爬了起来,在牢门开了的同时。她站直身子,噔噔噔跑到楚依依跟前,拉起对方布满茧子的手。

  她深情款款道:“好妹妹。”

  嗓音婉转悠长,声声入骨三分,听的众人心之荡漾。

  楚依依抽了抽手,却是被人紧紧攥住。白纱下的脸带着惶恐带着恨意。

  楚汐情深意切换着挽住对方的胳膊,笑的灿烂。

  “我家妹妹胆子小,大人见谅。”

  说着又看向楚依依,感动的语气:“你身子弱,这地方阴冷煞气重,万不可多呆。”

  说着哥俩好的撒娇的摇了摇对方的胳膊。

  “我们回府。”

  楚依依很是戒备,身体僵硬,却没敢推开她,楚汐很满意,笑容又甜了分,就差没说笔芯,么么哒了。

  官吏面带诧异,看着两人携手而走,他粗眉紧皱,看向落单的落儿。

  “妹子,这和传闻不符啊!”

  落儿也惊讶,圆乎乎的脸上些许茫然。不过很快,她面上高深莫测了然。

  她家姑娘会和小贱人好?绝不可能!

  看!这不是故意想把身上的泥蹭到小贱人身上!

  干得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