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

第12章 养了个小的

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 温轻 2003 2020-05-24 08:26:20

  “表妹,你可不要学她。”章烨笑嘻嘻的道,随后吃惊的盯着楚汐:“些许日子未见,表妹愈发的美艳了。”

  浪/荡公子!

  不过他眸中却没有丝毫轻薄之意。楚汐也没太多在乎,毕竟章烨在书里就是这个德性,能怪谁,作者吗?

  她没出声,章烨心中却没有丝毫不虞。

  他满不在乎道:“就凭表妹的姿色,嫁个一等一的夫君,日后对我扶持一二,这章家倒不了。”

  章玥着实听不下他这般坦露心声,又是站在大街上,不好发怒。

  只好伸手扯着章烨耳朵,往府内走去。

  “你个小兔崽子,这种话也说得出口?没皮没脸,我都替你臊的慌。”

  楚汐跟在后面,听着章烨夸张的撕心裂肺的喊着:“姑姑,手下留情,疼疼疼。”

  章烨心无愧疚,他本就是这般想的,女儿乡醉生梦死,才是趣事。芝麻点的官,月银还不够他包曲情几夜,他是一万个瞧不上。

  好在家中富裕,嗯,表妹长的也争气。

  章玥收回手,正要出言警告一二,以示态度,她还想着日后女儿嫁入高门,娘家能为之撑腰,这样在婆家也能站稳脚跟。

  可章烨这般,她能指望谁?

  楚汐捏着绣有精致荷花的手帕,半垂头沉思间就听不远处一道轻柔的嗓音传来。

  “玥儿。”

  抬眼望去,小廊尽头的垂花门站了不少人。

  楚汐眼尖的瞧见华丽打扮主子们身后方才大跑的守卫。对这些人都身份也有了揣测。

  加之,马车里曾有意无意的在章玥面前套了话。对章家人也有了初步认知。

  方才出声的绛紫色棉布褙子的老妇人,头发梳的一丝不乱,面目慈爱,满是惊喜呈在已有皱纹的脸上。应是章玥的娘亲,她的外祖母,章氏。

  章氏身边微微发福差不多年纪的藏青色男子,是章家老太爷。章玥之父。

  两人身旁绫罗绸缎,含笑的是章烨的爹娘,章玥的兄长,和嫂子无疑。

  果不其然,她听章玥拉着她走过去,欢快的喊了一声:“娘!”

  “嗳,你怎么不让人提前捎信,若不是奴才的斩钉截铁的说你回来,我当真以为他在唬我。”

  相比于章氏的温婉,章老太爷可是横到了极致。事出反常必有妖,章玥无端回来,定是受了欺负。

  “发生了何事?那楚赫莫非在外头养了小的?”章老太爷越想越有可能,当下一张脸黑的如染了墨一般。

  这么一嘴,让边上的章老爷急红了眼。

  “我就知道那厮不是个好东西,迎娶妹妹时,说的天花乱坠那个好听,后来搞大了婢女的肚子。黑心肝的,怎么不被雷劈了?”

  章老爷才不管楚赫是喝多了还是被贱婢算计有了这么一出。虽然最后处置了那贱婢,可孩子依旧留了下来。

  若不是怕章玥守寡,他恨不得楚赫死了得了。

  正说着,风风火火就要去寻刀。

  楚汐:……

  挺慌的,感觉踏进了土匪窝。嗯,还是群脑洞大开的土匪。

  “胡闹,你这样子真当自己还是毛头小子?烨儿都要成家立业了,你都快抱孙子的人。成何体统。”

  章氏拉着章玥的手就没松开,她温婉性格却不软。眉眼同章玥神似,可见其年轻是个美人。

  “都去我的院子,哪有站着叙旧的。”

  正说着,朝楚汐招招手:“汐儿,来外祖母这儿。”

  德辉院里,奴才上好茶点,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楚汐在章氏下方左侧坐着,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屋里的奢华摆设。束高茶几上放着斟了茶的青花黄陶茶具,浓香馥郁,氤氲满屋。

  楚汐就着抿了一口,瞬间舒畅,六安瓜片名不虚传。

  章家人护短,听了章玥把经过一一述说后,把楚依依骂的狗血淋头犹不解恨。一个庶出谁能想到私底下动作那么多。

  “你也是治家不严,要爹说,就该在她出生之际伸手弄死,拿草席一卷扔山上即可,偏生你觉得不忍心,如今倒好,抢男人抢到汐姐儿头上来了。”

  章玥不喜楚依依,可也做不出对付刚出生的襁褓。所以这些年来冷嘲热讽之余,且瞧她自生自灭。

  谁知,是个祸端。

  “一个巴掌拍不响,他裴书珩又是什么好东西!”章老爷对着父亲道。

  得到章烨的附和:“真是稀奇,表妹花容月貌,他登门却是为了楚依依。姑姑那一刀刮的好,如今毁了容,我倒要看看,裴书珩还会要么。”

  楚汐心想,那可是女主,自然得要,后头万千宠爱集一身。

  这也是章玥回娘家的原因之一,若在楚府,楚赫只会说她心气儿小,两个女儿不求她一碗水端平,可她这挑衅的模样,不像个主母。

  可章家,是能陪她一起骂楚依依,骂裴书珩的,骂的越狠,她心中越舒坦。

  章烨如今的一句话何尝没打入她心坎。她轻哼一声。

  “给她留着一条命也是我宅心仁厚,在我眼皮子底下搞动作,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她的命在我手里,让她生她只配卑躬屈膝的活着,让她死,多一秒也断不能留。”

  楚汐又想,这不,和作者笔下的女主较什么劲。吃不了兜着走不是?

  她心下叹息,捧着茶杯又轻轻抿了一口,芳香四溢流出齿间。如今喝着珍贵的六安瓜片,穿金戴银不好吗,非往黄泉边缘蹦跶作何?

  章老太爷拄着拐杖,微胖的身躯挺直。裴书珩如今风火大盛,动不得。

  他清了清嗓子,提起拐杖敲着地板,引起众人的注视。

  “不管裴书珩作何打算,那贱人你可早点解决打发嫁出去,当朝新贵如何?管天管地还管得着别家嫁女儿?”

  这群炮灰再不管得翻天,楚汐心不在焉把茶杯往茶几上一搁,倏然站起身子。

  目光一寸一寸滑过屋子里众人愤恨的表情。

  “裴书珩的事你们别管,楚依依如何,也别掺合。”

  章烨皱眉,哪有被旁人打了脸面,不计较的:“小丫头你在混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