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

第3章 娇到了极致

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 温轻 2188 2020-05-03 19:24:19

  章玥恨那个勾着楚老爷上榻的贱婢入骨,虽说早先年让她给打发出了府邸。可楚依依就如那眼中钉肉中刺,看着生嫌。

  她下手没个轻重,只听楚依依痛呼一声,楚汐再睁开眼时,只见那清秀小脸上被刮出了血丝。

  完了,完了,女主受伤了!

  “娘!”她惊慌失措的大喊一声。一个踉跄后快楚老爷一步,止了章玥的动作。

  握着好不容易夺来沾着几滴血匕首。她的心在颤,刺眼!至极!

  匕首轻的很,楚汐却觉得手中之物千斤重。

  她张了张樱唇,可抬眼间见楚依依委屈布满泪痕的脸,顿时哑然。

  她记得书上是恶毒女配亲手在她脸上留下一道刀疤。她哪曾想到,章玥会跟着剧情走向,给楚依依补上这一刀。

  她甚至来不及反应。

  [楚依依对着铜镜,里头的女子姿色秀美,右脸一道浅浅的疤痕却毁了所有,她恨章玥,恨楚汐,恨这让她兢兢战战看脸色活着的楚府。她嘴角擒着冷笑,似要将所有伤她之人,一一了结,方可舒坦。]

  [她熟练的扑上粉,描眉上妆容,直到脸上的痕迹被掩盖上,这才轻轻的舒了口气,被毁容的滋味,她定要让那蛇蝎女人也尝尝。]

  楚汐不敢在想,忍不住打了个颤。

  男主就在不远处站着,指不定想着如何折磨她。

  可不是吗,等他位高权重之际,可是亲手执着刀,动作狠戾,在恶毒女配娇媚的脸上画着丑陋的字符。

  楚汐浑身都在抖,对着不远处大开的窗棂,一闭眼将烫手的匕首往外扔。只听一声凄厉的鸟叫,和重重的落地声。

  楚汐不由出神,杀生了?她这手法倒是准,罪过罪过!

  一回头看见裴书珩探究的脸。楚汐吓得一缩头。

  与此同时。

  “章玥!”楚老爷忍无可忍,冷冷的喊着两个字,可见是气到了骨子里。

  “你这毒妇,我知你容不下依依,这些年你如何亏待她,我也看在眼里。不曾想,你的恨是侵入骨子里。女子容颜何其重要,你却下此毒手。妄为人母!”

  楚老爷向来对章玥千依百顺,一则,章玥生的娇媚,脾性火辣,他心中欢喜,二则,章玥父亲是官,官职不大,可章玥好歹算是位官家女子,他不过堪堪商户,入了楚府实在是委屈了她。

  可哪曾想……

  这是楚老爷头一回呵斥章玥。章玥自小被人捧至云霄,她美眸闪过错愕,随即被愤怒取代。

  人母?可笑!

  楚依依这贱人可不是她生的。

  楚老爷见楚依依清秀脸上溢出鲜血。整个心都提着。对着屋外大喊。

  “郎中,快去寻郎中。”

  可屋外的婆子奴才皆为章玥所用。再者,卖身契还在夫人手里攥着。

  他们面不改色,只是跪了一地,瞧着架势,像是不曾听到楚老爷的命令。

  夫人积威已久,自是不敢得罪。二姑娘可怜与他们何干?他们不过是奴才,主人家的事可不是他们能插手的。

  “楚伯母,我今日前来是同二姑娘提亲,望结秦晋之好。今日这么一出,闹出去可不好听。”

  裴书珩像是看足了戏,这才施施然像前一步,对着章玥微微行了一礼。

  又轻声喊了他跟前伺候的小厮。

  “去请郎中。”

  他面色沉静,是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稳重,好似心上人受了伤,与他而言,不过是无足轻重。

  章玥面带讥讽。冷冷的看着裴书珩。

  “呦,如今,我可受不住你这一拜。”

  裴书珩不过是个泥腿子出生,家境贫寒,她是一万个看不上。

  若不是老爷不顾她反对,愣说裴书珩大才,在裴家贫困潦倒之际,出了银子请大夫给裴书珩那病秧子妹妹看病。强势定下这门亲事。哪有如今这糟心事。

  “裴书珩,我瞧不上你,想必你是知晓的。”章玥丹凤眼轻轻朝裴书珩瞥去。往前连买药都没银子,如今倒是能耐,身侧有了奴才伺候。

  “你如今拜了官职,倒是好本事。可你如今上门扬言要娶这么个东西,你是置汐儿于何地?”

  她女儿哪点比不得楚依依?

  裴书珩被汐儿退婚,也是裴书珩没出息,入不了汐儿的眼,婚事退了就退了。

  可他如今登门,是摆上了官威要给汐儿难堪不是?

  明明晚秋已至,处处凉爽,楚汐额间却冒出细细的汗。

  怎么可以当着男主的面说女主是个东西呢?

  她双腿都在发颤,扯了扯章玥的衣摆。

  虽说章玥偏激,可却是楚汐穿书后,第一个维护她的。

  章玥的结局可不好看,硬生生被喂男主喂了哑药。腰间用粗绳绑着,下头添了块石板。

  连夜被扔进河里,活活淹死,尸体埋入河底,不见天日。

  “凭什么不能说?我还说不得了?”

  章玥见楚汐是从未有过的娇弱,心中怒火越烧越旺。

  “娘。”楚汐哀求中染上了哭腔。

  白嫩娇弱的脸,颤巍巍的如被大雨强势欺凌的花骨朵,像是即将凋零,可那一声娇娇媚媚的哭腔,着实娇到了极致。

  若是哭起来,想必很动听罢。

  裴书珩平淡的眼眸像是划过了什么。随即却又归于平静。

  “没出息!”章玥轻轻斥道。

  一旁楚老爷好不容易安慰好了楚依依,再见章玥这幅高高在上的德性,气急败坏道。

  “你少说点!那张嘴若是能闭就闭上。”

  往前嫌弃裴书珩也就算了,可如今裴书珩是禹帝跟前的大红人,岂是这婆娘能得罪的?

  莫说章玥不可造次,听闻那些一品官员对之也礼让三分。裴书珩大才,那些个达官显贵想尽法子在他面前露脸。

  太子被废后,那些皇子蠢蠢欲动,也是暗地里对之拉拢。

  自楚汐退婚一事在京城闹的沸沸扬扬,谁人不说她眼光浅薄。

  再有镇国公多次客宴。招婿心思摆在门面上,只差一句话戳破薄纸。

  如今裴书珩不计前嫌,欲迎楚依依过门,既能除去外头的闲言碎语,于楚府而言又是何等风光。

  章玥可不管这些,只觉得宝贝女儿受了委屈。

  “你当真想娶这东西?”涂抹着蔻丹的手随意点了点地上一身旧衣,十分单薄的女子。

  楚汐听着浑身又是一颤。

  “娘。”她轻声唤了一句。

  女子嗓音若吟蚊。低到不能再低。

  她半垂着头,有些抗拒,又带着几分难掩的惧意。

  她在怕什么?裴书珩负在身后的手紧了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