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第十五章:人证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2064 2020-08-03 09:39:22

    洪大夫也已经帮白锦绣看完诊,他摸着山羊须看了白卿言一眼,见白卿言微微对他颔首,他垂眸道:“二姑娘这是头部先受到了撞击,又跌入水中!寒水入肺,又高烧不退,怕是……”

  二夫人刘氏腿一软,若不是身旁的青书扶住怕是要瘫倒在地。

  白卿言沉着脸上前对二夫人刘氏行了礼,道:“二妹妹危在旦夕,您是要留在这里照顾二妹妹直到二妹妹康复,还是要接二妹妹回国公府医治,二婶,得您拿主意!”

  吴嬷嬷眼睛瞪圆了,这女子出嫁没有夫家同意就擅自离家是万万不能的!这要是让白家二夫人刘氏把白锦绣带走了,两家怕是断交了:“二夫人不可!大奶奶才嫁进忠勇侯府您就把人抬回去,这让人怎么看忠勇侯府?旁人不知道还以为两家要断交啊!就算是大长公主她老人家也断不会答应,是不是蒋嬷嬷?!”

  “我女儿才嫁进忠勇侯府就命在旦夕!我管别人怎么看你忠勇侯府!”二夫人刘氏用力攥着胸口衣裳,转头望着蒋嬷嬷,“嬷嬷!烦请您去回去告诉母亲一声……锦绣被人砸了头推进湖里,身边一众丫鬟全都被人发卖一个不留!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我必须将锦绣接回府中照料!母亲要是不同意……我就把锦绣接回我娘家!”

  蒋嬷嬷颔首对二夫人刘氏行礼:“老奴这就回去禀告大长公主,二夫人宽心,大长公主一向心疼二姑娘,断断没有为了什么交情不顾孙女儿性命的道理!”

  吴嬷嬷听到这话跟天塌了一般,差点儿跪下。她没想到这二夫人刘氏竟为了护着女儿不顾两府颜面,不顾白锦绣以后在他们忠勇侯府的前程。

  “青书,你手脚麻利,陪蒋嬷嬷一起回去!”

  说完,二夫人刘氏就凑到床边,握着女儿的手忍不住哭了起来。

  青书一来见白锦绣的模样,眼睛一直都是红的,得了二夫人刘氏的吩咐立刻应声,扶着蒋嬷嬷就疾步往外走。

  “蒋嬷嬷!蒋嬷嬷不可啊!”

  蒋嬷嬷充耳不闻。

  吴嬷嬷没有拦住蒋嬷嬷,忙给二夫人刘氏跪了下来:“二夫人!万万不可闹到大长公主那里去啊!”

  二夫人刘氏此时握着女儿的手,看着面色惨白怎么都叫不醒的女儿,已然哭得什么都顾不得了。

  春妍一路小跑进来,掩着唇在白卿言耳边道:“忠勇侯府护院往后宅去了!大姑娘……要是四姑娘吃亏了怎么办?”

  “锦昭、锦华,你们在这里陪着二婶儿。”白卿言带着满身肃杀,立在原地,任春桃给她披上白狐大氅。

  她看了眼守在白锦绣床前直哭的二夫人刘氏,慢条斯理道:“我过去看看,四妹冲动……别没轻重伤了侯夫人。”

  眼看着没看拦蒋嬷嬷,吴嬷嬷也得赶紧去给侯夫人报信,她眼睛一转,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老奴给大姑娘带路!老奴给大姑娘带路!”

  春桃扶着白卿言出新房,疾步朝侯夫人的院子走去,吴嬷嬷一路想要往白卿言的身边凑,都被春妍不客气的用帕子甩开。

  吴嬷嬷知道白卿言是被大长公主教养长大的,在大长公主面前说话极有分量,便一路小心翼翼对白卿言哭丧着脸,道:“白大姑娘,其实这事儿真不能怪我们府上二位姑娘,本来我们世子是和您定的亲,可是后来嫁进来的却是大奶奶,我们二姑娘这才和大奶奶拌了几句嘴。”

  白卿言脚下步子一顿,侧头朝吴嬷嬷看去,似笑非笑……

  难怪上一世吏部尚书嫡次女愤懑离世之后,吏部尚书夫人能用雷霆手段收拾了蒋氏,连忠勇侯府主母蒋氏身边的贴身嬷嬷,都是这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东西,忠勇侯败落之象已显。

  “你这个刁婆子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了你嘴!你这是想把你们府上二位姑娘做下的好事,算在我们大姑娘头上吗?!”春妍一下就恼了。

  “春桃,把人捆了交给二夫人!转告二夫人这位嬷嬷刚才的话……忠勇侯府的二位姑娘,是和咱们二姑娘拌了嘴动手伤人的!”白卿言睨了眼吴嬷嬷继续朝前走,“这可是忠勇侯府侯夫人贴身嬷嬷……亲口说的,将来若是见官,这位嬷嬷可是人证。”

  被按住的吴嬷嬷听到见官两个字,脸色一变,腿软如泥当下就跪了下来:“白大姑娘!老奴可是忠勇侯府身边的嬷嬷,您不能捆我!老奴也没说我们二姑娘动手伤人啊!这要是损了我们二姑娘的名声,老奴就是舍了这条命也赔不起啊!”

  白卿言充耳不闻。

  一行人还没靠近,白卿言就听到婢女们哭天喊地的声音,一行护院在一位蓬头乱发的嬷嬷带领下,急匆匆往侯夫人的院内跑。

  白卿言握紧了春桃扶着她的手,春桃会意脚下步子更快了些。

  “把伤了我二姐的那两个小蹄子给我交出来!”

  白锦稚手握一条长鞭在院子里挥的啪啪直响,满地的枯枝残雪……

  丫鬟仆妇们身上多多少少都有被白锦稚抽出来的血痕,仆妇们忌惮白锦稚的身份不能还手,只能瑟瑟发抖的大声求白四姑娘抬手饶命。

  忠勇侯府带头的那位年轻护院三步并作两步,一把抓住白锦稚抽来的鞭子,一张冷厉的脸绷着,直视白锦稚。

  “请白四小姐适可而止,这是忠勇侯府不是你们镇国公府!容不得白四小姐这般放肆!”

  白锦稚咬紧了后槽牙,发力想抽回鞭子,却发现拼尽全力都无法抽回分毫。

  头一次在旁人手上吃亏的白锦稚睁大了眼,咬紧牙关脚下扎稳竟还是抽不回鞭子。

  “小四……”

  白卿言唤了白锦稚一声,那护院这才松开白锦稚手中的鞭子。

  白锦稚收鞭,深深看了护院一眼,朝白卿言方向走来:“长姐……”

  年轻护院看着白卿言和白锦稚在一群丫鬟仆妇的簇拥下,沿廊下朝主屋方向走去,转头对身后的护院道:“在这里守着,以防那位白四小姐再伤人。”

  房内,侯夫人蒋氏抱着自己两个女儿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