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丧系大佬他背着我长歪了

52、他要是哭起来一定很好看(礼物加更)

丧系大佬他背着我长歪了 榎月十七 2539 2020-06-16 06:49:17

  “行啊!挺夸人!”白姝合掌心拍手,笑容狡黠吸灵气小狐狸。

  一刻便收表情:“消息坏消息先听哪?”

  轶毫犹豫:“坏消息。”

  听完坏消息,自己应该就承受。

  “坏消息就,由坠马故自己造,所期间周医药费住院费概负责,而且按照合收一笔误工费。”

  轶登听自己心碎音。

  喀嚓——喀嚓——

  由蜷自己受伤脚指:“消息呢?”

  “消息就,”白姝支手撑座椅面,晃脑袋带形,“因某原因,高导演临决定将骑马戏份推迟明半,所就大慈悲收误工费。”

  轶:“……”

  何心?

  误工费用收,意味,自己骨恢复继续练习骑马啊!

  靠!杀资本!就剥削无产阶级!

  “七炖鸡香耶,”白姝忽笑,恶剧般拈汤勺夭一大瓢往嘴里塞,“,先喝掉汤再吃鸡肉。”

  “——咕噜咕噜——踏马——咕噜咕噜——啊苦!喝!”

  轶虽脖子打石膏,因害怕所敢乱。

  几次差被七汤呛死情况,终忍无忍伸自己尚条左胳膊,往臭妹妹腰间挠。

  “噗啊哈哈哈哈!”白姝本躲,又怕热汤洒病床被霁叔嫌弃,一转身将汤勺高举,用背压制轶条胳膊。

  一二往之间。

  病房门忽被推。

  却谢霁,而拄拐杖顾席。

  几乎快躺轶怀里白姝,禁当场愣住,由周微红,泫欲泣之感,整人瞧就如一受惊小兽。

  轶见状由眉骨微抬,凑近白姝耳朵,呼暖气拂鬓角碎:“,哭一定。”

  白姝:“……”

  臭流氓仅又暗戳戳占便宜嘲讽哭丑。

  顾席道该睛往放,踌躇再就走:“意思意思,打扰。”

  “欸!走,腿吧?”轶挽留。

  白姝白汤勺扔餐桌,朝勾勾手:“听轶救才受伤,就喂吃鸡。”

  乐趣让臭流氓受苦,伺。

  而且今霁叔面演戏份够足,需再虚情假意。

  所既免费劳力,用白用。

  顾席才慢慢踱,挨墙面坐,语气轻柔带歉意:“腿轻微骨折大题,一周就。谢——”

  “嗯?”

  及收音,换法:“。”

  “救自愿,必,”轶笑笑,嗟叹口气,“人长,确做错情,如果话,希望相信。”

  “相信,”顾席慢,神情郑重,似乎将句话烙印自己四肢百骸,用全身血桎梏住,“往永远相信。”

  轶道较真人,便笑打诨,朝保温盒努嘴:“喂吃鸡。”

  “囡囡,该送。”谢霁轶快啃完鸡终,张口就直接辞别,赶。

  白姝便噙笑病榻人挥手道别:“等空再。”

  轶:……呵呵哒。

  表面笑容掬:“谢白小姐记挂。”

  “当记挂,毕竟最重人呢。”白姝话模棱,容易人造误解。

  绝故意。

  轶此心肚明,觉愧表演院,刻刻飚演技。

  谢霁握紧保温盒拎手,语气依旧谦谦似陌君子带贵气:“养伤。”

  “老板。”

  轶刚目送走人,便始弱弱打哈欠。

  忘一件,抹掉角泪花道:“顾席,帮打电话阮渊吧,小心骨折,啥,周,外卖按。”

  相信弟崽子独立力,所保证伙食,周应该啥题。

  顾席放心:“就放小孩一人真安全吗?”

  “别小瞧弟弟,”轶耸耸鼻子含蓄道,“之练。”

  缄默片刻:“明白。”

  ,无论之如何,人往。

  既选择信任轶,就再摇。

  “啊顾席!”轶忽一惊一乍,“昏倒拍片做检查脱内衣吗?”

  摇:“骨折方需脱衣服就拍片,更用脱内衣。”

  才安心:脱衣服啥毕竟胸部因嗑药育,连内衣脱自己性别岂就暴露。

  嘶,一真怕,再莽撞。

  跟阮渊通完话,顾席始削餐水果。

  折腾半,才终将一坑坑洼洼苹果递轶。

  手,确定:“划吧?”

  “差,”轻轻一笑,容易满足小孩,桃红唇瓣翕,“第一次人削苹果,居划手。”

  “确棒,第一次削苹果小四级,当场小拇指削掉一块肉。”轶大口啃,鼓鼓囊囊腮帮子几分萌态。

  听心惊,意识探手小拇指。

  “肉长啦,早。”表淡定,仿佛件并当尚幼小心灵里留太痕迹。

  “疼?”

  “疼,当疼,就,而且,”轶瞅准角落垃圾桶,biu一将果核投,“练拳击,承受疼痛力变强,就更疼,无反顾救原因,比皮糙,伤筋骨恢复一定比快。”

  “拳击一定辛苦吧?”轻轻触碰右胳膊石膏,犹如触碰珍宝。

  “与其辛苦,如残忍,”擦擦手,侧颜静谧陷入几分追忆,“每次师兄弟垒一种挑,因拳击场人情,输赢,而输仅意味淘汰,更意味拳击社位降低。”

  顾席皱眉:“比赛而,就算垒留情,大门师兄弟,比赛何必较真?”

  “凡面性,”轶笑笑,“虽残忍,大器势必就牺牲掉一东西,而方式优胜劣汰,刺激人胜负欲,其实件。”

  收手将水果刀套盖,听认真。

  “所性子爆话,真火人往死里揍,”轶挑眉,又形,“见,别怕。”

  顾席哽噎,:“怕。”

  轶,就怕。

  况且自己条,某一方面,。

  “轶……”犹豫再,又打大哈气继续口,“跟白小姐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