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丧系大佬他背着我长歪了

33、想摆脱他?做梦 (含红豆加更)

丧系大佬他背着我长歪了 榎月十七 2534 2020-05-28 09:06:13

  时轶:“嗯?”

  她一时间没能消化的了这弟崽子难得的主动。

  好几秒才应下,“好。”

  看来小渊子也是疼的,但不习惯说出来,所以宁愿用一种迂回的方式来暗示她。

  将手中的牵引绳随手绑在手腕上,她面朝巷外弯了腰,“来吧,把手环在我脖子上,我勾你腿。”

  挨挨蹭蹭,背后终于有了动静。

  两截竿子腿随即被时轶握住,她颠了下身子,就将这个轻到不行的弟崽子牢牢锁在了身上。

  “瘦得要死,就差不是个骷髅架子了。”时轶又是一声吐槽。

  阮渊眯了眯眸,漆黑的瞳仁落了几分冷意。

  但说话温恬,听上去又轻又乖,“谢谢哥哥背我。”

  “嗷呜~~~”小兜乖乖跟在后面,时不时摇摇已经残坏的大尾巴。

  天色暗淡下去,远边的红霞渐渐被淬蓝的云缘给吞噬。

  弯月斜上枝头,几分乌白的光盈盈填平了沥青坑洼的路面。

  时轶终于将阮渊送到了家门口,昏昏暗暗中还不忘叮嘱他,“一定要记得先清理伤口。”

  “嗯,哥哥早点回来,夜路危险。”他梨涡若隐若现,巴巴地望着她,有点担心的样子。

  她第一次见到这弟崽子面对面地对自己露出笑,虽然这笑特别特别浅。

  但也很不容易了。

  “嗯,最多一小时。”时轶扔了话直接离开,背影似根玉竹,清颀洒脱。

  阮渊瞬间撤去了那一丝敷衍假意的笑。

  低头,看着自己小腿外侧凝固的血迹,眸色模糊,“好哥哥,等你送回去后才发现自己弄坏了雇主的狗,那结果会怎么样呢……”

  为了不让她在有光的时候发现那条残坏的狗尾巴,他可是作出了一定的牺牲呢。

  半夜,万物岑寂,只有几缕穿堂风飕飕地在敞开卧室的窗帘上刮过。

  伴着这种细微的羁绊,大门的锁洞忽而一动,一只手先伸进来将灯给开了。

  “啪——”

  白色的灯管闪烁了几下,才稳定地亮起来。

  将时轶一张俊逸的脸映了个分明。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右侧脸颊上竟意外挂了些彩。

  都不是很深,但还挺明显。

  “哥哥?”

  时轶一转头,就见到自家弟崽子正站在卧室门边,定定地望着她,眼底有些诧异。

  她关上门,在玄关处换下有些脏掉的运动鞋。

  然后把从24小时便利店里买来的饭团扔进冰箱,砰地一下关上冰箱门,睫羽下射出来的眸光能剜人,“妈的,也不知道哪个智障居然将小兜的尾巴给剪坏了!”

  “哥哥不是一直都牵着小兜的吗?怎么还会给人可乘之机……”

  “我啷个知道,”时轶一屁股坐在布沙发上,打开手机的自拍功能,开始呲着牙研究自己脸上的伤口,“可能是刚才送小兜回去的时候,有人跟在它后面搞的鬼吧。”

  “嗯,很有可能,”阮渊转身从书桌下的抽屉里取了红药水出来,“那哥哥你脸上的伤口又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那个臭妹妹!”她正要义愤填膺,突然又意识到小渊子并不认识白姝,只好换了说法,“就我那个雇主,是个女的,一见到小兜的尾巴成了那样,二话不说就跟我掐上了。”

  他望着她擦起红药水,时不时还出声帮她指点一下小伤口的位置。

  “我跟你讲小渊子,真的,得罪谁也不要得罪女人,”时轶被红药水刺激得嗦口气,“那些个婆娘,发起飙来压根就不跟你讲道理的。”

  想想那个鸡飞狗跳互相掐架的画面。

  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哥哥不是很会打架的吗?”阮渊拧好红药水的小盖,神情玄之又玄。

  “我哪敢呐,”时轶往后一瘫,捻起自己掉出来的两缕银毛往后捋,翘上二郎腿,“我还指望她高兴点,到了年终能给我多发点薪水呢。”

  说着,她倏尔注意到墙上挂着的时钟,已经显示到了十点。

  立马话锋一转,“都这么晚了,小渊子你该去睡觉了。对了,要是那个陆柒柒在学校里还敢欺负你,你就立刻去告诉老师知道了吗?”

  “知道了哥哥。”他乖乖答道,随之转身要进卧室。

  “话说小渊子,你要不要自己睡一间房啊?”

  时轶的声音在他背后蓦地响起,在夜里显得甚是铮然。

  阮渊微翘起的唇边定住,不动声色,“为什么?”

  “你现在上学了,需要集中精力,而我睡相不好,怕影响你睡眠质量。”她老老实实回答。

  揭自己短是一回事,死性不改又是另一回事。

  总之,她糙惯了,最好的方法,就是将弟崽子分出去睡。

  他摸上光滑的漆门面,回头声线淡淡,“没关系的哥哥,我已经习惯了。”

  时轶听罢,便随意点下头,“那行吧。”

  既然弟崽子都不介意,那她也没啥好在意的了。

  阮渊轻轻将门合上,一双琉璃般黑亮的眼,逐渐隐入黑暗,折出猎猎阴光。

  这就想摆脱他?

  呵,做梦。

  她可是他难得上心想要报复的人呐……

  ——

  庆阳中学男更衣室。

  里面很是喧嚷,抱着足球换好护具的男生们都你追我赶地,笑着吵着往外狂奔。

  只有阮渊还坐在一张蓝色塑木长椅上,很安静地将踢球专业护膝缓缓戴好。

  最后一步,是要换上学校特地为他们量身订做的球鞋。

  这样,校领导人才能更为有效把控好每个学生的运动舒适度。

  可以说,放眼整个C城,没有比庆阳中学更对学生负责的公立学校了。

  它不仅收费少,人性化服务也很是到位。

  这也是为什么前世的阮渊可以凭着自己拾荒打杂等赚到的钱,勉强读完这个四星级初中。

  然后在上了高中后就更是勤工俭学,给小学生家教,以此撑到了成年。

  此刻,一切都穿戴好了的他睇了眼面前的衣物寄存柜,终于弯腰伸出两根白玉般的手指,将长椅下的球鞋沿着边挑了出来。

  随后将自己的帆布鞋脱掉,不再迟疑,一脚蹬了进去——

  里面什么都没有。

  阮渊顿了顿,低眉继续将鞋带一一系好,然后起身,漂亮的星眸里意味不明。

  体育课,女生体测,男生被组织去了踢足球。

  他们一个个都穿着天蓝色校服配上白色中裤,额头滚着淋漓的汗水,场面激烈。

  体测好的某女生坐在专门用来做仰卧起坐的软垫上,十指交扣抵住下巴,望着足球场发呆,眼神甚是迷离。

  “看什么呢?”后来的女生问。

  “看阮渊啊,”前者答话很是直白,“他这么好看,不看他看什么?”

  “唷~有兴趣?要不要追?”

  “追个屁啊,他这么闷,这都开学一周了,除了老师提问,你有见过他闲聊吗?”

  “好像是哦。”

  “也就那个陆柒柒锲而不舍了,都不知道她哪来的动力。”

  “哈哈哈哈,小声点,虽然她还在体测,但等会就结束了。要我说啊,她就是真喜欢阮渊那张脸呗。”

  “他长得是挺惊艳的,但他比我矮,光这点我就有些接受不了,所以综合性价比下来,我还是喜欢七班的赵浔多点。喏,他个子脸蛋什么的都还挺中等偏上的。”前者转移视线,去看隔壁篮球场。

  “他可是陆柒柒的忠实小跟班,估计你也追不到。”后者挽了头发到耳后,不再调侃,转身进了器材室。

  “唉~~~”空气里悠悠一口气。

  某女生心塞塞。

  怎么她看上眼的都跟这陆柒柒沾上边了呢。

  人生可真是艰难。

  这个陆柒柒,还真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怎么就这么不知足啊!

  脾气还这么差,一身公主病。

  阮渊被她看上,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