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丧系大佬他背着我长歪了

26、初遇是浮云(含礼物数加更)

丧系大佬他背着我长歪了 榎月十七 2719 2020-05-21 07:56:48

  叶栀在一瞬之间开始剧烈干呕。

  求生的弦彻底断裂。

  带着最后一丝自尊,她没有求饶。

  只是在三天后,撑着满肚子的骨灰饼干,最终死不瞑目。

  可以说,作为白月光,叶栀绝对是混的最惨的。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到了生命的尽头,她也不曾对阮渊动过心。

  因为在她眼里,这人前期还是个腼腆寡言的同桌,后期就直接成了个丧心病狂的魔鬼。

  两者之间的转变,几乎没有任何预兆。

  阮渊对她的爱,是沉默而又疯狂的,更是令人感到绝望而窒息的。

  时轶想到这,下意识偏了下头。

  生理性觉得有些不舒服。

  当她熬夜将这本还没有结局的小说看完时,只觉得自己的脊梁骨都染上了阮渊的煞气,动一动都又重又僵。

  黑化大佬,惹不起。

  一本刑法,还真是不够他犯的。

  对面的脚步声渐远。

  时轶反应过来,连忙绕了过去,在经过一堆水杯的时候,顿了三秒,而后从里面挑出了一个拿在手里。

  接着走向柜台,排在了叶栀的身后,准备结账。

  距离一下子缩短。

  于是她闻到了叶栀身上某股很弱的,类似栀子花香的味道,不似香水,更像是天然的体香。

  叶栀叶栀。

  名字中就带了那么个栀字。

  莫非,这就是她名字的来源?

  时轶忍不住多嗅了嗅。

  啊,真巴适。

  不愧是女主啊,生来还带有体香。

  前面磨磨蹭蹭,好不容易才轮到了叶栀结账。

  她伸出手去接那粉色的塑料小袋。

  那手,指头纤瘦,微长的指甲壳莹白圆滑,月牙四周一圈微粉,手腕上戴着串银质挂链,吊了个墨绿色的小葫芦下来。

  时轶愣是盯出了神。

  身后不知何时开始冒出了热烈的咬耳声。

  “你看,居然会有大哥哥来这家饰品店买东西!”

  “是啊,而且长得好帅啊~”

  “不过他是不是在看前面那个女生?”

  “好像是的,嘶,神马情况啊?他年纪很大耶!”

  “还好吧,要是这大哥哥能看得上我,嘻嘻嘻,大十几岁我都愿意。”

  “花痴!”

  叶栀似乎感受到了些什么,朝后看了看。

  便跟时轶专注的眼神直接撞上。

  她微愣,很快低下头扫起发票,薄薄的耳垂染了些红。

  接着提起小袋走出去,脚步是微外八。

  这是芭蕾舞者的通病。

  不过因着她身姿挺立,天鹅颈优异,就算是外八,那也端庄的很。

  不像其余外八的女孩,走起路来一不小心就成了个霸气的汉子。

  急忙结好账,时轶提着只有一个水杯的塑料小袋奔了出去。

  初遇!

  男女主的初遇!

  怕是在今天就要发生了!

  小说里,这两人的初遇何其平平无奇,就是在开学的那一天。

  但今天机缘巧合,偏偏就让她看到了叶栀,还有意留了阮渊在门口等待。

  若是阮渊和叶栀都这样了还错过。

  那她也真是无话可说了。

  饰品店外。

  阳光何其灿烂,云卷云舒,两旁的榆树在泊油路上投下斑驳阴影。

  热风吹来远处浅浅的槐香,波浪般滚过白色的屋顶,皱起校园里的红色国旗。

  时轶在挡光的一瞬间。

  觉得这个场景用来邂逅简直就是美爆了!

  然,她心里的小九九还没雀跃超过三秒。

  定了睛就发现,阮渊正蹲在某株比他腰还要粗三倍的榆树下——

  默默揪草。

  还是背对着饰品店的方向。

  时轶:……

  得,白费。

  估计叶栀连这家伙的一个影子都没瞧见。

  “小渊子,”她走过去,抬脚往他屁股腚上一蹬,“走了。”

  阮渊一个重心不稳,摔下去,正脸就跟沾满了干泥巴的草堆来了场最亲密的接触。

  “咕噜咕噜~”

  不合时宜的叫声随之席卷大地。

  “噗。”时轶的笑点总是很低。

  但等到她想起来,自己也没吃早饭的时候,顿时就枯萎了。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她可是能一顿吃三碗白米饭的人呢!

  也不再怨念这家伙跟叶栀错失良缘了,立马俯身下去,将他整个拎起来,“快快快,我们去下馆子!”

  阮渊啃了一嘴的草,脸色就跟这东西的颜色一样,是油绿油绿的。

  深吸口气,他问,“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她反问。

  “随便。”

  时轶揉揉肚子,“不然吃火锅?”

  “热。”

  “吃海鲜?”

  “腥。”

  “那吃披萨?”

  “干。”

  “那你想吃什么?”

  “随便。”

  “……”

  时轶果断在他屁股腚上又添了一踹,“给你吃啥就吃啥,之前那可乐鸡翅怎么都没见你挑?!”

  阮渊别过小脑袋,轻吐鼻息,藏着些轻蔑,“你就是这么让我多担待的?”

  她呵一声,一把将他手动整理好的发型揉乱,“我这是正常的大人教小孩,你可别想着给我下套。”

  他迅速翻过白眼,不再对着干,只是轻颔了小小的下巴,戳她的小袋子,“那哥哥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哎,这才乖嘛,”时轶勾唇,将小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塞在了他新书包的侧袋里,“哝,这我给你买的新水杯。”

  阮渊拨了拨侧袋的纱网,眼神聚焦,眼珠大而黑亮,像打磨好了的黑曜石微微泛彩,“怎么有点像女孩子用的。”

  “没有啊,”她拭去鼻尖的细汗,“天蓝色的,多中性啊。”

  好在没拿米白色的,那款一看就是女孩子用的。

  他正想要将这水杯拿出来再看看。

  指尖就只余了片空气。

  时轶将那新书包高高背在了自己的外侧肩膀上,然后侧头去勾他的脖子。

  但因着两人肌肤擦出的热量,令她瞬间弹开了手,于是改用手肘去顶他的后背,“哎呀,我都要饿死了,走啦,先去吃饭要紧!”

  可得先离开这个饰品店。

  不然以这家伙的尿性,没准当场就会进去退货。

  唉,小孩子,就不该这么独立嘛。

  这让大人很难搞哎。

  阮渊垂了手,轻划自己露在短款运动裤外的腿,眸色微深。

  又在即将离开这里的时候,朝某条小径瞥了一眼。

  那里,雀舌草乱象生长,依稀还捕获了些浅浅的栀子花香。

  ——

  早七点半,时轶低头看了看自己手机上的定位,又抬头对照了一下这小区的楼栋号。

   6栋。

  嗯,应该就是这里没错。

  于是她踏上台阶,去按门禁:#403

  很快,电铃被接通,里面传出了个倦懒惺忪的女声,“谁?”

  “我是谢老板新派来与您见面的生活助理。”

  “……喔。”

  几乎是一瞬,门禁被远程解开,电铃被挂断。

  时轶拉开玻璃门,几步跨到电梯门口,按下键,然后随手将衬衫的倒数第二粒扣子给扣了起来,又将下摆拉了拉,使之看上去工整许多。

  四楼并不高。

  因此短短五秒过后,她就站在了403门前。

  正要蜷了指关节去敲。

  门锁一动,空隙就出来了。

  时轶拧住门把手,往外一敞,正要摆出个微笑。

  谁知面前空空荡荡,冰冷的空气袭来,她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的小走廊,最中央挂着副中世纪的油画。

  是一大片油菜花,有个戴着麦色大檐帽的小女孩蹲在里面,穿着浅灰色的棉麻裙,露出的笑容憨态无邪。

  时轶的声音不自觉轻快了不少,“您好,我是——”

  “我知道你是谁。”

  右侧沙发上,空调被微皱。

  女人在说话的同时,懒懒将它踢开。

  接着从面前的茶几上拿起一纸盒橙汁,抽了吸管扎进去,用嘴巴叼住,重新靠回沙发上。

  最后将热裤下的两条白腿架在茶几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晃。

  时轶反手关了门,心里狐疑。

  这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啊。

  “时轶是不是,名字还挺好听的嘛。”

  女人吮得橙汁盒空空,明显是经常喝。

  时轶挂着有礼貌的笑,往客厅中央走去,一抬头正要开口。

  心里就咯噔一下。

  然后瞬间感受到了高空弹射的刺激。

  二话不说,就要撤退。

  “走啥啊?这是耍完流氓就翻脸不认人了?”

  女人将手里的空纸盒砸过去。

  正中靶心。

  时轶望着脚边被甩出来的吸管,果断选择装傻,“您这的空调制冷效果真好,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