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丧系大佬他背着我长歪了

16、让他自己付出代价

丧系大佬他背着我长歪了 榎月十七 2056 2020-05-11 07:51:34

  时轶对他很有好感,便挤出了更多的榨菜,“来来来,别客气。你叫什么名字,是演员吗?”

  “我叫顾席,是小演员,没有太多戏份,就只比群演要好一点。”

  “是今年电影学院刚毕业的吗?”

  一般长成这样还是个小演员的,要么就是因为家里没钱没势,要么就是因为自己没经验。

  而看他这窝在角落啃馒头的样,估计家里也没几个铜板。

  “我本科不是电影学院,”顾席笑笑,顾盼生辉,“只是因为喜欢,就半路出家了。”

  绝了,那岂不是又穷又没经验?

  时轶很服这种全凭着满腔热爱发电的,毕竟起初为爱发电是很容易的,但在毫无经济的支撑下,只会愈加举步维艰、心神俱疲。

  “你呢?是电影学院刚毕业的?”顾席反问回来。

  时轶差点被馒头给噎了。

  顾席见状,立马从身边取了矿泉水递过去,“要不要喝点?”

  “不用不用,我没事,”时轶推回去,“我叫时轶。嗐,我就是来这临时打杂的,不是什么演员。”

  顾席偏了下头,认真打量起她的模样。

  俊朗清秀,似江南褪了长袍的公子,眉眼浓墨重彩,唯唇色是浅淡的,绯色少许,加上松松扎起来的银发,就略微显出了些女气。

  不过,这点女气无伤大雅。

  尤其是在她那不拘一格坐姿的衬托下。

  半晌,他轻声道,“可是你长得也很好看。”

  言外之意:不像只是个临时打杂的。

  时轶嚼巴一口榨菜,笑起来,“我跟你不一样,我学历低,啥也不会,而且对演戏这玩意也没有什么热爱,所以光靠一副皮囊,是不敢想着混这圈子的。”

  顾席饿坏了,也不再拘束,大口吃起来,鼓着腮帮子道,“没事,条条大路通罗马,也许你现在还没有找到你的人生目标,但等以后找到了,专心打磨下去,总会好的。”

  哟,这小子还挺会灌心灵鸡汤。

  时轶将最后一点榨菜汁挤在了他所剩不多的馒头上,眼神鼓励,“加油加油,一起加油!”

  她只想赚钱,至于人生目标,那是个什么鬼东西,她还没那么高的境界。

  “好啦,我要继续去打杂了。”时轶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朝他挥手。

  虽然她还不知道他演的是个什么小角色,但在一个剧组里面,遇到的可能性总是会有的,所以她并不急着问更多。

  顾席回应着挥手,目送她离开。

  心里有点暖。

  进组这么久了,这男人虽不是第一个主动过来跟他攀谈的,但却是第一个愿意和他一起吃饭的。

  没准,以后他们可以成为朋友。

  时轶,时轶。

  是个很好听的名字。

  摄影棚外,一辆黑色迈巴赫悄无声息停了下来,车顶落了不少途径建筑工地的灰尘。

  等到顾席喝完最后一口水,打算带着空瓶进去扔掉的时候。

  身后响起了客客气气的声音:“少爷,您还是不打算回去吗?今天已经是最后期限了。”

  顾席步子微顿,头也不回,表情很平静,“我会证明给父亲看的。”

  “少爷……”身后之人带了些恳求的味道。

  顾席加快步子,最终消失在了门口。

  西装革履的男人,顶着烈日杵立在原地,望着他的离开,目光有些沉痛。

  台阶上,还有一些馒头的残渣。

  他走过去,取出手机,将其拍下,传送给了置顶的联系人。

  几乎是同时,一小段语音回了过来。

  “既然如此,就随他吧。”

  音质深沉有力,透着少许压枝的风霜。

  “那要不要我暗中打通一下……”

  “不,就让他自己摸爬滚打,只有跌惨了,他才会知道自己要付出的代价。”

  “明白了,顾董。”

  少顷,黑色迈巴赫绝尘而去。

  片刻过后,一辆银色的凯雷德停在了摄影棚外。

  司机率先下车,给副驾驶上的人开门。

  下一秒正要撑伞,被那人拒绝了,“就这么点路,不必了,你就在这等我吧。”

  “好的,谢总。”

  *

  下午两点,拍摄任务继续进行。

  周清韵作为女一号,在这个镜头里需要和男一号演场被强吻戏。

  中间会有男一号的妹妹饰演者,也就是女三号白姝撞见这一幕。

  她替哥哥欣慰,也替周清韵这个闺蜜高兴。

  但最后怕打搅了他们的好事,就偷偷离开了。

  摄影机在轨道上缓缓移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将男女主的脸部表情细致入微地收录进去。

  这场戏无疑很重要,是男女主感情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周围的人都屏住呼吸。

  化妆师黎曼是盯他们最紧的。

  就怕他们因为情绪激动,妆容会出现什么问题。

  而到时候,她就得及时上前去给他们补妆,不能耽误全剧组的进程。

  作为一个跟组专业化妆师,她已经干了四年了,经验自然丰富。

  果不其然,周清韵在演第二遍被强吻戏的时候,因着男一号用力过猛,导致她的唇妆都花到了下巴。

  “卡——小黎!”

  导演话音刚落。

  一个干瘦的身影已经跃上去了。

  卸妆,补粉,勾勒唇线,最后上口红。

  黎曼干的很快。

  不消两分钟,她便将光鲜亮丽的周清韵又重新交了出来。

  “谢谢你啊,”周清韵朝她扬起了个简单的微笑,声音很温柔,“你的化妆技术真的很好,效率也高。”

  黎曼近两年最喜欢的新生小花旦就是周清韵,此刻听到这声夸奖,心里满足得不行,但还是谦虚道,“没有没有,是周姐谬赞了。”

  白姝抱着胳膊在下面等着,时不时抬头看看摄影棚的天花板,一副漫不经心又百无聊赖的模样。

  而其余的小配角,都在很用心地背台词,甚至在对戏。

  以至于夹在其中的她,看上去就更傲慢了。

  黎曼欢欢喜喜地从上面下来,无意间看到白姝,下意识从鼻腔里哼出了口气。

  这个白姝,小小年纪就靠着这么不光彩的手段爬上来。

  还如此不上进,成日里只想着挤兑周清韵。

  真是巨让人生厌。

  她现在压根就不想给白姝化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让这个白姝在阴沟子里翻船。

  只希望那天能快点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