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80章聊天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234 2020-06-20 08:10:00

  严嬷嬷走后慧兰才回屋,丁香赶紧跟了进去,给她倒了一杯热茶。

  “主子,您去太后娘娘那还顺利么?”

  慧兰轻笑一声,眼波流转间尽是自信的笑意。

  “放心吧,你家小姐我出马哪有不顺利的道理。太后喜欢听我念经。还让我得空多去走走。”

  “哎呦!太好了,有了太后的怜惜,以后就算是马家女和太子妃进门也不用担心太多了。我一直觉得太子妃才是最难对付的。”

  丁香嘀咕了几句,又坐下来手里拿了个棉布的靴子在做,这是给慧兰做的春寒时穿的靴子。

  “别担心,你家小姐我也不是吃亏的人啊,招惹我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小姐,您真的不打算早点要个孩子么?宫里的女人只有有了孩子才能坐稳地位。”

  丁香还是不太懂小姐为什么不急着要孩子。

  “傻丁香,太子爷年轻,急着生长子有什么意义呢,目前来说对他帮助比较大的是嫡子。

  况且我年岁小这么早生孩子对身体不好,很有可能会死在产房。

  再一个地位不稳固有了孩子也是给别人做嫁衣,夺子去母的事在宫里比比皆是,并不稀罕。”

  丁香想了想才微微点头,“这倒也是。”

  “等太子妃进了门咱们可就没有这么清闲了,每日都要去请安,丁香你要机灵点才是。”

  “您放心,我晓得,秋云比我聪明多了,我会好好学的。”

  丁香是半路进宫,不似秋云八岁就进了宫,在宫里长大的,油皮的很。

  下午李承泽回来了,情绪不太高。慧兰倒了一杯热茶奉上。

  “外头出事了?还是皇上训斥您了?”

  “哦,那倒不是,是边境的问题,恐怕难逃一场大战了。”

  “可有得力的将领镇守,皇上怎么说?若是这个战功您能出一份力,那这太子之位您可就坐稳了,哪怕是帮着运送粮草也是功劳啊。”

  慧兰听了眼前一亮,立刻给了建议。

  李承泽朝她笑了笑,将人拉近怀里,一同坐在贵妃榻上。

  “兰儿和我心有灵犀一点通,咱们想到一块去了,我倒是想去,但父皇可未必会答应。”

  “这倒是,还是需要一个契机的。”

  “你说得对,再等等吧,目前形势还能压得住,若实在不成我在想办法领兵出战。”

  李承泽对这个机会势在必得。

  “泽郎,若你有机会出门带上我好不好,我炼药的本事你是知道的,给军医打个下手还是够资格的。

  而且我一直在练武,也不是吃不起苦的人,带我一起好不好?我能帮到您呢。”

  慧兰也向往自由,有机会出门自然要争取一下的。

  “原来在这等着孤呢,狡猾的小丫头。”

  李承泽捏捏她的下巴,又笑着应了,“好,有机会出门肯定要带上你,你说的没错。你的药确实很厉害,少了谁都不能少了你。”

  慧兰的炼药本事让他惊叹不已,要是出门打仗,还真不能少了她,帮助军医炼药绰绰有余了。

  “谢谢泽郎,有个小礼物送给你。”

  慧兰做了一个新荷包递给他。

  “怎么又做了新荷包,上次做得还新着呢。咦,这是什么?符?”

  “对,这是转运符,遇难成祥,洪福齐天,消灾去厄最管用了。是我亲自画的。”

  慧兰很得意的晃晃脑袋。

  李承泽瞥她一眼,表情多了些怀疑之色,“管用么?”

  “别瞧不起人,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的药不好用么?我的符也一样很管用的,我不管你戴着不许摘下来,会让你看到效果的。”

  李承泽表情明显是不信的,但为了哄她高兴,还是将荷包戴在脖子上了。

  “好了,我戴上了,这回放心了吧。”

  “不许摘下来哦,这个荷包上面缝的有阵法,和别人的都不一样。你要是摘下来我会生气的。”

  慧兰知道他不信这个符有什么大用,但还是要叮嘱两声,你只要戴着就行,信不信无所谓了。

  “好好,你送孤的东西,哪样没有好好保存,真是小心眼。”

  李承泽无奈的连连点头应了。

  “这还差不多。”

  慧兰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你今儿跟皇祖母聊得如何?”

  “您走了就没有聊天了,太后老人家让我念了一段经书,说我念得好,让我以后得空再去给她老人家念经。”

  “没想到你还挺有办法的,皇祖母难得理会后宫女子,多少人想巴结都巴结不上呢。还是我的兰儿聪明。”

  “这是我的本事,别人学不会的。太后老人家失眠很严重,听我念经后就能安神,自然会喜欢我了,别人念经不会有我这种效果的。”

  “哦,莫非你念的好不成?我不信。”

  李承泽心情好乐的哄她开心。

  “那当然了,你听说过狮子吼么?”

  “佛家的功法,听说过没见识过威力,但据说很厉害,有震慑心神的功效。”

  “我不会狮子吼,但我会靡靡之音,效用和狮子吼差不多,用在正当的地方就能起到安抚心神的作用。”

  慧兰也不怕告诉他,要让他知道自己是个有很多手段和用处的人,处处有惊喜,才不会被厌烦,美色用不了一辈子。

  “哦,能蛊惑人心?”

  “能,练得高了就能,不过我只是很初级的水平,顶多拿来催眠,我用它念道经起到安抚心神镇静神魂的作用。”

  李承泽微微点头,“东西没有好坏,关键在于怎么用,是否用在正道上,狮子吼用来杀人便是坏的,可用来念经就能教化人心了。”

  “是这个道理。我用它念经,事半功倍,至于蛊惑人心却不好用。

  尤其是意志坚定的武将,根本不管用还会反噬到自己身上,其实这个东西很鸡肋。”

  “这倒是,人心最难捉摸,心志坚毅之辈又岂能轻易被蛊惑,也就只能迷惑住意志力薄弱阅历很浅的人了。”

  李承泽一听也觉得很有道理,任何功法都不是万能的,都有短板。

  “是呢,您真聪明,不过我可没给你用过,可不许在心里偷偷怀疑我。”

  慧兰趴在他身上用手指着他,一脸娇蛮的样。

  “就你?还想蛊惑孤,你还是再去练十年再说吧。”

  “还瞧不起人呢,我很厉害的。”

  慧兰气的推开他坐在那插着腰昂首挺胸,表示我很牛的。

  李承泽抱着她搂在怀里,亲了亲额头,目光温柔旖旎,用额头抵着她的脑袋,声音清润又带着特有的酥软。

  “孤是心甘情愿被你迷惑,落入你的网里。”

  声音坚定有力,星眸也变得脉脉温情。

  慧兰歪着头笑靥如花,表情十分得意又忍不住露出甜甜的笑容,明亮的眸子里全是欣喜的光芒,璀璨迷人。

花羽容

求收藏求支持,谢谢亲们的打赏和投票,非常感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