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79章念经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48 2020-06-20 08:05:00

  慧兰得到了坐下的资格,开心的像个孩子一般。

  “你从小学医么?”

  太后对她有点好奇,药贴非常管用,药浴驱寒,用了几次效果很明显,能睡个踏实觉。

  “回太后娘娘的话,嫔妾从小跟外祖母学的,我小时候是早产儿先天不足,后来爹娘要去别省外放,但我那时才刚满周岁不能带我。

  我是在外祖母身边长大的,外祖母说我身体不足要趁小时候调养才好,她老人家也不知道该给我教些什么,就教了我如何调养身体,些许医理。

  她经常上山采药,下山去给穷人义诊,就带我在庄子上住,哪儿很宽敞,可以撒欢的玩,小孩子跑的多,吃饭香,慢慢身体就好了起来。

  这些本事是外祖母教我的,她说求人不如求己,自己学点本事比什么都强。”

  慧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笑容腼腆又羞涩,眼神纯净温暖,透着几分可爱活泼的劲。

  太后看了眼自己的孙子李承泽意味深长,他微微红了耳朵根。

  大概知道孙子喜欢她什么了,清澈如甘泉,性子可爱温暖,能给这个从小备受冷落的大孙子带来一点阳光和欢笑。

  “嗯,是个好孩子,把你的经书拿来哀家瞧瞧。”

  “是。”

  慧兰把手抄的经书双手呈上,规矩的站在一边等候。

  太后打开一看,顿时心生喜悦,字是正规的簪花小楷,飘逸雅致,为了照顾自己这个老太婆特意放大了字体。

  且通篇看下来字体意境十分缥缈,有一种清静淡泊致远的感受,让人不自觉的静下心来,十分舒服。

  “好字,这一笔字和哀家的孙子也不相上下了,看样子你外祖母是个真正有大才的人,把你教的很好。”

  “多谢太后娘娘夸赞。我外祖母说,字一定要用心练,字如其人。她老人家最崇尚道家,从小我就帮她抄写经书,熟练的很。”

  “好好,你外祖母可有进宫来看你?”

  太后见经书抄的极好,这字确实是赏心悦目,安宁舒适,对她印象一下就好了几分。

  慧兰笑容僵在了脸上,低下头一脸落寞,“外祖母已经仙去了。”

  “可怜的孩子,你外祖母也希望你过得好。”

  太后从中听出了几分不同的味道来。

  “是呢,外祖母常跟我说,女儿家生存不易,更要坚强勇敢,活泼乐观面对一切风吹雨打,方才不辜负父母养育之恩。”

  “说得好。”

  太后心有所感,没有这份坚韧不拔,自己又如何能走到太后的位置上呢。

  “你倒是选了个好姑娘陪你。”

  太后扭头冲孙子笑了笑。

  “还是皇祖母眼睛利,这人是您给我选的,懂事也乖巧,昨儿才上了彤史,孙儿想着来跟您禀报一声。”

  “你呀,就是心思太敏感了,有委屈就找你爹去啊,亲父子俩有什么不好说的呢,生生忍着别人也不知道,还觉得你占了大便宜呢。”

  李承泽放下手里的核桃,给老太太剥了一些核桃仁。

  “祖母,我跟您说实话吧,我不喜欢马家女,看看她干的都什么事啊,如此嚣张跋扈比太子妃还有牌面,西风压倒了东风这岂是好事?日后还不知道怎么闹呢。”

  他叹口气一脸烦躁的摸样。

  “哎!那个马家女是不怎么地,委屈你了,可皇后心里不安稳,总是多年夫妻,要给几分面子的。”

  太后说这话时,面色闪过一抹厌恶的情绪,明显是对皇后不满。

  “明年选秀,宫里又该进人了,您要不要去看个热闹。”

  太后眉心一动,才想起这茬,应该给皇帝填几个人,好敲打一下皇后才对。

  “届时再说吧。”

  “也好,随您高兴。”

  这时常吉进来了,在太子耳边嘀咕了两句。

  李承泽就起身了,“皇祖母,父皇招孙儿过去说话,我先告辞。”

  “好,你去吧。”

  “兰儿,祖母喜欢道家的经书,你给祖母念念经。”

  “是,嫔妾恭送殿下。”

  慧兰规矩的行礼。

  “你给哀家念念经吧。”

  太后歪靠在明黄色的牡丹开花靠垫上,微微闭着眼。

  “是。”

  慧兰坐了下来,也不用看书,就这么郎朗的背诵起来,抑扬顿挫,声音清灵好听又带了几分缥缈之意,让人不知不觉沉浸在其中。

  她耍了个小心眼,在背诵经书的时候加了一点点音功的靡靡之音。

  用在恰当的地方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让人沉浸其中受益匪浅。

  一本书背完,太后仍然沉浸在其中,慧兰看了眼严嬷嬷,做了盖被子的手势。

  严嬷嬷拿了个薄被轻轻地盖在太后身上,太后却醒了。

  严嬷嬷抱歉的笑了笑,“老奴吵醒您了。”

  “不要紧,兰儿啊,你读的真好,很久没有怎么宁静放松过了。得空过来给哀家读读经书可好?”

  “当然愿意了,能给太后娘娘读书,我可是有好大脸面的人呢。”

  慧兰歪着头一脸与有荣焉,可爱又骄傲欢喜的小模样很招人喜欢。

  太后也笑了一声,“锦绣你送送她,哀家睡一会,让她读了一会经书,我倒有些困了。”

  杨嬷嬷惊喜莫名,“哎!老奴亲自送回去,您好生歇着。”

  太后闭上眼不再说话,慧兰这才起身行礼后退到殿外。

  严嬷嬷照料完太后才出来了。

  “多谢良娣了,以后有空您多来玩,太后经常失眠,很久没有这样放松的睡个好觉了,老奴谢谢您了。”

  “嬷嬷严重了,能帮到太后娘娘可是我求不来的脸面呢,我瞧着太后娘娘眼袋很重,应该是常年失眠的症状,光靠药物是不太好用的,若是太后和嬷嬷不嫌弃,我愿意尽绵薄之力。”

  “好孩子,我送您回去,回头我还会去找您的。”

  严嬷嬷留下这句话就表示太后的话是算数的,肯定还会召见她,愿意给她这个脸面。

  “哪能让嬷嬷劳动辛苦,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不妨碍,我也走动走动,松松筋骨。”

  严嬷嬷亲自把人送了回去,慧兰又给她送了一些自己做的酒。

  “用这个搓风湿骨痛的地方会管用,跌打损伤也可以用,嬷嬷常年辛苦我想着少不了这个,您别嫌弃我手艺粗陋,多谢您里外照顾兰儿。”

  “好,老奴厚颜收下了。”

  严嬷嬷笑容和蔼的收了礼物,太后喜欢谁她就喜欢谁,这孩子看着讨喜,让人忍不住多心疼几分,做派也大方老实,目前看着还不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