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78章待遇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239 2020-06-19 08:23:00

  慧兰在李承泽走了以后,真个睡到了日上三竿,天都大亮了才悠悠转醒。

  秋云和丁香听到动静赶紧上前来,打开床幔。

  “殿下呢?”

  “上朝去了,还没回来,小姐,该起了,天都大亮了,太子爷让人赏赐了东西送去了清晖园呢,还给了一个很漂亮的屏风。”

  “嗯,起吧。”

  慧兰懒洋洋的坐起身,让二人给她更衣。

  “小姐,您可是头一个在太子爷寝殿留宿的人,以往从来没有过。”

  “王琴不也侍寝过么,只是没留宿罢了。”

  慧兰抬头睁开迷糊的眼睛说了一句。

  “小姐,你是真不知道啊,这是太子爷休息的内殿,侍寝在隔壁的偏殿。”

  秋云嗤笑一声,对王琴表示嗤之以鼻。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这算是有脸面了?”

  慧兰也不太懂这里头的门道。

  “当然了,您是第一次侍寝,这个脸面很重要,底下人不敢为难你,就是日后的马家女和太子妃也要有所顾忌,特别的人有特殊的宠爱,别人才不敢乱来。”

  秋云在她耳边小声嘀咕。

  慧兰抿嘴笑了笑,“好吧,有脸面是好事,泽郎待我十分用心了,我晓得呢。”

  心里多少明白一些,却不敢肯定这份喜欢他能坚持多久,或者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总有些忐忑和不确定。

  “主子咱们回吧。”

  秋云给慧兰梳洗完毕重新梳了好看的发髻,戴上了蓝宝石的步摇和发簪,打扮的亮丽动人,才满意的笑了。

  慧兰看了看,微微点头,昨夜侍寝今儿脸上还有没有褪去的娇媚之色,显得尤其光彩照人。

  穿了件银鼠皮的浅红色绣白玉兰的斗篷,尾随丁香和秋云回清晖园,穿过东宫的小花园,刚好遇到王琴和余宁二人,她二人手里拿了个小罐子。

  “问良娣妆安。”

  二人立刻屈膝行礼。

  “起来吧,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回良娣,在搜集雪水,烧了泡茶喝。”

  余宁小心翼翼的应答。

  “嗯,你们自便吧,我先回了。”

  慧兰瞄了一眼瓦罐,是给李承泽搜集的泡茶的雪水,她们自己才不会如此麻烦呢。

  “小姐,她们是给太子爷准备的。”

  秋云往后头看了一眼,已经看不见人影了。

  “让她们去折腾吧,总要给人一点希望,绝望的人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有希望就有顾忌了。不干我的事随她们去。”

  “是。”

  “秋云,王琴是不是有日子没侍寝了?”

  丁香想了想才问了。

  “是,就是那次于承徽的事以后,再也没召见过她,听说带了话给常吉,但没动静。”

  书房的事秋云也打听不到,只是知道谁去找了常吉,仅此而已。

  “她们是皇后的人,注定不得信任,也是可怜人,我们别干踩人一脚的事。”

  “是,奴明白。”

  回到清晖园,屋里烧的热热的,慧兰脱了斗篷坐在火炉前烤烤火。

  “主子,要不要泡个药浴?”

  “也好,你去弄吧,一路过来身上有些冷,我泡泡,这会子殿下也不会这么早下朝。

  你让厨房炖点骨头汤,再来几个菜,说不得殿下要过来呢。”

  “是,奴才这就去准备。”

  “秋云去把二号坛子的酒打开,端过来暖一暖,爷来了我陪爷喝一杯。”

  “好,小奴这就去。”

  秋云蹦跳着跑去搬酒坛子了。

  下午李承泽才回来,直接就来了清晖园,一早上心里都在惦记她,不知道昨夜自己有没有伤到她。

  “泽郎,你下朝了,外头还冷么?”

  “还好穿得厚,你在屋子里做什么呢,身上还疼不疼?”

  俯身凑在她耳边低声询问,男性的气息围绕在她身旁,让她不自觉红了脸。

  “好多了,我泡了药浴就不太疼了。”

  她小小声的说着。

  “兰儿真乖。”

  “我给泽郎准备了好酒,你要不要尝尝。”

  慧兰红着脸拉他坐在铜炉旁边烤烤火。

  “你把孤灌醉想做什么,你第一次承宠要多休息几日才好。”

  李承泽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就喜欢逗弄她,看她满脸嫣红如晚霞的摸样,美极了。

  “讨厌,人家不和你说了,也不给你酒喝。”

  慧兰扭身坐在一边脑袋一歪,生气了

  李承泽轻笑一声,从身后环抱着她,“好,不说,小娘子赏为夫一口酒喝吧,就看在我昨晚那么卖力的份上。”

  “讨厌,坏胚子。”

  慧兰用拳头捶他。

  “哈哈哈!”

  李承泽心情愉悦的哈哈大笑,抱着她怜爱的亲亲。

  “明儿跟我去见太后吧,你的经书抄完了么?”

  “抄完了,我又做了一些药贴和药膏,不过太后没传唤,我也不敢贸然跑去打搅。”

  “皇祖母用了你的药膏药浴,效果特别好,风湿都不那么疼了,特意说要见见你。”

  李承泽觉得慧兰很厉害,简单两下就能让皇祖母记住她,再次召见。

  “真的呀,太好了,泽郎放心,我肯定好好巴结太后,争取多去几次,让她老人家记住我。”

  慧兰也乐意怎么做,巴结了太后才能压制住皇后,未来自己有什么麻烦可以多条路,哪怕希望渺茫也比没希望好吧。

  “聪明的姑娘,太后不喜欢牙尖嘴利的,尤其是耍小聪明的人,反倒很喜欢老实头,你去了乖一点。”

  “知道了,你放心吧。”

  当夜李承泽顺势留在了清晖园过夜,不过今夜没有侍寝,倒是慧兰画红梅图,和他一起有说有笑点评画作,聊的十分畅快。

  第二日中午过后,李承泽才带着她去了慈宁宫请安。

  严嬷嬷出来迎接他们,“二位里面请,太后等您呢。”

  “多谢嬷嬷。”

  “嬷嬷好,这个药贴我多做了一些,也是去风湿骨痛的,您要是不嫌弃就当兰儿孝敬长辈的。”

  慧兰双手奉上一个很小的匣子,表情声音都有些紧张和忐忑。

  老嬷嬷姓严,人称严嬷嬷,算是慈宁宫最有脸面的老奴才,她是太后的陪嫁丫鬟,陪伴太后一辈子了。

  “多谢良娣赏赐,老奴厚颜收下了,快里面请,外边冷别冻着。”

  慧兰高兴地点点头,她是当着太子面送的,不存在故意背着人拉拢。

  “问皇祖母懿安。”

  “问太后娘娘懿安。”

  慧兰也蹲下行礼。

  “起来吧,你是姓丁是吧?”

  “皇祖母,她母族是丁氏一族,闺名慧兰。”

  李承泽先一步介绍了。

  “哦哦,你的药膏好用,让你受累了。”

  “能为太后分忧是嫔妾的福气和脸面,我今儿带了一些过来,下一阶段您可以用,药贴和药浴都要有停顿的时间,不然会有些小问题,药贴驱寒长时间贴着皮肤会受到刺激,会有红疹很痒,所以要停一停再用。”

  “好好,好孩子赐座。”

花羽容

八千求收藏求票票求支持,拜谢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