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77章疼爱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384 2020-06-19 08:15:00

  李承泽如常的回到书房,翻了几页却没心思看书,只得放下书本,歪头问了一句。

  “常吉你说丁氏第一次侍寝是在清晖园好,还是在孤的寝殿好?”

  常吉低头都没忍住笑容,想了想还是认真回答了。

  “小奴觉得还是在您的寝殿为好,以往都是在清晖园过夜的,也没什么特殊。

  说句不怕您生气的话,后宫女子都是靠宠爱活着,越受宠底下人才不敢欺负,不光如此,就算是上位者也不好欺负的太狠了,总能有点顾忌。

  良娣性格单纯善良,从不为难人,就是我们这样的奴才,也拿我们当人看。若是能在您的寝殿过夜,那未来别人进门也不敢太为难她了。

  尤其是马家可不是好相与的人,小安子回来说了,张扬跋扈的样,不得不防。”

  常吉得了慧兰不少好处,何况她把奴才当人看,不会瞧不起太监,也不会过分巴结,相处的让人觉得很舒服,乐意替她说两句话。

  “好,就在寝殿吧,你去传话,你亲自去接人。”

  “是。”

  常吉这才应了下去通禀。

  清晖园得了消息,院子里所有的奴才几乎都高兴地喜不自胜,感觉是天大的喜事。

  以往太子也在清晖园过夜,但他们确实是清白的,瞒不住底下的奴才,压根就没有换洗啊。

  这回才是真正的得宠呢,有了宠爱以后才可能有孩子,地位也才能更加稳固,做奴才的出了门也有脸面,不用被欺压。

  慧兰红着脸行礼,“多谢公公。”

  “丁主子您稍作准备,入夜杂家来接您,秋云,替你家主子准备好,天冷主子让多穿件衣裳。”

  “是,公公放心吧,奴婢会伺候好主子的。”

  秋云也是一脸喜色。

  常吉这才离开了。

  侍寝是要提前沐浴更衣的,还可以稍作打扮。

  高位妃嫔可以留在自己的院子里等候太子爷的到来,但能留在寝殿歇息也是莫大的荣耀。

  慧兰是第一次,李承泽自然要给她这个脸面,好让东宫的人都知道,兰儿是自己十分宠爱的人,底下就不敢为难她。

  慧兰特意更换了沐浴的香料,身上会沾染上淡淡的香味,这种香味会激发少女的体香更加明显,这才是最诱人的,根本不需要什么催情的东西。

  青丝如瀑不用梳头了,就这么披散着更显得她柔弱娇美。入夜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侍寝女子可以不梳头。

  经过近一年的悉心养护,身体皮肤都达到了最美的样子,肌肤白嫩细滑,白里透着粉,身材凹凸有致曼妙玲珑,惹人遐思。

  对这铜镜照了照她满意的点头,脸上未做任何装扮,只是涂抹了一些润肤的香膏,眉眼清澈灵动,红唇潋滟,清澈又无辜的眼神最让人心动不已。

  “主子,常公公来了。”

  慧兰已经打扮好了,里面穿了一身浅蓝色的高腰襦裙,外罩一件银狐皮的斗篷,手里握了一个暖手炉。

  “走吧。”

  慧兰沉稳的走出房门,常吉上前一步伸出右手,让她扶着自己下台阶。

  一路踩着地上的小雪去了李承泽的寝殿。

  常吉将人送进门,抬眼微微有些讶异,不是偏殿,爷竟然在内殿等着丁氏,这脸面还是头一回。

  王琴之前侍寝都是在偏殿,但慧兰则被送入李承泽平日休息的内殿,这里没有女人来过。

  “嫔妾给殿下问安。”

  慧兰屈膝行礼,声音有些颤抖,显然她也有些紧张了,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呢。

  “起来吧。”

  常吉一看默默退了出去,关上房门守在门外不远处,等着主子吩咐。

  李承泽看人都走了才上前拉着她起身,“怎么跟孤生分了。”

  慧兰看他一眼,今儿他穿了新衣服,就是自己给他做的那身黑色的锦袍,他穿着显得特别威严俊朗,气势如虹呢。

  “泽郎今日特别有气势,我有点紧张。”

  红着脸有点不好意思的搓搓手指,看他一眼又害羞的低下头去,露出精致优美的天鹅颈。

  李承泽失笑出声,“难得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别怕,孤会温柔些。”

  拉着她坐在床上,抬手轻轻抚摸她白嫩的小脸,解开她的大氅。

  望着她的眼痴迷深邃,眼底深处跳跃着火苗,这是他期待已久的夜晚,自然要温柔以待。

  “泽郎……”

  一声温柔的呼唤,紧张又有些期待的欢喜。

  李承泽轻轻的吻住她的唇,动作轻柔而小心翼翼,大手轻轻一扯,将床幔放下,将二人关在狭小的世界里,只有彼此。

  月色皎白,屋内的气氛正浓,情到深处月儿都羞红了脸,若有若无的声音从窗缝偷溜了出去,听的人脸红心跳。

  不知过了多久,李承泽才掀开帘子,呼唤:“来人,热水。”

  常吉和小安子抬了热水去耳房。

  “爷,留不留?”

  这是程序,必须要问。

  “留宿,记档。”

  李承泽嘴角轻扬,声音愉悦心情极好。

  “是。”

  “你们退下。”

  李承泽挥手屏退了常吉等人,合上床幔,低头亲吻慧兰。

  “小乖乖,起来换洗。”

  “唔。”

  慧兰累的浑身瘫软,翻个身又睡了。

  李承泽掀开被子将她打横抱起去了耳房,亲自帮她盥洗。

  感受到热水,慧兰懵懂的睁开眼,见他一直紧紧的搂着自己。

  “泽郎,我困。”

  “好,洗了就去睡。”

  李承泽快速清洗完,用棉布给她擦干,换上新的中衣抱着她回到内室,将人安置在床上。

  “泽郎,我是不是应该离开回我的院子?”

  她刚才没听见常吉说什么,实在被折腾的太累了。

  “不用,你陪着孤,睡吧。”

  李承泽也躺下给彼此盖上被子,抱着她亲了亲,餍足的闭上眼。

  常吉等里面没动静了,悄悄推门进来,在窗户底下又加了几块银箩炭进去,让屋里保持温暖。

  这才悄悄退了下去。

  吩咐门口的小安子,“睡了,今夜丁主子留宿了,爷心情好,你守着门,我去睡一会,天不亮喊我。”

  “是,师傅你去吧,今儿肯定没什么大事了,一会我喊您去。”

  “嗯,机灵点,今儿万不能出事。”

  常吉特意叮嘱,今夜可是主子等了快一年的好日子,惹了主子不痛快,都要吃排头。

  小安连连点头把人送走,自己守在偏殿的廊下,抱着火盆子取暖。

  一夜到天明,天刚刚擦亮,常吉就推门进来,低着头呼唤,“主子,该起了,今儿要早朝,不能耽搁。”

  李承泽睁开眼,一夜好眠,睡得踏实又香甜,低头亲吻慧兰的小脸。

  见她眼睛都睁不开笑着叮嘱,“爷要去早朝了,你再睡会,睡醒了让秋云丁香接你回去。”

  慧兰点点头打个哈欠,翻身又睡了。

  他这才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合上床幔去更衣洗漱。

  常吉趁着空往里面溜了一眼,是真的睡着了,爷还真是疼她。

  “小安子,一会你去清晖园打赏,挑些好东西,我瞧着清晖园少一个屏风,库房里有一个进贡的双面绣侍女紫檀屏风,你给搬过去。”

  “是,小奴一会就去办。”

  李承泽叮嘱完吃了早饭身穿明黄色五爪太子龙袍才去上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