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75章过年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79 2020-06-19 08:03:00

  眼看着就到了年根下了,东宫也要打理一下准备过年的事。

  这个任务落在了慧兰的身上,目前只有她是东宫高位的妃嫔,自然当仁不让。

  她没有推辞,毫不犹豫就接了下来,这些中馈之事以前在家时就独立承担过五年时间,一等修真家族的儿女不光要求修为,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很多,甚至要有能力独立掌管一座城池,为家族扩展版图出力。

  一直忙到过年才清闲下来,她各处都打点的井井有条,里外都规整的极好。

  不少帖子送到她的案头,但都被婉拒了,她很清楚自己毕竟是妾室,不过是沾了太子的光才被人高看一眼。

  此时着急的去拉拢官夫人并不妥当,等太子妃进门还是要让位的,名不正言不顺还让人嘲笑扯虎皮拉大旗,何必呢。

  常吉抱着一堆帖子来到书房,“主子,这是清晖园送回来的帖子,让您给回绝一下。”

  “哦,她怎么一个都不见?”

  李承泽在写大字,兰儿的字比自己都好,不练可不行。

  “良娣说了,她是妾室不好打着太子爷的名头去风光,东宫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上面还有皇后和皇上看着呢,显得她过于张狂,这些事等太子妃进门再做也来得及。”

  李承泽轻笑一声,“这丫头真是懒得要命,算了,她怕出风头就放在孤这吧,今年就回绝掉吧,客气些就是了。”

  “是。”

  “给清晖园送些金瓜子和金花生过去,过年了少不得要打赏,别让她缺了银子使。”

  “是。前头还送了些进贡的珍珠和首饰,您看要不要挑一些送去。”

  “嗯,珍珠送一匣子过去,蓝宝石红玉这样的好货色也送一些过去。”

  “是。”

  常吉心里感叹,自打这位主搬去清晖园以后,就再也没断了赏赐,主子人不去心里也要惦念着她,时不时还要打赏清晖园,生怕有人苛待了这位良娣。

  依杂家看,主子真是多虑了,连太子妃都吃了她的排头,她哪里是个好欺负的小白兔,分明是个小野猫,凶悍着呢。

  常吉带着礼物去了清晖园打赏,念完赏赐后慧兰才起身,“多谢常公公跑一趟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另外我给爷炖了一盅汤水,您帮我端过去吧,我就不去书房了。”

  “好嘞,杂家一定带到,多谢良娣赏赐。”

  常吉高兴地收了荷包,心花怒放。

  常吉带着汤水回了书房,“爷,丁主子给您炖了汤水,还有一副骑马用的手套。”

  特意做了五指分开的手套,用很普通的棉布做的,里面夹了一层薄棉花,保暖又方便拉缰绳。

  李承泽戴上刚刚好合适,露出满意的笑容,眼里也透出温暖的神色来。

  “爷,汤要趁热喝,冷了药效不好,丁主子让奴才催一催您。”

  药膳汤也是分疗程的,喝一个疗程后要休息一阵子,不然药效会越来越差。

  “好。”

  他这才脱了手套坐下来喝汤,这次药味比较浓,但味道还是很不错的,他慢条斯理的全都喝光了。

  身上热热的缓缓地运功调息,浑身上下似乎都有暖流划过,十分舒服。

  “她在院子里做什么呢?”

  “酿了不少的酒水,各式各样的都有。据小源子说,良娣酿的酒尤其好喝,十分难得。”

  “这丫头,是个有大才的,偏性子淡薄不重名利,恨不得别人都不知道才好,生怕别人扰了她的清静。”

  李承泽很喜欢慧兰的性子,不做作不假装,坦荡磊落,嬉笑怒骂皆颜色,从来不虚伪侨情,性格随性活泼,相处起来也很舒服自在。

  “奴才去的时候瞧见书案上有一副图,好像是雪后红梅,奴才不懂画,也觉得非常好。”

  常吉说了两句夸捧一下,主子的喜好就是他的喜好。

  “她的画都很有水平和造诣,一般人是比不了的。”

  李承泽忍不住抬头望着挂在书房墙上的那副山水图,越看越喜欢,心胸开阔大气,挂在这里时常看看,会有不同的滋味和感受。

  常吉心里暗自竖大拇指,能让太子爷把画挂在书房里欣赏,实在是很难得了,多少名家大儒的画都没资格挂在太子的书房里呢。

  这个年节东宫的一干事务都是慧兰打点的,这些东西对于她来说是非常轻松的事,并不为难。

  不过她已经开始把账目算清楚,回头过完年好交还给李承泽,等着太子妃进门就可以给她了。

  过年宗室要参加宴会的,不过这次没带她去,她自己也没要求,因为冬日吃席太冷了,纯粹是受罪的事,才不去呢。

  倒是李承泽得了空就来看她了。

  “小东西。你日子过的倒是悠闲自在啊,还有东西吃么,孤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丁香快去把热汤端来,再上几个简单的菜色。”

  “夜里冷,我让人炖了高汤一直小火温着,想着泽郎要是来也可以吃一口热汤面呢,还有胡饼,我炖了羊骨汤呢。”

  给他脱下大氅,又在他手里塞了个暖炉,手都冰了,可见外头有多冷了。

  “今年下的雪都不大,但天气却很冷,坐在那大殿里一会脚都冰凉了,菜都是白花花的,没法下嘴,只有酒水还是温的。”

  他嘴里嘀咕着就坐了下来。

  “瞧这天气确实很冷,要不然我不想去吃席呢。”

  “你不去就对了,太冷了,凑这个热闹干嘛呀,受老鼻子罪了。我看见你家太子妃了。”

  慧兰噗嗤一声笑了,“怎么成我家的了,我的爷那是您的发妻,不是我家的。”

  失笑摇头不承认是我家的。

  李承泽也失笑出声,拽着她坐下,“臭丫头抓我的把柄啊,看我怎么收拾你。”

  伸出手去挠她的痒痒,惹得她咯咯娇笑倒在他怀里笑个不停。

  望着她小脸绯红,忍不住心猿意马,亲亲她的小脸,像羽毛轻轻刷过她的脸庞,酥酥痒痒的。

  “爷,饭来了。”

  “端进来吧。”

  李承泽轻咳一声起身。

  丁香端了热饭菜进来,摆好又退了下去。

  “吃面还是吃饼子?”

  “吃饼子吧,我喝口热汤。”

  “好。”

  慧兰给他盛了一碗热热的羊肉汤,撒上香叶去去腥。还给他拿了一个热饼子,一盘切的薄如纸的羊肉片,几样爽口的小菜。

  李承泽慢慢的喝着热汤,将饼子掰碎扔进汤里一起吃,一碗热汤下肚,舒服的喘口气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快被冻傻了。

  “对了,你刚才说看到太子妃了啊,这么冷的天怎么还来了?”

花羽容

今天加更,求收藏票票,喜欢的朋友们支持一下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