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74章荷包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02 2020-06-18 08:15:00

  李承泽也有日子没见到慧兰了,将人抱在怀里,摸摸小脸,瞧着小脸肉嘟嘟,气色也红润,这才放心的笑了。

  “瞧着是养好了,这我便放心了。”

  慧兰靠在他怀里,“泽郎,你好久没来看我了,我很想你。”

  李承泽亲吻她的发丝,“我也很想你,可马家女的话确实让我警惕,万一有人抓着我独宠你的把柄,闹起来我担心你会受委屈。

  马家权大势大,就算是我父皇都要给三分面子,皇后真要挑了你的错处打杀你,我担心就算是父皇也不会为了你而得罪马家的。甚至连同丁家可能都会遭到报复。”

  慧兰倒是没想到马家气量如此之小,抬起头望着他,“林家也被他们报复过?”

  “是一直都不对付,没少给林家下绊子,要不是父皇敲打过,恐怕林家早就覆灭了。如今我越发大了,马家才不敢明目张胆为难了。

  但你要得罪了马家难免会涉及到朝堂之争,届时就算是我也没有把握保住你和丁家。

  兰儿,对不起,是孤没用,不能让你安枕无忧,就只能冷落你些日子。”

  “泽郎,我懂你的心,我知道你是想保护我的。不过马家女进了宫,皇后一定会极力维护她的,她们的利益和目标一致,到时候怕是你又要受夹板气了。”

  “不要紧,马家女不聪明性格冲动骄纵,还是比较好拿捏的。反倒是太子妃,你万不可让她拿住把柄。”

  李承泽对太子妃的印象不太好了,认为她过于有心计了。

  “不会吧,她还帮我说话了呢。”

  慧兰惊讶的瞪圆了眼睛。

  李承泽嗤笑一声,“只有你最傻,她若没有心计跑去花园干什么,你还真相信她是去透气的啊。

  她和马家女一样是去敲打你的,不过她比马家女聪明很多,所以我才让你小心她。”

  慧兰眨巴下眼睛,鼓着嘴,“啊,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她是好人呢。”

  低下头一脸垂头丧气的摸样。

  “傻瓜,她们和你抢丈夫,哪里来的好心对你啊。”

  李承泽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偏心了。

  “算了,我敬着就好了,她才是你的妻子,我只是个小妾,以前在家时,我娘不高兴了也会无故找茬打压小妾,羞辱她们的。

  其实这些都是常态吧,我外祖母也从来不见舅舅的小妾,任由她们打起来,她问都不问。”

  李承泽一时有些哑了嗓子,好半天也没说话。

  “兰儿,你是不同的,孤护着你,你在我心里是有位置的。”

  李承泽紧紧的抱着她,想要给她温暖,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嫡庶有别,妻妾亦是如此啊。

  “泽郎,我不难过,只是有些失落罢了,可我能嫁给你还是很开心的。就算是小妾那我也是太子爷的小妾,照样高人一等。

  马家还出了皇后呢,还不是一样要给太子爷送了女儿做小妾呀,我不丢人,我份位还比她高呢。”

  慧兰又晃着脑袋调侃,不能改变命运就要让自己过得更好才是,伤春悲秋是没用的玩意,浪费时间。

  李承泽又笑了,亲亲她的额头,“你呀,永远都这么开朗坚韧。”

  “那当然了,我可是见过很多死人和病人的。

  以前我老跟我外祖母去乡下治病救人,什么样惨绝人寰的事都见过,想蒙骗我也要几份本事才行呢。

  我知道太子妃不喜欢我,帮我也是有目的的,只是不好凭一句话就恶意的揣测别人。

  但我心里是不信她们的,那么巧合都跑来花园透气,正好看见我了呢。”

  慧兰撇嘴一脸不屑。

  “狡猾的小东西,学会告黑状了。”

  他摇头轻笑,小东西人不大脾气不小。

  “我可是光明正大,她们可不见得大方吧。”

  慧兰撅撅嘴傲娇的做鬼脸。

  “你呀,就是这张嘴最厉害。”

  李承泽捏捏她的唇,以作惩罚,气的慧兰拿眼睛翻他。

  多日不见,却一直惦记她思念她,李承泽低头吻住她的唇,柔软酥麻的触感让他满足的喟叹一声。

  良久直到慧兰喘不过气来才松开她,李承泽也微微的喘着粗气,将人抱在怀里安静的一言不发。

  屋里的气氛尤其静谧温馨,墙角的香炉燃着沉水香,若有若无的清香让人不知不觉放松精神。

  “你给孤做得大氅呢,是不是偷懒没做好?”

  李承泽在安静了良久后突然想起了此事,跟她讨要。

  “做好了,我这次很勤快的,里外给你做了一身,很好看呢。”

  “哦,拿来给孤试试。”

  李承泽放下她。

  慧兰跑进内室柜子里将衣服拿出来还有一双冬日穿的皮靴,保暖有好看。

  一件玄色的大氅,里面是一身白色锦缎绣金色菊花纹的右衽斜襟束腰锦袍,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皮靴,绣着金边,非常大气不失精致奢华,符合太子的身份。

  黑色是极为高贵的颜色,祭天的大妆服饰就是黑色夹杂金色和红色为主,秦朝时期的帝王衮服就是黑色的。

  慧兰给他更衣试穿一下看看是否合身,穿上后前后打量一番,微微点头。

  “不错,刚好合身,我用的是银鼠皮做得外褂,窄袖才保暖。”

  “嗯,不错,孤喜欢这个颜色,这大氅尤其神秘威武,辛苦你了。”

  李承泽穿上后自己也很满意,威武不屈,玉树临风,气势惊人,欢喜的连连点头。

  “做了个荷包送给你。”

  慧兰这次送了个不一样的荷包,并蒂花开,没好意思绣鸳鸯戏水。

  “并蒂花开,兰儿是在跟孤表白么?”

  李承泽一看就明白了,眼里露出惊喜又意外又等待多时终于见到曙光的感觉。

  “只是一个荷包,你可别想多了,不喜欢我重新给你做一个吧。”

  慧兰抿抿嘴,装作不在意的样要把东西回来。

  李承泽立刻一把抢回来,“谁说我不喜欢了,给我挂上。”

  凑近她耳边低语,“这回的荷包我尤其喜欢。”

  慧兰抿嘴微笑,白他一眼,眼波横转,潋滟风华,娇媚动人。

  晚上给他炖了药膳汤,趁着冬日可以好好补补,为他诊脉发现功法精进很多,大有长进,确实没偷懒。

  久别胜新婚,一连几日李承泽都在清晖园歇下的,二人一起作画读书,如胶似漆,感情到比从前更进了几分。

花羽容

明天加更八千,喜欢的朋友们收藏投票支持一下,谢谢亲们支持,快上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