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72章印象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00 2020-06-16 08:11:00

  李承泽并没有提起太子妃周颖也来过花园,其实皇太后是知道的,但也没提到她,也算给面子了。

  周颖回去后也被惩罚了,在家抄经书静静心,父亲和周夫人都训斥了她,不该去蹚浑水,她是正妻不该做小女儿吃醋的行径。

  更不该和后院妾室搅合在一起,正妻就有资格高高在上,和妾室混为一流算什么呢,自降身份了。

  周颖低头抄经书,满腹的委屈和辛酸无人诉说,也不太认同母亲的话,东宫太子的妾室岂可混为一谈呢,又岂是普通的妾室,可以随意打压,哪个不是官家女有后台的,岂能掉以轻心。

  我是帮忙去的,并不是合起伙来捣乱的,太子怎么连我也怪上了。

  李承泽在书房里坐着,表情十分不悦。

  “这就是皇后给孤挑的人,简直是愚蠢至极。”

  满屋子女人只有慧兰还算得用,剩下的都蠢不可及,就连太子妃也不是很聪明的样。

  你一个正妻跑来搅合小妾的事干什么呀?进了门再看都来不及么?

  对于太子妃出现在花园的事,李承泽很是不满,甚至有了失望的情绪。

  原先对太子妃抱有很大的期待和向往,毕竟是父皇亲自挑的人,肯定错不了。

  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竟然是这样的,容色尚可气度也还可以,看上去也还不错,没想到会做这样的事,急不可耐想要了解掌控后院,进而来掌控自己么?

  目前东宫只有慧兰最得宠,其他人都被惩罚了,太子妃肯定想要了解慧兰才来看看的,甚至于和马家女的意思是一样的,都是来敲打兰儿的。

  还真让李承泽说对了,周颖的态度和马家女差不多,心思都是一样的,不过她不会像马家女那么蠢直接说出来。

  简单问两句打个招呼就够了,自己身份不同,问过了就算敲打了,响鼓不用重锤。

  没想到马家女身先士卒,结果被李承泽狠狠拍了回来,这也让周颖有些措手不及。

  “爷,用膳么?”

  常吉心里叹口气问了。

  “去清晖园用膳。”

  你们不让我宠,我就要冷着?我是你们的哈巴狗么?想得美做梦去吧,我偏要宠着,还要护着,你能奈我何。

  “是。”

  李承泽带着常吉大踏步的去了清晖园,看到慧兰蹲在花圃里那个小铲子在那里种花。

  “问殿下康安,您用过膳了么?”

  慧兰站起身行礼后凑了上来,眼巴巴的问呢。

  “没有,孤想和你一起用膳,你在种花么?”

  “嗯,再种一些香草,那边在补种一些其他的花草。”

  经过慧兰巧手打理修改,这个小小的花圃已经很有样子了,虽然还没开花,但已经能看出轮廓。

  “嗯,有点水平。”

  慧兰放下小铲子拍拍手跟他一起进了屋。

  “昨儿马家女挨了打,太后还让抄佛经,也算给你出了口气。”

  “谢谢殿下为我讨公道。”

  慧兰心里并不算满意,但碍于身份有别,有些事确实不能太冲动任性了。

  “难得你这次没有乘胜追击。”

  李承泽自然知道以她的脾气这算是退让了,终究是为了自己罢了。

  “马家不是有皇后罩着么,这次是马家不占道理所以才偃旗息鼓,以后抓住机会肯定要磨搓我的,等她进门再说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还有那个周颖,我记住你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咱们走着瞧。

  “你说得对,进了门再说也是一样的,不过你现在不用担心了吧,马家女是个蠢货,她肯定斗不过你这个小狐狸的。”

  李承泽没有提出换人选就是看中了马家女的愚蠢,好掌控。

  慧兰点点头,换个聪明的进来会更麻烦,破坏东宫权利的平衡。

  太子这样维护自己,其实对她已经算是很好了,那日连太子妃的面子都没给。

  “好吧,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也看在皇后娘娘过于威严的面子上,这次就算了,记着账下次一起算。”

  忘掉是不行的,但可以记账。

  “哈哈哈!你这丫头真是……,好,都随你。”

  李承泽知道这丫头贼的很,报仇也肯定会捏着别人的错处狠揍,从来不会出错。

  就如那日晚上,她就很聪明的先点了自己是黄花闺女没承宠,让皇祖母一查果然如此,立马就改变了态度。

  这丫头是个小贼猫,小狐狸,最是滑不溜手。

  “多谢泽郎,那日太子妃还帮我说了一句话呢。”

  她刻意提起,绝不是好心,李承泽这个人性格内向孤僻,疑心也重。

  “哼!傻丫头,替你出头的未必是对你好,也许是想害你,莫要太过相信别人,就算太子妃也是一样的。”

  她可比马家女精明多了,东宫的女主人精明点也免得被人啃的骨头都不剩了。

  “啊?”

  慧兰懵懂的望着他,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傻丫头,你记住有事先来和孤商量对了,不要轻信别人的话,拿不定主意就来问我。”

  “哦,知道了。”

  慧兰满意的笑了笑抱着他的脖子亲了亲。

  “孤过两日要去刑部做事了,可能要忙一些,你自己在院子里玩,需要什么就去找常吉要。”

  “嗯,你放心去忙吧,我又不大出院子,能玩的事情可多了,别担心我。”

  “好,乖女孩。天渐渐冷了,你给孤做一身大氅吧。”

  李承泽喜欢她做得衣裳鞋袜,绣活精致传神,十分好看。

  “好吧。”

  慧兰蔫蔫嘴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李承泽抬手刮了下她的鼻子,愉悦的笑了。

  “不许刮我鼻子,鼻梁塌掉,会很丑的。”

  慧兰瞪圆了眼睛像一只炸毛的小猫,愤愤不平的申诉。

  “塌了也是我的小乖乖,最好看的姑娘。”

  东宫女人转了一圈,还是兰儿瞧着最顺眼懂事聪明伶俐,那些女人个顶个的蠢。

  慧兰翘着下巴一脸傲娇的瞥他一眼,别过头去撇撇嘴,很嫌弃的样子,把他逗得直乐。

  夜里在清晖园休息的,慧兰帮李承泽更换了药膏,药效比之前的力量更大。

  他天赋比自己好太多了,可以承受更大的药量,功夫好出了门也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你这药膏确实极好,两种配合效果出奇的好,事半功倍呢。”

  李承泽沐浴后穿着雪缎的中衣坐在床上夸奖她的手艺。

  

花羽容

十九号编辑给了我很好的推荐,啦啦啦,我十九号加更,八千更新,期待吧,我就是势力眼的小可爱,(*^__^*)嘻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