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71章询问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24 2020-06-15 08:03:00

  马夫人忍不住抬头看了眼慧兰,明明年纪很小一派天真烂漫的摸样,却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当真不可小觑啊。

  如今第一印象就坏了,以后还不知道女儿进宫将遇到多么艰难的境况。

  “马夫人,若是让孤在外面听到狐媚子这样的言论,你要负全部责任,孤会追究到底。”

  “是,臣妇一定严加管教女儿,不可能有这样的言论出现。”

  “走吧,回宫。”

  李承泽厌恶的扫了眼马家女,拉着慧兰的手转身就走。

  慧兰眯着眼笑了笑,以后有的是时间呢,这事没完。

  马夫人等人走了,才长出口气,拽起女儿,狠狠的在后背拍了一下。

  “混账东西,回家在收拾你,走!”

  拉着她急匆匆的离开宫廷,回去要跟老爷商议一下,此事该如何弥补,简直是闯祸精。

  李承泽将慧兰带回清晖园,拍拍她的手,“吓坏你了吧,没事有孤在呢。”

  “泽郎,马家会不会报复你,会不会传出对你不利的传言啊。”

  慧兰还是有点担忧的,害怕事件升级造成不好的影响,第一个被开刀的就是自己了。

  “不要紧的,孤自有办法。”

  这丫头真是个傻的,不担心自己反倒来担心我,真是……

  “爷,慈宁宫的嬷嬷来了,让您去慈宁宫一趟,带上丁良娣。”

  常吉站在屋门口说话。

  “泽郎,我害怕,我这次真的没有故意挤兑她。”

  慧兰吓得握紧他的手,明显在发抖。

  “别怕,去了实话实说,皇祖母人很慈爱,不会为难你的。”

  李承泽不敢耽误,带着慧兰就打开屋门。门口站着一位身穿酱红色八福湘裙的老嬷嬷。

  “嬷嬷,皇祖母还没休息么,是孤不好打搅了她老人家歇息了。”

  “给殿下问安,太后听说花园里有争执,涉及到马家女,就特意过来问一声。

  静安公主也在慈宁宫陪太后说话,提到了丁良娣,太后想见见。”

  老嬷嬷神态慈祥安宁,一派淡然的解释了缘故。

  “给嬷嬷问安,是兰儿不好,我惹祸了。”

  慧兰给老嬷嬷行礼,主动认错不狡辩。

  “不用害怕,太后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也不是你的错,太后还在等着呢,咱们这就走吧。”

  “是。”

  一行人去了慈宁宫,静安公主在陪着太后说笑呢。

  进了内殿先是互相请安行礼,这才有功夫坐下来说话。

  只有慧兰行礼后默默的站在那不说话。

  “抬起头来让哀家看看你。”

  太后看了眼慧兰,隐约有点印象,但想不起她是谁了。

  慧兰微微抬头,小心翼翼的瞄了眼太后又赶紧把头低下去。

  太后一瞧是个有点腼腆害羞的孩子,长得也好,并不妖媚么。

  “祖母,今儿这事还真不怪兰儿,那个马家女教养确实太差了,当着孤的面就敢说出狐媚子这样的话来,实在是有失体统。”

  “是啊,母后,慧兰这孩子很老实也很懂礼貌,头次参加宴会规矩的不得了,哪都不敢去,愣是在位置上坐了一个时辰多呢。”

  静安也乐意帮着说句话,并不是专门为了慧兰,而是为了李承泽,她家有生意一直进贡司库的,如今太子才是掌权人,自然要拉拢一下了,谁和银子过不去。

  太后对慧兰印象还不错,并不是妖媚长相,也问了确实没有彤史,还没长大的孩子,怎么可能魅惑呢。

  “马家确实太嚣张了些,嬷嬷,你明儿去传哀家的话,马家女不休口德,掌嘴十下以示警告,抄经书一卷。”

  “是。”

  “这还没进东宫呢,都摆上太子妃的谱了,进了东宫还了得了吧,让她认清楚自己的身份。”

  太后和皇后关系并不好,不过是人老了不想管闲事了,有些事睁只眼闭只眼就算了,全当为了皇帝。

  “是。”

  “多谢皇太后信任,是兰儿的错,我一时没忍住就怼了她两句,这才惹恼了她闹了起来,终究闹起来不好看,我也有错。”

  慧兰跪下来主动认错,两个人吵架,不能是一个人的错,一个巴掌拍不响。

  “嗯,你倒是个老实的孩子,这样吧你也回去抄经一卷,算是小惩大诫。”

  太后这会子心气倒是顺溜了,孩子不狡辩主动认错,有担当知道护着东宫的脸面,看样子自己当初挑了她还是不错的。

  “兰儿一向谨慎懂事,从不撒谎狡辩,待孤也是十分仔细听话。”

  “可不是么,这孩子忒老实了,到底是母后挑选的人,这眼光就是不一样。”

  静安笑着捧场。

  “你们这些小猴子,就会哄我这个老太婆,行了,你也起来吧。”

  “多谢太后。”

  慧兰站起身,乖乖的站到一边。

  静安又拽着太后说了几句玩笑话,哄得太后哈哈大笑,还有李承泽耍宝彩衣娱亲,老太太十分高兴。

  说了会子话天色已晚,静安和李承泽这才出来了,让太后休息。

  “今儿多谢姑姑了。”

  李承泽抱拳施礼。

  “不碍的,小事一桩。”

  “改日我亲自上门道谢。”

  他给了示好的信号。

  “好,姑姑扫榻相迎,我先回去了。”

  “姑姑慢走。”

  李承泽送走了静安公主这才带着慧兰往回走。

  “今儿表现的很好,兰儿很乖,别怕,有孤在呢。”

  李承泽见她一脸忐忑小心翼翼话都不敢说的样子,忍不住握着她的手温言细语的开解她。

  “嗯,我就是不好意思,给您惹麻烦了。”

  瞄他一眼,有些垂头丧气,像打蔫的茄瓜。

  “你呀,孤不怕你惹麻烦,倒怕你掉眼泪呢。”

  李承泽轻笑一声,浑不在意的宽慰她。

  “我才不会动不动哭鼻子呢,我很坚强的。”

  慧兰吸吸鼻子,声音微微有点哽咽,眼眶里全是晶莹的水光。

  “是,你最坚强,走吧,孤又饿了,喝了一肚子酒没吃饱。”

  “那我让他们给你下点面垫垫肚子吧。”

  慧兰一听拉着他快走几步。

  二人这才回了清晖园,慧兰让于庆给下了两碗鸡汤面,二人吃的十分香甜,吃饱喝足才躺下了。

  倒是马家的新鲜事又让京城人多了茶余饭后的笑料了。

  马家女自命不凡还没进宫就跑去教训太子爷的姬妾,结果被太后赏了十个耳刮子抄写经书静静心。

  皇后不得不去跟皇太后请罪,并没有找李承泽过去问话,这倒是让人有些奇怪她的态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