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70章教训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55 2020-06-14 08:11:00

  “臣女给殿下问安。”

  在花园的所有姑娘立刻惊恐的屈膝行礼,马家姑娘和周颖也有些战战兢兢的样。

  慧兰敷衍的行了礼就第一个跑了过来,拽着李承泽的手臂摇晃,“爷,我这就准备回去了的,和马家姑娘说了几句话,打了个招呼。”

  并没有告状,反倒有点打圆场的意思。

  李承泽看她一眼,表情有点恨铁不成钢,“怎么那么笨,回回都让人欺负,人家都知道告状你没长嘴啊。孤还没死呢。”

  没好气的训了她一顿。

  慧兰垮着脸拽着他的袖子摇了两下,“算了吧,我们女孩家说话拌了几句嘴而已,我也呛声了。

  都围在这让人听到了不好,显得我们都没教养,不懂事给东宫丢人了。

  回去吧,有什么事私下再说,爷,我喝了酒有点上头,想回去喝口水。”

  这次是很明显劝解的意思,不相干的那几位姑娘一直保持半蹲的姿势,累的脸都憋红了,太子爷没叫起就不能动,腿都打颤。

  “都起来吧,不相干的人离开。你俩留下。”

  李承泽用手点了周颖和马家姑娘,其他不相干的姑娘赶紧起身,一溜烟就跑了。

  哪敢再看热闹啊,差点烧着自己了,幸亏刚才没说话,不然这会肯定要吃挂落了。

  “给殿下问安,我刚刚好路过这里,母亲在和其他夫人说话,我过来透透气。”

  周颖自己都觉得这个解释特别尴尬,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只觉得太子爷的气势十分威严,不亚于自己的父亲和祖父了,瞧着确实挺吓人的。

  “周老泰山病情如何了?”

  “回殿下,太爷爷病情稳定了下来,还没来的及谢您呢,多谢您帮忙了。”

  周颖再度施礼。

  “嗯,你先回去吧,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不用这么好奇。”

  这算是敲打和不满了,你一个正室跑来看小妾算怎么回事,此举有些轻浮了。

  李承泽心里有些不满,你是孤的发妻,理当稳重端庄才是,跑来看小妾的好奇?真是……

  “是。”

  周颖顿时委屈的红了眼眶,转身就走了,今儿真的是里子面子全丢了,万万也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竟然是这样尴尬难堪的场景。

  “剩下你了,马家姑娘你能不能告诉孤,孤的女人哪里得罪了你,孤给你下跪赔罪如何?”

  李承泽身上的威压陡然变得强盛凶厉,面容冷峻,言辞刻薄不留余地。

  马家女一下红了眼眶,小姑娘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啊。

  “明明是她欺负我好不好,你为什么要训我啊。你偏心。呜呜呜!都是你,狐媚子!”

  她难堪失落又害怕的哭了起来,此情此景让她没有收场的能力,搞的一团乱,李承泽几句话轻易就拿走了掌控权,错变成了她的。

  慧兰站在李承泽身旁,依旧紧紧拉着他的袖子,身体刻意的往后缩了一下。

  “我不是,我没有……”

  慧兰摇头,缩在李承泽身后藏着,害怕的想要寻求他的依靠。

  “放肆!简直岂有此理。”

  啪的一声,李承泽踏步上前狠狠给了马家女一个嘴巴子,狐媚子这话决不能乱说,严重到会毁了一族人的名声,这是死仇,不死不休的。

  家里养出狐媚子的女儿,一族人的教养都会受到质疑,男婚女嫁都没人要,嫌弃死了。家族门风也会一落千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我看是你的教养太差了,什么话都敢随意攀咬,不是要告状么,走啊,去见你姑姑分辨个道理出来。

  随随便便就诋毁别人一族的名誉,这就是马家教出来的好女儿。”

  李承泽也是勃然大怒,毫不留情的把马家女连打带训,没有丝毫留情。

  “呜呜呜!”

  马家女挨了一个嘴巴子,被吓哭了。

  慧兰也觉得事态有点失控了,不得不抱着李承泽的胳膊,害怕的哆嗦起来。

  “爷,不要去惊扰皇后娘娘,兰儿害怕,我不想挨罚。”

  声音里带着惶恐的哭腔。

  李承泽扭头看了眼惊慌担忧的眸子,慢慢冷静了下来,抿着嘴一时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马夫人匆忙跑了过来,看到女儿站在那里哭,还有太子爷和慧兰,她认得慧兰,别人介绍说她是太子爷的宠妾。

  “问太子爷康安,是不是小女犯了错惊扰了娘娘和殿下。”

  “呲!果然是好家教,上来就打算扣帽子,原来她是得了你马家真传啊。”

  “啊,殿下,这话从何说起啊。”

  马夫人心里咯噔一声,坏了,闺女惹事了。

  “给夫人问安,此事因马姑娘而起,奴才领着良娣从席上退下来准备回东宫,碰巧被马姑娘拦住了,不想说了没两句话,马姑娘就让良娣不要媚上。

  这个……这个罪名咱们东宫实在担不起啊,且不说良娣还是个黄花闺女,根本就没上彤史呢。

  我们殿下也不是个耳根子软的人啊,令千金这话从哪说起呢,我们良娣不认反倒被骂了一顿,马家姑娘还要去皇后娘娘那里告状。

  当着我们殿下的面说良娣是狐媚子,这可是损毁整个宗族名誉的事啊,怎能如此乱说话呢,我们爷才恼了的。”

  小安子站出来一五一十的说明了情况。

  马夫人咽了下口水,用手扶着脑门,只觉得脑袋突突的疼。

  当即转身反手就给了女儿一个响亮的耳刮子,“混账东西,什么污言秽语都敢乱说,谁给你嚼的舌根子?给我跪下请罪。”

  马家女又挨了亲娘一嘴巴子,当场就给打懵了,下意识的跪了下来,眼神直愣愣的,话都不会说了。

  马夫人也跪了下来,磕头请罪,“是我教女无方,都是小女的错,是她口不择言。我让她给娘娘赔罪。”

  说完扭头狠狠拽了一下女儿的胳膊,还拧了一下,提醒她回神。

  “啊!对不起,是我一时被嫉妒蒙蔽了心神,才口出恶言,对不起。”

  马家女这回脑袋清醒了,赶紧低头道歉。

  李承泽看了眼慧兰,把她从身后拉出来。

  慧兰想了想才开口,“算了吧,既然你道了歉我就不怪你了,不过我们以前也不认识这还是第一次见面,不知道你为什么嫉恨我说出如此恶毒之言损毁我丁氏一族的名声。

  这次看在殿下的面子上我可以放过你,不过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也是殿下的人。”

  言下之意是等你进了东宫,要面对我一辈子,躲都躲不掉,以后有的是机会打交道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