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65章想法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055 2020-06-10 08:23:00

  慧兰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让人盯着王琴,她好歹伺候过太子,吃食不要委屈了,不许为难她。

  咱们也没长前后眼还是给自己留一线为好,余宁盯着就行,不用多管。”

  小源子听后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微笑。

  “是。她们的吃食是分开的,二人好像不如以前和睦了,若是份例再区分出好坏来,那她二人肯定要有龌龊了。”

  “后宫女人,哪来的真感情,同伺候一个男人,恨不得对方死了自己上位呢,什么联盟姐妹情,全都是假的,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当不得真。”

  慧兰莞尔一笑。

  “您说的是,背后捅刀子的事还真常见,只是区别于当家人乐不乐意给你撑腰而已。”

  “没错,常吉经常来,你多学点本事,想出头就要有本事,这条在放在哪都适用。”

  “是,奴才明白了。”

  小源子心里很激动,这说明主子想用他呢。

  慧兰其实对底下人管束不严格,都是丁香和秋云在管。

  但无人敢真的触她霉头,她打落李良娣的威风,杀了红玲,杖毙秀云,让于承徽降位,这一系列手段已经让清晖园的奴才心服口服,十分敬畏。

  甭管是不是她做得,但最后得利的人就是清晖园,这就够了。

  秋云因为姑姑云锦是尚宫的关系,很有脸面和牌面,一般小丫头也不敢和她呛声,训斥宫女教导规矩都是她的事。

  小源子得了一两次青眼后主动拦下了院子里很多大小杂事,帮着张罗分派跑腿啥的,干的也相当好。

  慧兰的御下手段是和她爹学的,自己不动,让底下人主动跳出来,愿意攀你的高枝就会主动展露自己的才能,不用你教,你只管给点好处吊着就行。

  你站在高处才能看的清楚,把规矩立出来,底下人自然会遵从,至于他们谁能走到你跟前去,那就各凭本事,最后杀出重围的那个才是你需要的人。

  这套手段和本事她爹用的炉火纯青,包括族人和儿女都是如此,想要好处就各凭本事去抢,去争,最后各人水平心性悟性和资质就能看的很清楚了。

  “至于李良娣么,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于承徽不用理会也不用去踩,和咱们无关。”

  “是,李良娣那头要不要安插个人?这事奴才可以去办。”

  “不用,爷还用得着李家,李家女就不会轻易倒下,我要做的是等,等待合适的机会。”

  李家女必须要死,这是给原主的交代,她欠了原主的债,身体她占了,好处和便宜是自己拿了,心愿就得要给人家完成了。

  慧兰眼里流泻出一丝冷光来,小源子明白李家女必死,主子不会放过她。

  “奴才明白了。书房那头不要乱打听,离远点,老虎屁股摸不得,有些忌讳不能犯咱就离远些。”

  “是。”

  “你去吧,苦修来的东西才最扎实,靠吃药换来的会有隐患。”

  慧兰也算提醒了小源子,她觉得小源子机灵懂事,将来也许可以做自己院子的掌事太监,有意培养一下。

  “是,奴才听主子的。”

  小源子单膝跪地行礼后退了出去。

  这些日子李承泽都没有过来,听说前朝有番邦使者觐见,太子需要跟着皇帝忙乎接见的事,忙的脚底打滑没工夫搭理后院。

  慧兰也没有去打搅他,自己在屋里锻炼拳法刀法,让身体越来越熟悉,直到每一个动作都形成本能的记忆。

  浸泡药浴调养身体,身体内的杂质被不断地剔除,加上细水长流温和的保养,整个人越发美丽了。

  容貌没有什么改变还是原来的眉眼,但气度清澈高华,肌肤白嫩紧致吹弹可破,身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馨香,青丝如瀑,明明美的炫目,却不会让人反感,反而有清灵亲和的美。

  和狐媚妖艳的美完全形成对比,她的美没有攻击性反而阳光澄澈,老少观之都会容颜好感。

  她打算等十六七岁的时候再吃定颜丹,一粒保持十年青春,之前给李承泽吃了一颗,这么美的小郎君容颜衰退老迈那也太可惜了。

  自然是毫不犹豫的给他先吃一颗,保持他的青春美貌,美人如鲜花,娇艳动人时才最美,男人也是一样。

  慧兰今晚用美容养颜的花瓣浴泡澡,放的是玫瑰花还有几种灵花的花粉和露水,起到润泽肌肤保持容颜,调理身体气血之效。

  她泡在温暖的浴桶里,昏昏欲睡,丁香在身后帮她慢慢的擦干头发,在滴上几滴玫瑰发油抹在发尾上,动作轻柔的护理她的头发。

  李承泽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丁香刚想行礼提醒慧兰却被他制止,伸出食指竖在嘴唇上示意她退下。

  丁香红着脸无奈退下了。

  “丁香,加点热水。”

  李承泽将热水轻轻地洒在她身上。

  “丁香,明儿我炖些汤水你给常吉送过去,也不知道爷什么时候来看我。

  听说番邦来了,还要举行宴会呢,真想去看看热闹,番邦的人是不是都是蓝眼睛高鼻梁的。”

  慧兰闭着眼睛和丁香聊天。

  “也有和我们长得一样的。”

  李承泽想了想才开口。

  “啊。”

  慧兰猛然听到他的声音在背后也吓了一跳,她也不会时刻把神识外放,凡人的身体可撑不住那么折腾。

  “爷你干嘛呀,吓着我了,你怎么进来了,你快出去,人家洗澡呢。”

  慧兰不悦的噘着嘴用手盖住胸前,吓人一跳。

  李承泽靠近她看了看桶里,花瓣太多其实什么也看不见。

  俯身在她耳边轻笑一声,“你是我的女人,看看有什么关系,就算没圆房你也是我的人了。”

  声音清润好听,刻意压低了音调,男性的气息围绕在慧兰周围,暧昧的氛围让她羞红了脸。

  “爷,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可答应了会等我长大的。”

  慧兰并不是矫情,而是岁数有点小怕承宠太早对身体不利。

  “可爷有点后悔了,不想等了怎么办?”

  他用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她细嫩的脸蛋,用手波动水面,露出若隐若现的倒影来。

  “爷……”

  慧兰拉长音调声音有些颤抖慌乱的哀求。

花羽容

有推荐加更一下,我是不是很乖,求支持求收藏求票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