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64章盯控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17 2020-06-10 08:15:00

  大氅因为质地厚重而且花样要精致,制作的时间比较长。

  慧兰现在升了品阶,是正三品了,要求就更高了,不提前做根本来不及,何况还不止一身衣裳。

  如今倒是比以前省钱很多,底下人巴结的厉害,不用像以前一样处处都要打赏。按照规定的份例也不敢给坏的,都是极好的东西,这就是得宠和不得宠的区别了。

  慧兰看了眼丁香抱出来的布料,挑选了一些颜色清雅花样低调精致的。

  她一向喜好清雅素淡的款式,奴才们给送来的也多是这样的。

  但越是素淡要求就越是高,她的眼光一向是极高的,无论是屋里的布置还是穿戴打扮都清雅美丽。

  慧兰在潜移默化中努力做回自己,和矫情没有任何关系,一个人不能欺骗世人一辈子,也不可能装摸做样过一生。

  一定要让身边亲近的人知道你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就算不是这样也要找个大家都承认理解的理由改变才行。否则一旦被发现是个两面派会后患无穷,那就只能期盼自己活的久一点。

  在后宫每走错一步都要付出很大代价,自己死是幸运了,万一连累了家族和九族,那罪孽可就太深了,就算是慧兰这个曾经的修士也不敢犯这样的大错。

  正因为她是修士了解的深,才要谨言慎行,一定要护住丁家平安无事,否则灰飞烟灭都是轻松的。

  做不完美的自己,有脾气有缺点,也有让人垂涎三尺的利用价值,未来才能进退有余,让自己过得更舒坦。

  她穿越来神识也受了伤,凡人之躯修炼没什么太大的成就,也就注定了很多东西都要受到严重的限制。

  这也是她改修体修功法的主要原因,如今神魂只能外放三五米,用控物术这样的低阶法术也只能挪动一碗水而已,给井里加水都要来回好几次才能多一些。

  她的行动和警觉性,灵敏度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也就和习武之人的水平差不多。

  不过升了份位以后,她明显感觉到神魂在好转,虽然很缓慢,但确实有好转了,不在那么容易疲惫。

  具体的原因她还不敢肯定,但和李承泽分不开关系,她查阅了一下空间里的书籍,和帝王气数有关。

  随意更改帝王命数是要受到最严厉的惩罚,这一点她很早就知道。

  但若能沾一点帝王气数也是事半功倍的事,不过要小心不能做坏事,否则会遭天谴,帝王气运如同烫手的山芋,这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

  她的优势在于,原主本身就是东宫的女人,不存在强行更改她人命数的问题。

  除了皇帝之外,就是太子有帝王气运了,虽然太子不是帝王,但太子的身份乃是国之根本,牵连着下一代继承人的稳定,所以他也有帝王气数,但比皇帝要弱。

  当皇帝的岁数越来越大的时候,帝王气数会逐渐走入衰弱的阶段,这就是他即将陨落的时候,同时朝堂会出现不稳定,甚至是纠纷争夺的情况,严重还会发生战乱。

  这是帝王之星暗淡无法镇压一方造成的结果。

  此时隐龙逐渐显现,直至代替帝王之星成为真正的帝王,星象再次变换,国家重新走入新的纪元和征程。

  而扶持新帝的人自然就有从龙之功了,家族个人将富贵荣华加身,子孙都能受益,但能荣宠几代就看家族是否有人才了。

  沾光也是有讲究和忌讳的,慧兰这种比较幸运,能顺带沾点光,却不能呼风唤雨,只要不作死坏影响还是很小的。

  这也是她察觉到这些后,依旧愿意留在后宫的主要原因,二么就是目前这样安定的生活她很满意。

  后宫虽然有纷争需要力争上游,但终究都是女人的手段,她能应付。出了宫还有丁家必须要看护,她依旧不能独善其身。

  最后就是不切实际的奢望,修补神魂获得功德和帝王气运加持,也许她还有机会回到自己的世界。

  就算机会渺茫,但不妨碍她去努力。

  夜深了,今儿李承泽说了不会过来,慧兰泡完美容养颜的药浴后,起身。

  “你们退下吧。”

  “是。”

  慧兰合上床围子准备运功修炼了,坚持修炼却不会过于刻苦勤奋了,凡人的资质不会有太大的成就,坚持练习是为了身体健康和保持青春美貌能在后宫过得更好。

  如今这劳逸结合就行不用死磕了,李承泽在她就休息,不在自己就修炼,不会让修炼影响生活和心境。

  一夜到天明,慧兰收功睁开眼,伸个懒腰露出一抹微笑来。

  用灵泉水滴入眼睛,保养双眸明亮动人。

  丁香听见动静端了热水进来给她洗漱。

  “小姐,您画的图样子我拿给针线房了,她们说可以绣,要不了几天就可以做好。”

  “嗯。”

  “今儿早膳有您爱吃的几道点心还有五豆粥和奶卷呢。”

  “下午让做半只烤鸡,桂花酒可以喝了,我喝一杯。”

  特意在酒水里加了灵泉酿制的,应该差不多可以喝了,灵气太高也承受不住,这样细微的灵气就足够滋养调理身体。

  “好,奴婢这就去交代。”

  “嗯。”

  “主子,奴才有事回禀。”

  慧兰一看是小源子过来了,打眼一瞧,不一样了,气息和身体更轻盈了,看样子是入门了。

  “进来吧,小源子看样子你是入门了啊,不错,孺子可教么。”

  慧兰坐在那让丁香给她梳头。

  “多谢主子提拔,奴才没齿难忘,奴才来是有事要说的。”

  丁香手脚麻利的挽好了发髻,只插了一根翡翠的簪子,一对珍珠的银叶耳钉,手腕上带了一根累丝金镶红宝石的虾须镯子。

  慧兰挥挥手,丁香微微躬身退了出去。

  小源子这才上前一步,“奴才发现余宁使人去了坤宁宫了,她是皇后的人倒也不算奇怪,但偏要选殿下不在的时候就耐人寻味了,而且还使了银钱在打听于承徽为什么降份位的事。

  奴才是觉得咱们可以不理会外面的纷争,但不能不知道外面的风雨波动,总要了解一下心里才能有数。”

  慧兰听后满意的点头,“不错,你做得很好,盯着她们,什么都不用做,我们静观其变就好了,东宫自有太子做主,轮不到你我自作主张。”

  “是,奴才明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