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60章投诚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40 2020-06-07 08:05:00

  李承泽却撇嘴冷笑一声,“是皇后给我下毒的补偿罢了,父皇不能扒了她的脸皮只能让我认了这件事,给我司库算是安抚。”

  “不管怎么说也是换了好处回来,那就比什么都没有要强许多,困难时哪怕多一碗面汤也是好事。”

  慧兰笑着安抚他酸涩不甘的情绪。

  “你说得对。”

  李承泽想了想确实这个道理,话糙理不糙,得了好处才是要紧的,别的就先放放吧。

  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茶,顿时唇齿留香,神清气爽,十分舒服惬意。

  “好茶,这是你自己做得。”

  “也不算,是我加了些药草上的露水进去,才有了不同的滋味,您喝着如何?”

  慧兰编了个理由,这种灵茶本来就是普通的茶树,老茶树有几百年了,后来在灵气阵法里被培育成灵茶的,也是无意中的机缘。

  “嗯,相当不错,你手巧泡的茶也比别人好喝几分。”

  李承泽真心夸赞她泡茶的手艺,出类拔萃,普通的茶叶能泡出好茶的滋味来,这就是能耐。

  “那是,我聪明伶俐,美貌大方,不可得多得。”

  慧兰当仁不让把自己夸的跟花一样美。

  李承泽忍不住翻个白眼给她,“不害臊。今儿都在屋里做什么呢?”

  “在刻那个扳指的阵法,修补一下,我已经弄好了,瞧瞧。”

  慧兰将上面的阵法补齐候还加固了防御阵法,做成了新的防御法器。

  李承泽接过玉扳指一看,面貌焕然一新,本身玉的质地就已经很好了,新添加了一些图案后给人一种安定柔和的舒适感。

  图案大气雄浑,让人心里十分踏实,确实很不错。

  “嗯,有点样子了,手还挺巧的,送给孤的?”

  “是啊,我借花献佛送您个礼物,一直都是您照顾我包容我,我除了炼药不会别的,就送个小玩意给您,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慧兰站在他面前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了。

  李承泽拉着她靠在自己怀里,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露出一抹好看温润的微笑。

  “兰儿很懂事,知恩图报是个好姑娘,孤很喜欢这份礼物。孤要的荷包呢,你别以为爷忘了。”

  慧兰被他逗得都笑了起来,娇嗔的拍他一下,“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弄好了,给你看看。”

  去内室拿了一个荷包和一双靴子出来。

  “来试试鞋子合脚不?”

  亲自蹲下身给他换上靴子,这是黑色的皂靴,布艺的靴子,穿上舒服透气,方便骑马,男人多穿靴子,尤其是天冷,基本都是皮靴或者棉靴子。

  李承泽换上新鞋子,在屋里走了两圈,微笑点头,“不错,合脚很舒服,把荷包也给孤挂上。”

  黑色的皂靴用金线绣了一圈简单的花纹做装饰,低调又内敛,美观大方。

  荷包是松花色的,绣了竹枝和云纹,图样简单绣工却极为精巧传神,里面放了些干燥的药草,防蚊虫,提神醒脑的。

  “想不到你绣活这么好啊,还藏着掖着?”

  李承泽一看,这手艺在宫里是能得头筹的人,越了解就越发现她能耐不小,家传底蕴深厚,是个真正的才女。

  平心而论,给他做小确实委屈了。

  “谁还不会绣个花啊,这有什么好说的,大家之女也不靠绣花出彩啊。我懒么。”

  慧兰理所当然的开口。

  “你呀,懒丫头。”

  李承泽满意的看了看荷包和靴子,又忍不住期待她给自己做得衣裳了。

  “衣裳可不能太慢了,过些日子天就冷了,那就穿不成了。孤还等着呢。”

  慧兰瞪圆了眼睛,“你催什么呀,又不是家穷的没得穿了,很快就好,等着。”

  一点也没客气的怼回去。

  “好好,爷等着,孤稀罕穿你的东西么。”

  李承泽不自觉的撒娇。

  “快好了,在等两日。”

  慧兰白了他一眼。

  “兰儿最乖了,陪我歇一会,今儿起得早累了。”

  李承泽像个孩子一眼拉着她的手回屋歇个晌,慧兰也由着他了。

  下午睡醒人就走了,外头还有别的事呢,说是大皇子邀请他去府里喝酒。

  慧兰没事可做就在屋里给他做衣裳,说好了给他做一身好看又飘逸的衣裳,总要哄好了才行。

  素白的右衽雪缎长袍,镶了二尺蓝色缎面宽边,上面绣了防尘的符文。

  外罩一层浅蓝色的轻纱,上面也是防尘和福纹的符号,轻纱飘逸搭配白色的绸缎,腰间系了同色的腰带,应该是非常飘逸好看的一身。

  这是她特意改装设计后的胡服,也叫侠客服,分男女,样式变动不大,但非常利索显得飘逸好看。

  还有一些收尾的符文很快就完成了,等他回来送给他,应该能满意。

  因为颜色浅,特意绣了防尘的符文,好看又能保持干净。

  慧兰把衣服挂在架子上,丁香和秋云进来了。

  “这是给殿下绣的么?”

  丁香和秋云端了水果进来,看到了露出惊喜的表情。

  “怎么样,还行吧。”

  “真好看,爷那么俊逸潇洒,穿上这身肯定俊美飘逸,姑娘手艺是真好啊。”

  秋云是宫女,见过不少绣活厉害传神的绣娘,但感觉都没有慧兰绣的好。

  “终于弄好了,给我熨烫一下,回头送给殿下,我也巴结巴结他。”

  慧兰伸了个懒腰。

  “好,交给奴婢吧,轻轻熨烫一下就可以了。主子要沐浴么。”

  “嗯,沐浴吧。”

  让丫头服侍着,她要药浴然后再沐浴了,一直坚持着,这些日子效果越发明显了,肌肤紧致嫩白莹润生辉,青丝乌黑柔亮像缎子一样。

  容貌只是其中之一,让她凸显的是方方面面的保养,让她整个人越发精致,倒是美貌更胜从前。

  李承泽喝了酒从大皇子府出来,在宫门口不远处遇到一个人拦了他的马车。

  常吉问了才知道是丁家的大少爷,丁思淼。

  李承泽掀开帘子,“你是兰儿的哥哥?”

  兄妹二人容貌长得都特别好,能看出几分相似来。

  “正是,给太子爷问安,在下唐突了怕等不到殿下,已经在这里守株待兔两日了,只是有些小事要麻烦殿下。”

  “哦,说吧。”

  “是这样的,妹妹进宫时家里困难,并没有带很多银钱,前儿公公来家里传话,爹娘深感愧疚,我想着送些银钱给妹妹。

  又进不去宫里,干脆就来这等着殿下了,求殿下给带进宫里去,也是我们疼妹妹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