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58章丁家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1942 2020-06-05 08:05:00

  丁思淼坐在书案前,望着那封信,久久沉默着。

  小厮站在一旁询问,“少爷,吃点东西吧,还看书么?”

  “把药拿来,这是兰儿给我吃的,我要考个好名次,也好给她涨几分脸面才能对得起她的付出。”

  “是。”

  小厮把所有的药都拿了出来,上面没有药名只有记号,他也不知道都是怎么吃的。

  慧兰在信上都做了交代,药该如何吃都写的很清楚了。

  丁思淼看了看药瓶分别倒了两粒药出来一口气吃了。

  慧兰真没委屈这个便宜哥哥,给的是真正的洗髓丹,连太子都没有吃过。

  主要是出宫不方便,再一个就是药浴很麻烦。

  丁思淼吃了洗髓丹就让小厮去准备热水他要沐浴。

  还有固本丹是固本培元,强身健体的,丁思淼不练内家功,只是学了外家功和骑射强壮身体,所以吃这个就够了。

  平时保养吃培元丹就可以了,还给了一些其他的药,考试的时候提神醒脑以及补益身体等药物都有准备,用法都写的很清楚。

  信上就交代了一句早做决定,再就是交代哥哥药该怎么吃,没说多余的话,也没有问候亲娘和妹妹丁蔓萱,这才是丁大人心情很复杂的原因。

  第二天丁思淼觉得浑身上下都轻便了许多,人也卸掉了厚重的包袱,隐约明白了妹妹暗示他的用意,她是靠着这手炼药的本事得到了太子爷的看重。

  当即去书房找了父亲。

  “你来是为了你妹妹的事?”

  “是,恳请父亲别丢下妹妹,我们已经牺牲了她一次,就不能再丢下她了。

  我前儿才听说,李家女把妹妹折腾的大病一场还不给饭吃,差点就要了她的命。

  要不是太子爷怜惜妹妹,给换了个院子,怕是现在我们只能得到妹妹的死讯了。

  我知道您觉得妹妹凉薄,可是最先凉薄的人是我们啊。

  二妹得了兰儿的嫁妆,得了她的好亲事,可兰儿有什么呢,拿着一千两银票进了宫九死一生,这就是丁家给她的支持,她原本不必进宫的。”

  丁思淼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以前和二妹关系也不错,但自打慧兰进宫的事成定局后,他对二妹再也没有好脸色,几乎成了陌生人。

  甚至对母亲至今都有很深的怨言和不理解,多疼爱一个孩子就这么难吗。

  他坚持认为是丁蔓萱在母亲耳边嘀咕了什么,导致母亲不愿意弥补妹妹,对丁蔓萱也算是斩断了兄妹情份。

  丁大人叹口气抬起头,“我知道你埋怨我们非要让兰儿进宫,还允许你母亲夺走她的嫁妆和亲事。

  有些事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并不是为父宠妾灭妻疼蔓萱不疼你妹妹,并非如此。

  这不光是我和你娘的决定,是族长的决定。他希望咱家有个人能进宫,能让丁家再进一步,我丁氏一族能有鱼跃龙门的机会。

  固然靠裙带关系不光彩,可若是连机会都没有,你我乃至于丁家何谈前程呢。

  你认为蔓萱进宫合适么?就那点小心思也就骗你娘还行,进了宫只有送死的份。

  论大气和大局观以及聪慧隐忍懂事,蔓萱哪一点比得上你妹妹。”

  丁大人作为当家人,心里自有一本账。

  丁思淼低着头声音哽咽,“那爹打算下一步如何,我一定会考个好名次回来。

  爹,妹妹的意思是太子目前有困难,让我们酌情帮衬一把,您觉得呢。”

  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改变不了事实,还不如冷静下来替妹妹多谋划一点家族支持跟实惠。

  “帮是肯定的,但投诚也要选择一个好机会,让太子知道我们丁家也是有用的,能用的,而不是简单的去递拜帖。

  你妹妹说她想求太子给你说门好亲,她为了你牺牲很多,淼哥啊,你心里要有数。”

  “我知道,爹放心我会努力的。那妹妹在宫里……”

  “暂时不用担心,她和你母亲妹妹生分了,已经无法弥补,目前她过得好不用进宫去打搅她。

  有时候弱势也是一种优势,能让太子爷怜惜她,对她才是最有用的。我们在外头使劲就够了。放心日后她需要银钱不会亏了她的。”

  “既然爹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不过对蔓萱要严加管教,妹妹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此时此刻还敢耍心眼,出了门子不知道要惹什么大祸呢。”

  他很不痛快的怼了几句。

  “嗯,我去请嬷嬷了,等嬷嬷到了再好好教教她规矩,我会跟你娘好好谈谈的。”

  丁大人只有丁思淼这一个儿子,给予了无限的期望,自然对他的要求都比较重视。

  “是,那儿子去读书了。”

  “去吧。”

  丁大人点点头。

  丁大人想了想放下书本,回内院找夫人谈话去了。关于大女儿慧兰的事必须要开诚布公的好好谈谈了。

  “老爷,您找我有事吩咐吧,去倒杯茶来,你们下去吧。”

  丁夫人和他夫妻多年,如何不知道丈夫的心思和性格呢。

  “我来找你谈谈兰儿的事,你知道了吧,兰儿差一点死在李家女手里。她不在是那个单纯好欺负的小姑娘了,她变了。”

  丁大人低着头长叹一声,十分心痛,奈何这是族长的决定,连他也不能违抗。

  “我知道,她埋怨我不疼她,夺了她的嫁妆和亲事,甚至连疼爱都不肯多给她几分,我让她失望伤心了。”

  丁夫人眼泪默默地流淌,疼是很疼的。

  “蔓萱小心思太多了,你要好好地教导,不然出门可是要惹祸丢人的,不允许她打兰儿的旗号张扬跋扈。”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晓得如何做。”

  “嗯,暂时不要进宫,免得影响了兰儿。”

  “是,老爷,我给兰儿准备了一些银钱,你看……”

  “给我吧,我回头想办法找人带进宫给兰儿用。”

  “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