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57章去信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099 2020-06-04 09:54:41

  慧兰给李承泽倒上酒,菜味道还不错,二人一边喝酒一边闲聊,多数都是慧兰说,他听着居多,偶尔附和两句。

  吃过饭,李承泽问她,“还想去哪里玩?孤带你去玩。”

  慧兰摇摇头,“不了,早点回宫才是真的,倒是有件事拜托您帮我办了。”

  “说。”

  “我哥哥明年就要科举了,我惦记着他读书的事,给他做了药,固本培元的,写了一封信带回去给父兄交代了几句,别的就没事了。”

  慧兰拿了一封信,信封是开口的没有封上,没写任何秘密,不怕看。

  还有几瓶药,瓶底做了记号,是留给哥哥的,吃了强壮身体,免得科举会拖垮身子,提前保养一下。

  李承泽看了眼信封,微笑点头,“好,孤让小安子去给你办了。”

  慧兰拉着他的手,“求爷给个恩典,让常吉跑一趟吧,也好让哥哥放心。”

  原主就惦记两个人,外祖母和亲哥哥。

  李承泽明白她希望哥哥放心科举,将来有前程。

  “好,常吉。”

  “奴才在。”

  常吉推门进来,低头回话。

  “你受累给兰儿跑一趟丁家,把这封信交给丁大人,还有这几瓶药给她哥哥,把丁氏升了份位的事说说,免得他们父兄担心。”

  常吉看了一眼慧兰,见她起身朝自己施礼,吓得赶紧让开不敢受她的礼。

  “良娣您折煞奴才了。”

  常吉弯腰恭敬的客气着。

  “常公公,替我传句话,我盼着能听到哥哥金榜题名的好消息,我在宫里一切安好,勿念。”

  “是。”

  这一句就够了。

  “你去吧。”

  李承泽朝常吉示意。

  常吉拿了东西就走了。

  李承泽扭头拉着她的手,温柔的询问,“怎么不和你娘她们说一句呢。”

  “大家各自安好就够了,一千两是她给我的态度,我不需要再有什么奢望了。我不怨不恨,只是缘分浅薄罢了,不必强求。”

  慧兰微笑回复,本来也和我没关系,就是替原主心疼,也不必强行联络感情了。

  李承泽明白她的感受,不是和解,而是算了吧,是彻底放弃了,一如当初娘放弃了女儿是一样的态度。

  握着她的手,越发觉得他们同病相怜,是同样的人。

  “你受委屈了。”

  慧兰摇头,“爷,说不出口的委屈才最委屈。我倒觉得爷比我还委屈呢。

  偏偏世人都认为您是因为皇后和马家才得了太子之位,却没看到是您本身足够优秀才脱颖而出的。

  将来还要背负马家无限的恩德,您才是真的委屈呢。”

  李承泽失笑摇头,拉着她的手亲了亲,“这么讨好孤,也没有奖励给你。”

  不承认也不否认,男儿有泪不轻弹,得了便宜的人总是他,那就没必要矫情了,有苦咽进肚子里就是了。

  慧兰白他一眼,“瞧你把我看扁了不是,我是那样势利眼的人么?”

  李承泽认真的点头,“你就是个势利眼,孤能肯定。”

  慧兰被气的噎住了,抓住他的手咬了一口,“坏蛋,我就不该心疼你,好心没好报!”

  笑闹着倒是把不愉快给驱散了,瞧见她重新恢复了活力四射的样子,李承泽才松口气,带着她坐马车回去了。

  常吉带着东西去了丁家,他来了自然是全家老小出来迎接才对。

  丁大人抱拳施礼,很客气的询问。

  “给常公公问安,问太子爷康安,敢问公公可是太子有什么吩咐?还是小女出了什么事吗?”

  脸上有了情不自禁的忐忑和慌张的神色。

  常吉微笑回礼,“丁大人误会了,杂家是得了吩咐来传话的,良娣最近高升了,升做了三品良娣了。

  殿下喜欢良娣懂事乖巧,丁家教女有方,太子命杂家走一趟,替良娣问候父兄。

  这是良娣给您和丁少爷的信,这些是带给大少爷的药,是良娣亲自做的,良娣有句话带给您二位。”

  丁大人拿着信回过神来,“您请说。”

  “良娣说,女儿在宫里一切安好,盼着听到哥哥的好消息,勿念。”

  “多谢公公辛苦跑一趟,多谢殿下包容小女。”

  丁大人接过夫人递过来的荷包塞给常吉表示感谢。

  常吉愉快的收了,“大人放心,良娣日子过得很好,太子爷宠着呢,无子也给升了份位,可是头一份的脸面。”

  “是,多亏了太子爷照拂了。”

  “好了,杂家回去了,不送了。”

  常吉替慧兰传过话这就要回去了。

  “不敢留公公,慢走。”

  丁大人再次鞠躬送走他,这才回身让关上门。

  丁夫人急切的询问,“老爷,兰儿信上写了什么,你快看看。”

  丁大人点点头拆了信看,看完后凝神沉思。

  “爹,妹妹说了什么。”

  “没有任何秘密,就是叮嘱了几句,另外让我不要随意决定你的婚事,她会等你金榜题名后求太子给你说门好亲事。

  这些药也是给你的,上面说了用法,让你保养好身体。”

  丁大人看了信,心情有些复杂难言。

  丁夫人和站在一起的丁蔓萱等了半天也没见提到二人有些着急了。

  “没了?”

  “爹,姐姐没有提到娘吗,不该呀。娘日日惦记姐姐的。”

  丁大人深深的看了眼小女儿,脸色严肃,语气也不好。

  “不要再耍心眼了,你夺了你姐姐的婚事,抢了她的嫁妆,你认为她应该以怨报德吗?

  天真!若你以后不想过好日子,尽管出去乱说。

  能让太子爷贴身的大太监来传话,就知道她在太子面前是有几分脸面的,这是对我们的敲打和警告。

  以后出门不许打娘娘的名号做事,说话也给我小心点,否则别怪我将你逐出丁家。”

  丁夫人脸色有些苍白,神情萎靡恍惚。

  “是。”

  丁蔓萱低着头应声,不敢犟嘴了。

  “也不用进宫了,不打搅就是最大的帮衬了。”

  丁大人懂了慧兰的意思,她和丁家缘分浅,别要求太多了。

  “爹,我回去读书了。”

  倒是丁家大少爷丁思淼冷淡又理智的交代了一句,拿着东西和信就走了。

  丁大人看了自家夫人一眼,摇头叹息,什么也没说也走了。

  他在想信上交代的事,慧兰让他要做决定,雪中送炭情义深,约束好族人,支持太子是唯一的路,目前丁家没有能力中立,只能选一头跟随。

花羽容

求收藏,点击和票票,喜欢的朋友支持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