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54章禁忌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18 2020-06-01 08:15:00

  当夜李承泽留在清晖园休息了,一夜好眠。

  慧兰这里的锅炤热火朝天,而于承徽于氏那门庭冷落了下来,原本份位还能撑住场面,现在被接连惩罚后,更是寥落了。

  院子里的奴才有能耐的都走了,实在没能耐的不得不留下来,干活却不尽心了,混日子就算了。

  于氏自打秀云死了之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一下子就垮了,贴心的丫鬟被杖毙了,自己被太子和皇帝接连赏嘴巴子,连于家也被训诫了。

  她知道自己彻底完了,再也爬不起来了,给太子爷下药,太子恨死她了,绝不可能再宠她。

  更让她恨到极点的事,一个没有承宠的小丫头竟然补了她的份位,竟然也踩在她头上了。

  明明论才学丁氏不如自己,容貌也欠缺自己一些,家世更是不如自己,甚至于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怎么就输给她了呢。

  于承徽坐在窗口边,见到下人们嘀嘀咕咕,还朝自己的窗户鄙夷的吐口水,一脸的愤恨不满,她只能讥讽的冷笑两声。

  倒是李氏李良娣听了却是哈哈大笑,“太好了,让你跟我斗,简直大快人心啊。”

  李良娣笑的痛快,其实两人现在的状况是半斤八两。

  唯一的区别是,李家是武将,皇帝还要用,没降李良娣的份位,算是给点脸面吧,宠不宠的皇帝可不管这些。

  慧兰算是苦尽甘来了,第二日一大早就起来了,趴在床上闹腾李承泽。

  用手轻轻地去摸他的睫毛,还在心里一个劲嘀咕,一个大男人睫毛这么长,快赶得上我的了。

  李承泽被闹得没办法了才睁开眼,拍了她小屁股一下。

  “起这么早干什么,让我多睡一会。”

  “天都亮了,今儿有好吃的呢,吃饱了我们出去玩,回来我给你按摩好不好。”

  为了能出去玩,慧兰也算是用尽了手段。

  李承泽失笑,无奈的摇头,“你呀,真是折腾人。”

  “嘻嘻!殿下,你最好了,我多久才盼来这么一次,求你了,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保证听话。”

  慧兰举起手就差发誓了。

  “好好,磨人精,起来了,常吉,洗漱。”

  李承泽也被她闹醒了,不得不爬起来让常吉伺候着。

  常吉和丁香秋云端了热水拿了衣服进来给二人洗漱换装。

  慧兰要出宫只能打扮成宫女了,要重新梳头换上衣服。

  李承泽就方便了,换了一身浅蓝色绣竹枝的右衽斜襟窄袖锦袍的侠客服,将头发全部抿了上去梳起来,看着英俊潇洒,俊美无双,颇有些缥缈的气质。

  慧兰最简单,简单的宫女发髻,用缎带绑头发,一身浅蓝色的中腰宫女裙。

  “嗯,像那么回事。”

  慧兰殷勤的伺候李承泽吃了早膳,这才带着一起出了门。

  太子出门也没人敢多问一句,顺顺当当就出了宫。

  等离开宫门,慧兰挑了车帘往外看,开心的像个孩子。

  “哎呀,我又出来了,哈哈哈!”

  “有这么开心么?”

  李承泽不太可理解她的心思,送她金银珠宝也没见多兴奋,反倒是出来玩高兴的像个傻子一样。

  “你不懂,我以前经常出去玩,上山采药,进村跟外祖母去诊病,长年累月在庄子上住着,撒欢的玩。

  我告诉你,我上山爬树,下河凫水没有我不会的,我还跟我表哥去赌坊玩过呢,不过回来表哥就被我舅母狠狠打了一顿,哈哈哈!”

  她捡了原主小时候有趣的事说了说。

  “你倒是养的不娇气。”

  李承泽也喜欢她的性子,开朗活泼大气,容易满足,一点小事就开心的不行。

  “那当然了,我耳聪目明,赌术很厉害的,不过外祖母不让我用。”

  这个是她自己的本事。

  “你呀,有时候真像个假小子,皮得很。”

  他用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亲了亲。

  也发现她的性格有时候极其坚毅勇敢,像个男儿一样果决,心思玲珑剔透。

  却又放得下富贵权利,拥有淡薄致远的一面,从那副画就很能看出端倪来。

  “我只是爱玩了一点。”

  慧兰不好意思嘿嘿笑了。

  坐了马车先去了一家酒楼,并不是上次去的那家,换了一家,地方略微有点偏,但还算好找。

  他们将马车停靠在酒楼的后院里,李承泽下了车一把将她抱下来。

  “这是酒楼么?”

  “也算,也留人住宿,这是我自己开的一家店,也算我的产业,林家人帮我照看着。”

  李承泽倒是没有隐瞒她。

  “林家人,哦,我记得是你外祖家。好像是官居三品,不低啊。”

  “嗯,是不低,不然我娘也不能做美人的份位了。只是因为我被皇后抚养长大,林家行事很低调,不争不抢,怕连累了我,总得先保住我让我活下来吧。

  成年后我能出宫自由些了,才有机会和林家人接触,我在宫里的一些人手,都是林家早年的人脉。”

  “哦,这家店就是你和林家开的?”

  “对,我在宫里虽然是太子,实际上皇后根本不管我,只要我活着就行,却希望从我身上得到更多的好处,尤其是银钱方面尤其是紧张。

  后来还是林家偷偷和我联络,替我开了这家店作为联络的别院,让我手里宽送些,有了钱有些事才好办。”

  李承泽拉着她的手进了屋,细细的跟她讲解这里面的缘由。

  “林家很有钱么?”

  “对,林家有个旁支兄弟,早年是经商的,林家其实底子薄,出了我外公这个有才华的人物做到了三品官,实际上以前是商人出身。

  林家别的不多,但钱确实不缺,这些年一直改换门庭还算成功,本来想着送女儿入宫,求着能再进一步,哪怕是个女儿也是好的。

  没想到因为生了儿子丢了命去,连我也被皇后夺走了,林家无奈蛰伏下来。

  但因为我外公好歹也是三品大员,也是能干有实力的人才,加上我父皇重用他来压制皇后,免得我被虐待,这些年我才没有过的很艰辛。”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林家怎么会轻易放弃一个才学兼优的太子爷呢。原来是私底下联络,那皇后知道么?”

  “知道一点,但也不在乎太多,马家和林家可不是一个档次的,捏死林家还是很容易的。

  不过皇后对我的掌控也十分厉害,你也知道她给我下毒的事了,就可见一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