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53章巴结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055 2020-05-31 08:10:00

  慧兰得知明儿太子要带她出宫玩一天,别提多兴奋了,亲自去端了药膳汤过来。

  这里头加的是灵药还有灵泉,是她亲自配药炖煮的,本意是为了讨好他,这回刚好派上用场。

  “爷,先吃饭,最后喝汤,保你满意。”

  “哦,有什么讲究?”

  李承泽笑着看她一眼问了。

  “这是上好的药熬得,有年份了,提前喝我怕你没时间吃饭了,喝完要运功,您会感受到好处的。”

  她很得意的朝他挑眉坏笑。

  李承泽用手点点她,“你呀真是拿我当试验品呢。”

  “怎么会,你说你得了好处没?我是不是死心塌地的对你好?做人可得讲良心啊。”

  慧兰毫不犹豫的卖惨博同情,开玩笑么,力气不能白出,一定要用在刀刃上。

  “对我好是真的,不过死心塌地么有待商榷,哼!你可别糊弄孤不懂,你呀小心思最多了,最奸诈。”

  朝她哼了一声,白她一眼。

  慧兰撇嘴嘴里无声的嘀嘀咕咕,还挺狡猾的。

  “你嘀咕什么呢,赶紧吃饭。”

  “哦。”

  李承泽给她夹了菜,喜欢看她吃饭狼吞虎咽的样子,瞧着都香甜,自己都能多吃半碗饭。

  慧兰可不管他想什么,先把自己照顾好才是真的好。

  吃饱了饭才给他盛了一碗汤,甜甜的笑着献宝,“尝尝。”

  李承泽看她一眼,端起碗慢条斯理优雅的品着,微微点头,虽然是药膳汤,却一点也不难喝,反而十分好喝。

  好像是有水果还是什么,清新的甜香味,冲淡了药的苦涩,味道很好。

  “味道不错,你这本事确实厉害啊。”

  越接触越发现,于炼药和调理身体一道上,慧兰真的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起码他还没见过哪个太医或者嬷嬷能比她厉害的。

  要知道能成为太医都是有两把刷子的人物,手艺没的说,都是翘楚。

  他隐约能感觉到,慧兰不管炼药还是医术都很厉害,只是她孩子心性重,不愿意给人看病。

  不知不觉喝掉一碗汤,只觉得腹内渐渐温暖了起来。

  “再喝一碗吧,这汤里的东西很昂贵。”

  她加的灵药和灵果,巧妙的搭配炖煮后不但味道极好,而且药效也特别棒。

  “嗯。”

  李承泽感觉到好处了,和于氏下药完全不同的感受,是真的感觉丹田温暖舒服,浑身的经脉都开始舒展了。

  又喝了一碗汤,才放下碗。

  “去里面运功,吸收药效半个时辰就可以了。”

  慧兰交代了一声。

  李承泽起身快速往内室走,他已经感觉到浑身的血液在流动,热度开始升高了。

  慧兰没喝,很遗憾她身体承受不住,原身底子不好,且资质不高,不能这样大补,只能细水长流的慢慢温补。

  “小源子。”

  “奴才在。”

  “还有一碗汤赏了你喝吧,喝完去练习我教你的内功心法,能吸收多少看你本事了。”

  慧兰之前扔给他一本书,里面是武者学习的内功心法,和李承泽修炼的仙法完全不同。

  小源子是太监只能修炼至阴至柔的功法,和女性功法还不一样,所以是单门挑出来给他的。

  “多谢主子赏赐。”

  小源子跪在地上磕了头,端了汤盅下去了。

  “要尽快喝掉不然药效会流失,功法不要运转错了,会走火入魔。”

  慧兰淡淡的提醒一句,她需要有自己忠心的奴才守护,光靠她和丁香是不够的,完全寄托于李承泽,那就是笑话了。

  “是。”

  小源子应了一声就退下了,剩下的事慧兰就不管了。

  也没打搅李承泽,自己去书案前把剩下的画画完,既然他喜欢就画出来给他玩去吧。

  等李承泽运功出来后,慧兰也画完了,在那看画。

  “爷,你觉得怎么样?”

  “好得很,顶得上五天的修习呢。你怎么不喝?”

  “我身体底子太差,天赋也低,我只是图个强身健体,身姿灵活能自保就行。那个药对我来说太刚猛了,喝不得。

  你也不能老喝,隔些日子喝一次是可以的,根基要靠自己苦修得来的才是最扎实的,靠药物终究有隐患。”

  慧兰也是解释为什么之前不给的缘故。

  李承泽笑着走过来,摸摸她的脸蛋,一脸的疼爱和宠溺。

  “傻丫头,我既然都喝了就不会怀疑你,也知道你肯定有你的用意,怀疑谁也没有怀疑大夫的道理啊。

  你说的我懂,我习武多年,很早修习内家功,师傅早就跟我说过。

  药汤只是辅助气血之物,不能常用,越用效果越差,会产生耐药性,这点道理我还是知道的。

  你心里有我,在意我的安全,我怎么会不懂你的苦心呢。”

  慧兰抿嘴笑了笑,我是怕你死了我做寡妇,再就是我真的喜欢你的皮相,嗯,我喜欢强壮的爷们,不喜欢太文弱的男人,嗯嗯。

  “你记得我对你最好就行,明儿带我去玩,你请客啊,我可没钱。”

  慧兰摇头否认自己有钱,其实李承泽几次打赏她钱,都没花完呢。

  李承泽无奈的叹气,“爷也没少了你吃喝用度,你怎么这么贪财呢。”

  “银钱谁不爱啊,钱难道咬手么?”

  以前我喜欢灵石,现在我喜欢银钱,没毛病啊。

  “你呀,钱不够跟孤说,爷还养得起你。”

  李承泽摇头失笑,这丫头真是个孩子心性,怎么这样喜欢银钱。

  他看慧兰画完了这幅画,站在那里欣赏,喜欢的不行,画的真是极好,难得一见的好画,最要紧的是她随心所至画出来的,并不艰难刻意,这才是真正的高水平呢。

  他越看越喜欢,扭头望着她双眸明亮愉悦,“送给孤好不好?”

  “你真喜欢呀,那就拿去吧,我怎么觉得没那么好呢。”

  这还是真话,她没觉得有多好,是因为见过更好地呀。

  “也不知你见了谁的画那么好,可爷觉得你画的比那些声明在外的名家画的都好,这份淡薄致远的心就极为难得了。”

  “您把我夸的都感觉不是我自己了,我这人贪财小气,还睚眦必报,您记住这个实在点。”

  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遭到了李承泽在脑袋上敲了她一枚爆栗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