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50章降位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083 2020-05-28 08:15:00

  李承泽下了课先去了南书房见皇帝。

  “父皇圣安。”

  “嗯,起吧,你的功课做了么?”

  “已经做了,夫子都检查完了,尚可。”

  意思是没问题。

  皇帝点点头,“承泽你送的安息香效果不错,若有再给朕拿点来,能让朕多睡一会。”

  “好,明儿我给父皇拿来。父皇最近气色看着确实好多了,儿子盼着您身体康安。”

  “你有心了,睡得好身体缓得快。朕听说你前阵子打了于家的姑娘?”

  于家好歹是三品官,皇帝不可能忘记的。

  “儿子不好意思说,确实有缘故。”

  李承泽俊逸的脸上瞬间变得铁青,抿着嘴犹豫要不要说。

  “哦,可是犯了大错?”

  皇帝只是听太监说了一嘴,并没有仔细问缘由,这点事不至于要责问儿子。

  “她给儿子下药,想要留住我,但那日我有功课要做没有留宿,结果就事发了,儿子就宠了母后送来的王氏,奉仪。

  我一生气就让人打了她,杖毙了她的丫鬟以示警告。”

  “什么,下药?混账!这皇后选的都是什么人啊,还三品官的女儿呢,简直是……”

  皇帝一听露出愕然的表情,随即生气的将手里的茶盏摔在了书案上,暴跳如雷。

  是个人都给爷们下药,出事可怎么办?

  “我顾忌到母后和于家的脸面,并未直说,只是说她犯了儿子的忌讳,让人掌嘴二十,我当时实在是生气,事发突然,太难堪了,儿子没脸给您说。”

  李承泽脸都涨红了,他本身年岁也并不大,遇到这样的事怎么可能不生气呢,丢死人了,牛不喝水强摁头啊。

  皇帝也抿着嘴气的脸都黑了,“河广,你去传朕的旨意,降于氏,她是几品来着,将为正六品承徽,掌嘴二十,去于家训诫。”

  他忘记了于良娣是几品,直接降份位了,这简直狠狠扇了于家的脸面了,没有大错的情况下,都是略作惩罚,轻易不会降份位的。

  “是,奴才记得于家女是正三品良娣的,和李家的女儿是一起获封的。”

  于河广,是皇帝伺候几十年的贴身大太监,也是内廷太监总管。

  皇帝冷着脸斥责,“这两个都不是好的,一个狠毒没脑子,一个就下作。真是……”

  李承泽眼珠一转,就说了,“父皇,要说我宫里还是那个丁良媛最乖巧懂事,她就是皇祖母当初一眼看中了给了儿子的,李家的那个差点把她害死,后来儿子给她挪了个院子。

  几乎不出院子,很懂事,见儿子失眠就做了安息香,她外祖家是世代行医的,这丫头会一点炼药的本事,虽然粗陋但做个小玩意还行。”

  皇帝恍然,“哦,是她做得安息香啊,嗯,还是太后选的人更好,既如此朕不白占小丫头的便宜,良媛是吧,那就升一升份位算是朕奖赏她了。

  正好让她补位三品良娣吧,也算补偿她了。”

  “多谢父皇疼儿子。”

  李承泽大喜立刻跪下来谢恩,总算给那丫头升了份位了,正三品以后就可以自己养孩子,份位略高也省得被人欺负了。

  “河广你去宣旨吧。来年就要选秀了,看样子该给你进几个人了,这怎么一个个都如此不懂事呢。”

  皇帝也皱眉了,皇后选的人都不咋地,远不如母后眼神好呢。

  李承泽尴尬的笑笑,“儿子听父皇安排。”

  “嗯,太后想你了,你去看看你祖母。”

  “是,儿子这就去打算过去看看皇祖母呢,给皇祖母带了药贴,她的腿疼听说缓解了不少,我算着药贴差不多用完了,再送些过去。”

  “哦,这个药贴也是那个丫头做得,姓什么?”

  “丁家的姑娘,进来的时候年岁还小呢,还没来葵水,我多去了几次,就图个清静。”

  李承泽刻意解释了,其实没怎么过分宠,我就想睡个踏实觉。

  皇帝听了哈哈大笑,“嗯,是个懂事的,你明儿把那药贴也送几贴让朕也试试。”

  “是,儿子明儿给您拿过来。”

  李承泽用慧兰做得东西讨好了父皇,也拿到了好处就是了。

  从书房退出来,去了慈宁宫,哄着皇太后吃了药歇下才出来的。

  而于河广去了东宫宣旨,先去了于良娣那里。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于良娣品行不端,动用禁药,掌嘴二十,降份位为六品承徽。”

  于河广使了个眼色给一起来的小太监,两个小太监上前扭住瘫软的于良娣,拿着御板直接开打,啪啪啪的声音听着都觉得疼得慌。

  这次于良娣什么都没说,皇帝的旨意岂能质疑,现在已经是六品于承徽了。

  打完后于河广扬长而去,多一个眼神都不会给她。

  紧跟着就去了清晖园,得了消息,慧兰第一时间出来跪在地上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上赞丁氏品德端方。端庄明慧,特赏赐嘉奖份位,升为正三品良娣,丁良娣恭喜您接旨吧。”

  “妾丁氏叩谢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嗯。”

  慧兰叩谢完才起身,给丁香使了个眼色,丁香拿了个荷包上前。

  慧兰优雅的行礼,“多谢于公公跑一趟,劳您辛苦了,这是喜钱请您和身后公公们喝茶。”

  态度恭敬不敢有半点不妥,在皇帝跟前的人作死,那你肯定能死透透的。

  于河广眼不过是朝后面瞄了一眼,身后的小太监接过来道谢。

  “多谢丁良娣,给您道喜了。”

  “谢谢啦,让大家辛苦跑一趟,我请大家吃茶。”

  “嗯,得勒,杂家还要去于家训诫呢,先告辞了。”

  “不敢耽误公公的要事,公公慢走。”

  慧兰再次规矩的行礼把人送走。

  等人走了,她也松口气,丁香和秋云等人也凑了过来。

  “恭喜主子贺喜主子,您高升了。”

  “大家同喜,院里的人每个人赏赐二两纹银,多加一个月的月例钱,大家都辛苦了,以后大家要紧守规矩,好生做事,少不了大家的好。

  爷的规矩严,出去了也别乱嚼舌根子,我这容不下墙头草。”

  “是。”

  众人立刻起身应答。

  小源子凑了上来,跟着一起进了屋,低声禀报,“于良娣被降了份位,六品承徽,还挨了嘴巴子,如今晕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