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47章哄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37 2020-05-25 09:02:35

  太子的旨意谁敢违抗,何况打板子就是要扒裤子的,这不光是身体的惩罚,也是脸面的扒皮,让人身心受辱,永远记住这个教训。

  一般给点银钱疏通,太监就不脱裤子了,手底下有点轻重,半个月就能好了,否则骨头都能打断了。

  太子说了杖毙,太监不敢留手,几板子下去人就喊不出来,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秀云,呜呜呜呜!”

  于良娣被打的说话都大舌头了,哭喊着爬向秀云,这是陪嫁丫鬟,打小一起长大的,有感情。

  秀云费力的抬眼看了眼于良娣,又闭上了眼睛,脑袋一歪就没气了。

  太监摸了一下鼻息和脉搏,朝常吉点点头。

  “送去焚化了吧。咱们走。”

  常吉冷笑一声,没见过这么愚蠢的女人,竟然敢用这招。

  其实要是没有前头生气的事,哄着李承泽留下来过夜,也就是顺理成章了,未必能发现。

  可没想到李承泽烦她那个矫情做作的劲,压根不愿意留宿,这才被发现了。

  原意于良娣还准备了酒水呢,两杯酒下肚,爷们来了兴趣也是常理之中的事,谁知道事情会拧了麻花呢。

  于良娣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死了丫头遭了厌弃,她不敢去想明天的日子该怎么过。

  李承泽被人下药气坏了,一连半个月都在书房歇着,谁都没叫。

  慧兰也没让人去喊人,乖乖的在屋里玩,练武练字读书,泡药浴锻炼身体,效果越来越好,她心情挺高兴。

  一直到李承泽忙完了,那股憋屈劲也散了,才想起答应了慧兰来喝药膳汤呢,这才姗姗来迟了。

  一来就看到慧兰蹲在地上抱着酒坛子,手里拿了个酒杯在品酒。

  “嗯,不错,味道相当不错,你们尝尝这梅子酒,味道好极了呢。于庆,今儿给我做两个下酒菜,我一个人喝一杯。”

  “咳咳!”

  李承泽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一声,引起大家的注意。

  “爷您来了,给爷问安。”

  慧兰小跑着过来迎接,脸上挂着欢喜的笑容。

  “你们做什么呢?”

  李承泽还是有点别扭的。

  “青梅酒可以喝了,味道可好了,您要不要尝一尝?走,我们屋里坐,外头热呢。”

  慧兰自顾自的说着开心的话题,拉着他的手就进了屋。

  “青梅酒这么快就可以喝了?”

  “嗯呢,我刚才偷偷尝了一下,好喝极了。”

  “晚上爷尝尝,去给爷倒杯茶来。”

  李承泽和她说了几句话见慧兰没提那倒霉事,倒是放下了心里的别扭劲,自在了许多。

  “真的,太好了,我早就想偷吃酒了,我还有桂花酒呢,可惜时间还没到。”

  “果子酒要拿琉璃杯喝才有趣味,常吉去拿一套酒具来。”

  李承泽也来了兴趣。

  “是。”

  他一抬眼就发现慧兰偷偷打量自己,还离自己挺远的,站的规规矩矩。

  “站那干嘛,过来。”

  他一把将人拉进怀里,“怎么离爷那么远?”

  “我怕你生气了打我。”

  慧兰摸摸屁股。

  李承泽拍了她屁股一下,惹得她痛呼一声,眼泪汪汪。

  “坏丫头,明知道为了什么,你还挤兑我,爷都难堪的要命,一肚子气呢,你不安慰怎么还嘲笑我啊。”

  李承泽自己说出口就算是放下了,事也就过去了。

  “天地良心,我哪里嘲笑你了,我担心你半个月了,你也不来,我以为你连我也不高兴看到了呢。”

  “呸!没良心的丫头,爷进来就看见你偷喝酒,高兴地眯着眼,别提多自在了,哪里是想我的样,还想骗我。”

  李承泽气的捏了她的鼻子不让她呼吸,故意惹得她哇哇乱叫,眼泪汪汪的就觉得解气。

  “你好没道理,我又没干缺德事,你不能拿无辜之人洒气啊。我冤不冤啊。”

  “那你怎么不想着给孤一点子防身的药呢。”

  李承泽纯粹就是无理搅三分,耍脾气想让慧兰哄哄他,气不顺尴尬别扭,丢了面子。

  慧兰顿时傻眼了,“啥药也不防那个,那种药都是虎狼之药,它……我跟你说不清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你个小丫头还敢挤兑孤了,胆子越来越肥了,说,想不想爷。”

  其实半个月没来他也很惦记慧兰,只是实在觉得丢了大面子,不好意思过来。

  “想,我还一直担心,你以后不会理我了呢。”

  慧兰确实有点担心的,这种事太尴尬了。

  “怎么会,和你又没关系,孤就是丢了面子不好意思过来。

  其实我心里想你了,得了几坛子好酒,一会让常吉给你送过来,你不是喜欢弄药酒么,正好给你玩。”

  慧兰见李承泽软了腔调,这才扑在他怀里开始撒欢了。

  “我做的药酒也是给你喝的,你今晚留下好不好,人家想你了,我给你按摩好不好么。”

  李承泽见她不怕自己了,嘴角翘了起来,笑的坏坏的,捏捏她的脸蛋。

  “想让孤留下,得给我点好处才行。”

  慧兰瞪了他一眼,有泄气的嘟嘟嘴,“你要什么好处啊,我除了药没有什么好东西了。”

  “孤要你亲我,小野猫,孤想你了。”

  李承泽抱着她就啃咬了起来,这些日子心里一直忘不掉她。

  其实那晚想让她来的,但还是怕伤了她,尤其是那天被下了药,她压根没有承过宠,更不能让她去了。

  “唔!”

  慧兰搂着他的脖子任由他索求,像一只乖巧被顺毛的小猫,听话的惹人怜爱。

  终究李承泽是个很有自制力的人,在慧兰喘不过气来得时候放开了她,轻轻地抚摸她的脊背替她顺气。

  慧兰软软的靠在他胸膛上,静静的不说话。

  李承泽却被抚顺了心里的郁气,喜欢看到她被自己左右情绪的样,尤其是现在,更是诱人的很。

  “你什么时候来葵水。”

  哑着嗓子在她耳边低声呢喃。

  慧兰红了脸,小小声的回应:“我怎么会知道啊,我练武泡药浴就是因为先天太弱,害怕将来会影响生育,母体健康才能生下健壮的孩子。

  我可能要晚点才能生了,兰儿求爷怜惜。”

  软软的恳求,道明原因,生孩子太早会有危险的。

  “好,到时候让徐太医给你开药,等你大些再给孤生个孩子。”

  话赶话说到这了,竟然有些期待孩子了,希望她能给自己生一个,哪怕是个姑娘也是好的,像她一样机灵的像个小贼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