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43章强摁头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081 2020-05-21 14:05:00

  皇后抿着嘴忍着气思考了片刻,才点头,“你说的没错,太子终究是我们这边的人,他还离不开本宫呢,哼!”

  “正是此话,现在该怎么办呢?”

  李嬷嬷心想按照娘娘的脾气,太子怕是要倒霉了,一顿骂是少不了的,哎!

  皇后脸上有了一丝恨意和不甘,“本宫还能怎样?皇帝都警告本宫了,人手也全都打掉了,先别动了。让那个狼崽子滚过来,本宫要听听他怎么解释。”

  说到最后更是咬牙切齿了,让原本容貌平平的脸上,更是满脸狰狞尤为可怕。

  “是,老奴这就去。”

  “嬷嬷就不用去了,让牡丹去吧。”

  皇后望着李嬷嬷的背影,眼神幽深难辨。

  “是。”

  李嬷嬷退了回来,帮皇后娘娘揉揉头,她有头风的隐疾,一着急上火就疼,太医说需要静心调养,不能生气动怒,奈何她的脾气……哎!

  皇后闭上眼,叹息一声渐渐放松下来,“不是本宫狠心,他并非我亲生的,就怕将来大了脱离掌控,那你我就没好日子过了。

  他的性子善于隐忍,不得不防啊,嬷嬷你是看着本宫长大的,你知道我心里的苦啊。

  要是我的辉哥还在,哪里轮得到他一个下贱胚子做太子,我也是没办法了呀。”

  “老奴明白您的委屈,可您也知道皇帝的脾气,万不可和皇上拧着来啊。

  徐徐图之,太子离不开马家的支持,您始终都是养大他的嫡母,他只能孝顺着,否则天下人就容不下他。娘娘,稍安勿躁,您这样老奴心疼啊。”

  这番话倒是说在皇后的心坎上了,她脸部的表情逐渐放松了下来。

  “好,听你的徐徐图之,但敲打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是。”

  不一会李承泽就匆忙赶来,见着皇后立刻抱拳行礼。

  “儿子问母后懿安,牡丹说母后头又疼了,可请了太医?”

  一脸的关切着急,气息都有些喘了。

  皇后睁开眼,李嬷嬷松开手后退一步,看了眼太子,面无表情的退了出去。

  “太后懿旨放了许多宫人出去,你的东宫也放了不少人吧,怎么?怕本宫害了你不成?着急的去告状?嗯?”

  皇后眉眼凌厉的瞪着下面的李承泽,态度十分倨傲冷凝。

  李承泽立刻跪在地上磕头,将头伏在地上大礼参拜。

  “母后误会儿子了,此事儿臣之前并不知晓,因为儿臣一直失眠多梦,太医诊脉后想事禀告了皇祖母和父皇,但是不是这个理由儿子确实不知道。

  您也知道徐太医是父皇的人,儿子失眠已经一年了,至今未能调养好,太医不可能隐瞒不报的。”

  李承泽一推二五六,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皇后眨眨眼,没想到那个药这么快就发作了,看来李嬷嬷没有背叛我。

  “既如此你起来吧,你这孩子,身体不爽利怎么不早点跟本宫说呢。”

  “一点小毛病也并不要紧,实在也不值当拿这点事来打搅母后的清静,让母后费心了。”

  李承泽这才起身,仍旧低头态度恭敬的站着。

  “嗯,坐吧,陪本宫说说话,牡丹上茶。”

  牡丹端了茶给太子爷奉上,然后悄悄退了下去。

  李承泽一瞧果然还是黑茶,心里冷笑一声,这是绝不肯放过自己的意思。

  “多谢母后。”

  李承泽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茶,抬起右手用帕子擦了擦嘴。

  皇后扫了眼茶盏,又仔细的看了眼李承泽的嘴唇,已经湿润了,见到帕子也是干净的,这才点头笑了,和他说起旁的事来,一脸笑语嫣嫣,像个慈母一般和睦温柔。

  好一番母子情深的畅聊后,李承泽才从坤宁宫里出来了。

  常吉担心的跟在身后,走远了才敢低声询问,“爷。”

  “无事。”

  李承泽抬起右手的袖子看了一眼,上面已经多了一块褐色的痕迹,俨然就是刚才他吐在了袖子上,却用帕子做了掩饰。

  而皇后娘娘拉着他说了半天废话,就是为了拖延时间,不给他出门在吐出来的机会。就是要强行摁着脑袋让你吃下去,不认都不成。

  “幸好,这以后怎么办呀。”

  常吉实在担忧的厉害,这也不是个事啊,早晚有湿鞋的可能啊。

  “以后再说以后吧。”

  李承泽露出疲惫之色来,目前也没有太好的办法,皇后性格霸道一意孤行,没人能劝得了,她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想要破局就得有个万全之计,让皇后主动放下给自己下药的念头,除非她确定自己已经在她的掌控之下,不可能逃脱才能放下,否则……呵呵!

  “去清晖园吧。”

  李承泽心烦意乱想找个地方歇歇脚,散散心放松一下。

  “是。”

  李承泽见了院子,就看见慧兰在院子里画了格子,在玩十分幼稚的游戏,跳格子,七八岁的孩子才玩的游戏。

  “爷,你怎么才来呀,我好几天都没见着你了,我可想你了。”

  慧兰看到他进门,立刻欢呼蹦跳着扑了上来,满脸的喜形于色,拽着他的袖子一个劲的诉说着思念。

  “小嘴抹了蜜了,就会哄爷。”

  李承泽捏捏她粉嫩的小脸逗弄她,拉着她的手进了屋。

  “瞧您,人家说的可是真心话,怎么还不信呢。”

  慧兰噘着嘴,拽着他的手强行坐在他的腿上环抱着自己。

  “就你这往男人腿上坐的厚脸皮也没人敢像你一样,你说孤敢信你么?”

  嘴上嫌弃着,手却不自觉的搂紧她的腰,免得她坐不稳掉下去了。

  “唔,人家真的想你了么。我还酿了药酒和青梅酒,还有桂花酿,等着和您一起饮用呢。”

  慧兰搂着他的脖子把脑袋埋在他颈窝处,娇声软语的样也让他渐渐缓和了情绪。

  “你酿的酒能喝么?”

  李承泽笑话她瞎折腾。

  “你怎么还瞧不起人呢,我酿酒手艺可是一绝。”

  “嗯,你这夸海口的本事也是一绝。”

  他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丫头特能自卖自夸,丁点大的本事能夸出天际去。

  “等你喝到了你就知道我的本事了,我现在不和你计较。”

  说着耸动着鼻子,到处闻着,还皱着眉头。

  “作什么妖呢。”

  李承泽不轻不重的拍了她小屁股一下。

  “你刚才去哪了。”

花羽容

新书求收藏求关注,求票票,谢谢支持!今天有推荐加更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