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42章恨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39 2020-05-21 08:15:00

  常吉应了一声,这是不允许王琴和余宁生孩子的意思了,按照规矩,底下人都有二两银子的赏赐。

  “爷,奴才给您点个香,歇一会吧,明儿要早朝呢。”

  李承泽放下书本点点头。

  常吉进屋,在墙角的瑞兽铜香炉里点了一块安息香,盖上盖子悄悄退了出去。

  用眼神示意小安子,在他耳边压低声音吩咐,“灵醒点,主子心情不好,小心你的皮。”

  “师傅放心,您去吧,到点我喊您。”

  “我略微迷瞪一会,很快就回来。”

  常吉去隔壁屋里稍微歇歇脚,让徒弟小安子守着门,天亮之前还要回来伺候太子爷早朝呢。

  第二天东宫后院就听说了,太子爷宠了一个九品奉仪,但是皇后娘娘给的人,到底还是有些脸面的。

  各院反应不一,李良娣神魂失守的嘀咕,“一个奉仪算什么,不过是没有人伺候,拿来解闷的罢了,等我出去……哼!”

  而于良娣一个人在屋里默默垂泪,“他宁愿去宠一个下贱的宫女,也不愿意来我这,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她们呀。”

  伤心又难堪的嘤嘤哭泣起来,却不敢叫别人知道自己难受,还要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总不能连最后一点脸面都丢了吧。

  倒是清晖园这边热闹的很,一大早练过拳法锻炼完以后,慧兰照常读书写字炼药,一个人自得其乐。

  秋云过来悄声禀告,“主子,昨儿晚上太子爷宠了王奉仪。”

  慧兰抬起头,楞了一下眨巴眼,询问:“王奉仪是谁?”

  秋云忍不住笑了,“主子,王琴和余宁,九品奉仪是皇后娘娘派人送来的。”

  “哦,你看我这记性,都忘了,宠就宠呗,东宫的女人都属于太子,他有权利想宠哪个就宠哪个。

  咱们院子的奴才不要出去挤兑人,谨言慎行,小心招灾惹祸。”

  “是,您放心。不过我打探到一点隐秘的消息,主子想不想知道啊。”

  秋云很得意的晃着脑袋要卖弄一下。

  慧兰笑了笑,“说吧。”

  “奴婢打探到确切的消息,太子爷给王奉仪赐药了,昨夜很早就送回去了,并未留宿。”

  “不留宿是可以预料到的,她品阶太低不奇怪。赐药倒是意外。”

  慧兰想着太子如今也没有孩子,不过也可以猜到,就算想要孩子也不会期待一个宫女生的吧,怎么也希望是官家女生下来的。

  要知道母凭子贵,子也凭母贵呢。

  母亲身份太低贱,无形中拉低了皇子的价值和脸面。

  “因为太子妃还没进门,再一个想给太子生孩子的女人多了去了,一个宫女也配抢到前头生孩子,换我也不要。”

  秋云摇头失笑。

  “好了,知道就行,不要说出去,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再不好也是太子爷的女人,还轮不到别人来嘲笑呢,记住了?”

  慧兰叮嘱秋云等人要紧守本分,闭紧嘴巴才能少惹祸。

  “是,奴婢记住了,会叮嘱他们的。”

  秋云信服的点头,就凭这份谨慎就值得她忠心了。

  这消息听过就算了,慧兰并不放在心上,也轮不到她去吃醋,自己也是个小妾,有啥资格吃醋啊。

  倒是王琴被人连夜送了回来,好在是承宠了。

  一大早的余宁就在院子里打水洗脸,摔摔打打的,听着都知道是心里不高兴。

  王琴把脑袋歪在里侧,委屈的掉了泪,有苦难言,只有受着。

  不想起身,身上疼的厉害,连药都没有,哪里好意思跟人说呢,不要脸皮了么。

  “还没怎么样呢,床都不起了么,都日上三竿了,还不起来。”

  余宁也不知怎么了,火就憋在心里压不住了。

  又想到在自己容色不如王琴,又立刻灰了心,一个人掉了眼泪,宫女的命半点不由自己。

  以前虽然被人喝骂好歹可以期盼等够了岁数可以出宫,如今跟了太子爷也不是不好,只是这不上不下的境遇实在难堪,让人焦灼不安。

  一个屋里偷偷哭,一个屋外抹眼泪,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了。

  慧兰终于把果子酒和桂花酒酿上了封存起来,还做了一些药酒。

  她的日子过得自在又充实,每日坚持练拳耍木棍,用沉手的木棍代替刀,重新练习以前的刀法让身体形成记忆。

  坚持浸泡药浴,调理身体,日渐强壮,明显有了很大的改善和效果,肌肤白里透粉,气色越发好了。

  一身皮子也养护的极为娇嫩犹如白瓷一般剔透润泽,好像珍珠散发着莹润美丽的光辉。

  那股子澄澈缥缈的气质从骨子里透了出来,慧兰不再是以前的小丫头,而是做回了自己,容色出众讨喜,气度清灵澄净,观之貌美脱俗。

  没几天的功夫皇太后下了懿旨,梦见了先帝爷,感怀于心,特大发善心,允许宫女提前出宫。

  遣散了一批宫人出宫,东宫就有不少人被遣散调离,皇帝亲自下旨给东宫挑了人手补齐。

  一时间打了大家一个措手不及,三妃都有儿女,在东宫都安插了眼线,好及时知道太子的一举一动便于应对。

  这下子全部被拔的一干二净了,损失最惨重的是皇后。

  东宫的人手是她布置的,为了控制太子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如今也被皇太后拔的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并且皇帝亲自过问安插了人手,再想往里面塞人可不容易了,会引起皇帝的反感和治罪,太子就是太子,岂容他人任意胡来。

  此举也是警告后宫不得越界,否则皇帝决不轻饶。

  皇后气的摔碎了茶盏,脸上露出狰狞愤恨的表情。

  “我就知道他是个养不熟的狼崽子,翅膀硬了想飞了,门都没有。”

  她气的嘶吼出声,地上一片狼藉,全是茶盏的碎片和水迹。

  李嬷嬷叹息一声挥手让下人把残局收拾了,上前温声细语的劝慰。

  “娘娘,老奴猜测是不是底下人做得太过了,让皇上和太后察觉了什么,才惹得那二位警觉了,如今我们倒是不易动弹了,好在还有两个侍妾在里面,听说王琴已经承宠了。”

  “不是赐药了么,那个狼崽子警惕的很呢。”

  皇后仍然余怒未消,眼神通红,恨意明显。

  “太子妃还没入门,怎么着也轮不到一个宫女生孩子呀,那岂不是打了太子妃的脸面了,皇上也会斥责太子的。他终究是我们这边的人。”

  李嬷嬷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劝慰皇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