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38章喜欢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216 2020-05-18 08:10:00

  常吉愉快的应了,等着看看主子还有没有其他吩咐。

  “你去找徐太医,就说良媛最近有些中暑,吃不下饭,麻烦他明儿去看一眼,我明儿中午去清晖园用膳。”

  “是,奴才明白了,这就去办。”

  李承泽按耐住激动地心情,昨儿已经得到了周家的禀报,老爷子的病稳住了。

  这和那天慧兰给的药有很大关系,这已经证明了她的能力和手段足够让自己重视起来。

  慧兰得了赏赐笑着给底下人打赏,小太监也是二两的荷包打赏,不偏不倚,也不会瞧不起他们,态度大方。

  这让几个送来的太监很高兴,私下里偷偷议论,“还是良媛懂事会做人,打赏厚实不说,也不会瞧不起咱们,起码拿咱们当人看。”

  小安子笑着点点头,“以后清晖园的事上点心就是回报了。这良媛家教极好,可比别处强多了。”

  “可不是么,那两个看不起咱们,眼缝子瞧人呢,生怕咱们沾染她们,跑道书房来邀宠,还不是被打回去了,那么清高还来邀宠干什么呀。”

  另一个小太监也不屑地挤兑了几句。

  那两位家世高自然看不上太监这样的人物,觉得腌臜,经常露出一脸看不起的神色,太监都是人精,哪会不知道呢。

  “别得罪了就是,到底人家家世好,看不上咱们也是正常的。”

  小安子冷笑一声,早晚有你苦头吃,别落在杂家手里就行。

  第二日李承泽下了朝就过来了,慧兰穿了一身冰蓝色的高腰襦裙开心的跑了过来。

  “爷,你怎么才来呀,我都想你了。”

  李承泽不好意思的用手挡着下巴,左右看了一下,见奴才们都干活去了,才轻咳一声,上前拉着她的手,嘴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星眸里染满了笑意。

  “这几日你乖不乖,孤有些忙,去见了父皇说了说话,请教了学问。我让徐太医来顺道给你诊脉。”

  “好呀,我就知道爷疼我。”

  慧兰十分乖巧的倒了凉茶递给他。

  “这是凉茶?”

  李承泽喝到嘴里才发现不是茶,是熬好的凉茶。

  “是清热的凉茶,我熬了一大锅,大家伙都能喝一杯解暑。”

  “你倒是能耐,药好了么?”

  “嗯,好了,相当不错。”

  这次药做得保持了一贯的水准,相信老爷子有了这药可以延长到李承泽大婚以后了。

  “让孤看看?”

  李承泽挺好奇的。

  慧兰去拿了锡瓶过来,倒出一粒递给他。

  李承泽闻了闻,“和上次的味道不一样了,但有点像,好像有蜜的甜味。”

  “对,蜂蜜是用来融合的。里面还加了其他昂贵的药材,光靠那个药不够的,这一个月吃一粒就行,足够吊住老爷子的命了。

  不过要小心保养,期间不可以生气生病,大喜大悲都不可以的。”

  慧兰特意叮嘱了一声,老爷子身体日渐衰弱,本来就是强行吊命,不能要求活蹦乱跳了。

  “我明白了,辛苦你了。爷让常吉给你送了些银子过来,你别省着,没了跟我说就是。”

  李承泽特意叮嘱了一声,表示自己没忘了她。

  “我知道爷惦记我,疼我呢,爷你今天留下吃饭好不好,吃完饭再走吧。”

  慧兰拉着他的袖子摇晃着撒娇,软软的央求着,让人不忍拒绝。

  “好。”

  李承泽笑着将她抱进怀里,颠了颠,“嗯,重了些,气色也好了起来,这才对么。”

  慧兰得意的晃晃脑袋,“我是要争宠的人,自然要保养的漂亮些,不然怎么迷惑您呢。”

  说的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呵呵呵!小黄毛丫头,你这脑子一天都在想什么呢。”

  李承泽仰头笑得不行,神情十分愉悦。

  “人家说的是真心话么,我喜欢你,你长得最好看了。我可喜欢了。”

  目前对我也不错,我就是好喜欢你的脸,长得是真绝色。

  李承泽忍不住捏捏她脸上的婴儿肥,“你这小丫头没良心,闹了半天就是喜欢爷的皮相啊。”

  “切,人都是先看脸再看才华的,你也不喜欢丑八怪么。”

  慧兰嗤之以鼻,你们咋那么虚伪呢。

  “狡辩。”

  “哼!我这是坦荡实诚。对了,你要换药浴了,我一会把药膏给常吉,你回去按照我之前教你的法子泡就行,下次再换洗髓膏。”

  “不能一直用么?那个孤瞧着是真好。”

  可以排除毒素啊,等于多了个安全保证。

  “那个药膏太疼了,不能一直泡会受伤的,和强身健体的药配合轮换浸泡,强健筋脉皮骨,对你练武和身体强壮都有好处。

  我教你的心法你可有坚持练,那可是好功法,我自己也在练,可没藏私。”

  慧兰希望他活的长久一点,别给折腾死了,我不想做寡妇啊。

  李承泽抱着她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放心吧,有坚持练,如今不睡觉都精神百倍,你给爷的都是极好的东西,我明白你的心意。”

  他又不傻怎么会不懂慧兰的心思呢,终归是希望自己好的,想依靠仰仗自己,这本来就是应当的,没什么错处。

  “爷不怀疑我就好了,我只能依靠您,自然希望您好好地。”

  慧兰再次表明态度。

  这个态度和依赖的感觉也让李承泽十分受用,亲了亲她的额头,“乖女孩。”

  “爷,徐太医来了。”

  常吉站在门口通禀。

  “请。”

  李承泽放下慧兰,站起身迎接以示礼貌。

  “微臣给殿下请安,给良媛问安。”

  “太医多礼了,快请起。”

  “麻烦徐太医了,让您受累了,上次吃了您的药我都好了,谢谢您。”

  慧兰先行礼道谢。

  “哎呦!这是臣分内之事,当不得良媛大礼。您请坐,微臣给您诊脉。”

  徐太医赶紧避让,谦虚一二。

  慧兰没有再勉强,态度到了就可以了。

  “嗯,良媛身体强健多了,后续还需要好好保养,您年纪小好好养着身体才能强壮起来。”

  徐太医看了诊知道良缘没问题,就拿眼去看太子,露出询问的意思。

  “徐太医,周老爷子病重,如今病情刚刚稳定下来,但不足以撑到大婚,孤寻到了好药,你替我送过去。”

  李承泽将药递给他。

  徐太医脸色瞬间变化了一下,没能逃过慧兰的眼睛。

  “徐太医您放心,这药是好药,对老爷子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是害人的药。

  这里一共七颗药,一个月给他吃一颗就够了,用黄酒服下。

  对病后体虚和产妇体虚,还有武者受伤疗养都很有好处,您随时可以检查,剩下一颗是留给您的,是我的谢礼。”

  慧兰看了眼李承泽见他点头自己才开口说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