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37章消散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69 2020-05-17 08:04:00

  这其实是原主的怨念,也是慧兰自己的疑惑,儿不嫌母丑子不嫌家贫。

  慧兰亲娘是个侍妾,可她从不嫌弃,她放弃了老爹给选的大好婚姻,拼命努力希望成为高阶修士,就是要给亲娘争口气,让她过得好。

  她娘为了她也用尽了手段邀宠为她争取资源,她娘自己还能炼器,让她爹始终护着她们母女,这些好处是她娘给她争取来的。

  所以她不明白丁夫人为什么不疼自己的亲生闺女,蔓萱是她养大的对她好能理解,不妨碍你多疼一个孩子吧。

  丁香叹口气,倒了点玫瑰的发油替她抹在发尾。

  “小姐啊,奴婢斗胆说句真心话,您听了别生气。”

  “说吧,你我情同姐妹,我多时和你生分过了。”

  慧兰笑了笑,希望她能替自己解惑。

  “我也疑惑过,偷偷问我娘来着,我娘说,最早是移情作用,你不在身边她想孩子,见到蔓萱落草,在她瞌睡的时候就给她送了枕头。

  时日长了就有了真感情,老爷就对她更好了,少爷是儿子是她将来养老的希望,不可能放下。

  可姑娘多了一个,也不是不疼你,只是下意识的先把最好的给了她亲手养大的二姑娘,时日长了你们就没了感情。

  她不愿意别人每次都提醒她,二姑娘不是她生的,你才是她亲生的,就是亏待了你,她不愿意听这些。

  她弥补不了也没法面对,所以干脆不认了,就错到底吧。

  你进了宫她知道你一定能选上,以后也许有前程呢,给你一千两算个路费,以后你们母女情分就算到这了,也是她的选择。

  既然要对不起一个,那就保住手里的那个吧,我娘说,她做的绝才能让少爷对你更怜惜,以后也算你的腰杆子。

  这样也算弥补了你一点吧,终究你们是亲兄妹,如此一来,她也算对得起二姑娘了。”

  慧兰恍然,听明白了,这就是劫富济贫的心思,她娘也经常用这招诉委屈要东西给自己呢。

  她爹不知道么,当然明白,可娘疼闺女这没错,所以她爹很能容忍。

  丁夫人养大了蔓萱舍不得放不下,还有儿子的前程也要算计,原主长得好看着就忍不住想让人心疼一番,她知道肯定能入选,也许有机会博富贵。

  说动了丁老爷让原主进宫,儿子肯定不愿意但也能加深儿子的愧疚,以后有了前程也是原主的依靠吧。

  丁夫人养大了蔓萱给了她一份好亲事,厚实的嫁妆,无论从那方面来说都对得起这个庶出的女儿了,如此一来也算平衡了。

  估计没想到宫里如此艰辛会要了女儿的命吧,最坏也不过是不受宠而已,就是这个侥幸的想法害了亲闺女。

  慧兰叹息一声没再说什么,却感觉胸口的那股抑郁之气慢慢的散了,这是原主执拗怨念的东西一直存在心里去不掉。

  一开始她也没发现,但身体已经强壮起来了却依旧有种不舒畅的压抑,查了书籍才明白这事原主留下的怨念散不掉。

  她琢磨了很久觉得母女关系大概是她的心结吧,才有此一问试探一下,不行再找其他原因想办法解决。

  “小姐,都过去了,您别放在心上了,好歹还有少爷惦念着您呢。”

  “你说的是,是我们母女缘分太浅了,不怪别人。”

  慧兰觉得浑身都舒畅了,她知道原主最后一点执念也消散了。

  “我困了要睡了,你也休息去吧。”

  “是。”

  原主从小就很独立,不喜欢别人守夜弄出动静来,这便宜了慧兰。

  丁香退下了,慧兰一个人盘膝坐在床上替她念往生经,有空夜里就念,但始终感觉差了点什么,如今才明白她的困惑没解决。

  七七四十九遍往生经,诚心祝愿,慧兰才睁开眼,觉得神清气爽,浑身都轻松了,再也没有压抑沉重的感觉,她终于放下过往走了,自愿将身体留给她。

  “谢谢,我只能给你念往生经了,宫里不许祭奠,你别怪我。”

  慧兰默念几句诚心替她祈福。

  三日后她的药炼制好了,将药膏称量搓成药丸子,清香扑鼻,带着浅浅的药香还有丝丝蜜糖的甜味很好闻。

  这一次一共做了两瓶,一瓶十二粒,两瓶是二十五粒。

  这药主要应用于病人体虚需要调养,武者疗伤恢复身体,产妇调养虚弱的身体都极好。

  但壮年健康男子和孩子不能吃,其他都不要紧。

  慧兰想了一下又拿出一个锡瓶,装了七粒药在里面,一个月吃一粒就够了,多了也没用。

  差不多就可以坚持到李承泽大婚了。

  来到外屋,“秋云,使个人去找常吉,说药好了,还要叮嘱两声。”

  “是,奴婢这就去。”

  秋云放下手里的活立刻起身去书房找常吉了。

  来到书房外,小安子先瞧见了秋云,赶紧过来陪着笑询问,“秋云姐姐,您怎么来了,可是良媛有事要禀报。”

  “正是我家主子有事要跟常公公说一声,之前就说好的事,麻烦您给传个话,我就在外面等着,主子说药好了,还要叮嘱两句。”

  秋云如实回答。

  “哎呦!您等着,师傅这几日问了好几遍了。”

  小安子立刻就扭头,进了书房,在书房外殿晃了一下脑袋,常吉看见了,悄悄出来了。

  “什么事?没见我伺候主子忙着么?”

  “师傅,要紧事,秋云来了,良媛的药好了,让来禀报一声。”

  “人呢。”

  常吉眼前一亮。

  “就在门口候着呢。”

  “快,杂家问清楚好回禀,主子都等急了。”

  甩开小安子先出去了见着秋云立刻追问:“可是良媛让你来传话的?”

  神情十分认真严肃。

  “回常公公的话,正是主子让我来的,药好了,还得当面叮嘱几句。”

  秋云恭敬的站在那,微微低头回复。

  “好,你先回去吧。”

  常吉大喜过望屏退了秋云。

  “是。”

  秋云扭头就走,并不留恋,早就得了嘱咐,书房不是邀宠的地方,无事不要来串门。

  常吉立刻进了屋,站在李承泽身旁静默等待。

  “何事,说。”

  李承泽写完最后一笔才开口询问。

  “良媛回话了,药好了,需要当面叮嘱几句。”

  李承泽抬头看了眼常吉,见到他脸上确定的笑容,也忍不住翘起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来。

  “好丫头,真是天助我也,常吉去拿些银子给她送去,她那少不了打赏,不然会让人欺负。水果是不是到了,送些过去说是爷赏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