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30章不得已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294 2020-05-11 08:15:00

  李承泽请李嬷嬷入殿内,吩咐常吉,“找个空着的院落安置她们。孤和嬷嬷喝杯茶。”

  “是。”

  常吉琢磨了一下,东北角有个小院落,太小了不适合住有份位的妃嫔,你俩就去那吧。

  就安排了把人送过去,刚刚好两间屋子,地方也巴掌大,和慧兰以前住的屋子差不多,说是院落其实出屋门就是花园了。

  这边李承泽则亲自扶着李嬷嬷坐下给她倒了杯茶。

  李嬷嬷微微欠身还礼,“担不起太子如此看重。”

  “嬷嬷跟我生分了,也不来看我,我都想您了。”

  李承泽低下头声音有些孩子气的黯然和委屈。

  李嬷嬷顿了一下叹口气,拉着他的手拍了拍,“情分在心里不在脸上。老奴瞧着你最近气色好多了,可还有失眠?饮食要清淡些不可贪嘴,吃食要有忌讳。”

  “嬷嬷也知道了吧,她给我下药。”

  李承泽听到嬷嬷反复提醒吃食,以前以为她疼自己,如今再看其实是提醒自己吧。

  李嬷嬷愣了一下,眼里有瞬间的慌乱,站起身捂着他的嘴,左右看了看才提心吊胆的在他耳边开口。

  “不能说,也别问,还不到你算账的时候,老奴亲手下的药。你要恨就恨我吧。”

  李嬷嬷痛苦的闭上眼,这是自己看着养大的孩子,却走到了这一步。

  “嬷嬷,我知道你是为了保住我,换了别人我可能会更严重吧。”

  李承泽伸手拉着她的手扶着她再次坐下,心里都明白,李嬷嬷出手有分寸,不会下狠手,还能帮着少个几次呢,换了别人可能自己就真的无法脱离她的掌控了。

  李嬷嬷老泪纵横,“嬷嬷对不住你,我没得选择,我不做别人下手更狠啊。她有点怀疑我就逼我下手。孩子你要小心。”

  “我知道,嬷嬷也要保重,平日里我不会联系您的。我找了些药对您的风湿腿有用,还能安眠,您拿回去试试,要是好用我找别人给您送去。”

  “别为我操心了,老了,用什么都是浪费了,太子的心意我懂。”

  李嬷嬷左右看了看,然后朝他招手,让李承泽低下头靠近自己。

  “娘靠不住爹是亲生的,选你也不是随便选的,也是你足够最优秀。

  有委屈就跟爹诉诉苦,孩子跟爹撒娇算个什么事呢。依赖父亲,信任请教父亲,这总没错。

  不管是学问还是朝事,让你干你就干,九成九要全力以赴的做好,最后要爹来收尾,多请示几次才是你的孝道。爹说你好才是真的好。”

  李嬷嬷人老成精,李承泽一落草就是她养大的,奶嬷嬷养到他三岁刚有感情就被皇后想办法轰出宫了,身边就剩下自己了。

  这孩子实在是个很聪明能吃苦的,可惜了皇后执拗劝不动,她也不过是老奴才罢了,说多了遭人嫌弃。

  也是不想看着皇后越来越偏激,有皇帝压着她也许能好一些,如果再失去了太子,皇后就真的无路可走了。

  李承泽眼睛亮了亮,用力点头。

  李嬷嬷站起身,“那两个孩子,一个是王琴,一个是余宁,老奴回去了。”

  “我把药放在云锦姑姑那里了,您去拿就行。用得好我再让人送去。”

  李承泽给李嬷嬷送点东西还要拐着弯转好几道手才能送到她手里,可见多不容易。

  “好。”

  李嬷嬷拍拍他的手,慈眉善目的笑了笑,转身出去了。

  送走了李嬷嬷他才唤了常吉进来。

  “那两个人呢,安排了?”

  “送到东北角靠近花园的屋子,景色还是不错的。”

  一个九品奉仪,叫着好听罢了,宫女也是九品呢,就是最低等的侍妾而已。

  景色好就不错了,难不成给你个寝殿住么,别做梦了。

  “嗯,派人盯着些,看看她们有没有和东宫外的人联系,不要拦着,记下来。”

  李承泽不信任皇后送来的人,于李二人就是皇后选的,所以对二人比较冷淡,而慧兰是皇太后选的,这才是真心关心孙子的意思。

  家世不高岁数小也就简单好拿捏,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妨碍,也不碍着谁的眼。

  可惜皇太后不管事很久了,但小时候还是很疼爱他的。

  “是,奴才明白了,奴才一会亲自去挑几个丫头过去。”

  常吉一下就明白了主子的意思。

  小太监进来回禀,“爷,三皇子来访。”

  “快请进来。”

  李承泽立刻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的褶皱。

  三皇子李承东,和大皇子李承浩都是惠妃所生,这俩才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三皇子李承东长得和母亲惠妃有几分相似,面容俊逸略带些清秀,喜好文雅之道,外祖林家也是书香名门,受其熏陶最爱读书。

  李承东一身浅蓝色利落的束腰长袍,头戴银镶红宝石的头冠,瞧着也是俊逸清雅的气度。

  一进殿就朝着李承泽朗声大笑,“六弟,你今儿怎么跑这么快,我后头追你都没追上啊。”

  “三哥,我功课没做完惦记着回来研究一下,三哥找弟弟有事,你尽管吩咐就是了。常吉去泡茶来。三哥快坐。”

  李承泽态度很亲热的拉着李承东坐了下来。

  “我来找你确实有桩事的,我听说你手里有个古碑的拓本?能不能借哥哥临摹一下?你也知道我就喜欢琢磨这些玩意,见着了就心里痒痒的很。”

  “嗨!这算什么事啊,你使个人来拿不就行了么,我还当什么事呢,常吉去书房找来,一会让三哥带走。”

  李承泽失笑,痛快的就答应了借了。

  “那就多谢了,对了你最近没去你老丈人家里?”

  李承东凑近他神秘兮兮的小声询问。

  李承泽眨巴下眼睛,摇摇头,纳闷的反问,“没有啊,我最近忙着功课的事,没有出宫啊。”

  “你还不知道吧,听说周家老太爷好像快不行了,按照孝道,你媳妇可是要守孝的,真要那样可就要延迟大婚了。”

  李承东看了眼他,特意进来说一声。

  他排行老三,上头还有个一母同胞的亲大哥顶着,他也不争那个位置,就爱好读书文雅之道,将来的目标就是富贵王爷,性格也洒脱。

  李承泽这阵子忙得很,确实不知道这个消息,倒是愣了一下。

  “什么时候的事啊?”

  “就在这两日,我媳妇和周家是亲戚关系,知道的早了点。我来借书顺便提醒你一声,要不你去看一眼,怎么说那也是你未婚妻。”

  李承东确实是好心,他不争心态就好,左右逢源也没人怪他。李承泽到底是皇帝选出来的太子,目前也没倒架子呀,这种小事也不妨碍什么,还能交好兄弟。

  李承泽立刻抱拳,“多谢三哥提醒我,我还真不知道呢。我最近得了一些好茶,哥哥拿回去尝尝。”

  “好说好说,那哥哥就不客气了。”

  “哥哥跟我客气什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