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28章训斥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356 2020-05-09 08:05:00

  李承泽微微点头后扭身就走了,都没和于良娣打个招呼。

  让于良娣脸上青白一片,十分难堪。

  慧兰一看不好,赶紧再次屈膝行礼,“回良娣,我的东西已经足够了,那我先告退了。”

  秀云朝她怒瞪了一眼,抢先开口,“我家良娣还没说话呢,轮得到你开口么,急什么等着。”

  “这是何意?我还不能回去了么,还有你一个丫鬟冲着我又喊又叫的是什么意思啊。”

  慧兰也皱起眉头,这个丫头可真不是聪明的。

  “我还没说让你走呢,你急着跑什么?”

  于良娣似乎也压不住火了,刚才那一幕确实太难堪了,她也有点下不来台。

  “于良娣,我对你可有半分不敬,我的事弄完了当然要走了,走之前我也和你行礼打招呼了,你还要怎样,我不是你的丫鬟。”

  慧兰可不会客气直接怼回去了,惯的你毛病。

  于良娣脸顿时气的通红,想也不想抬手就扇了过来,要给慧兰一个耳刮子。

  却被慧兰一把抓住了手腕,手上微微用力,像铁钳一样紧紧抓住她的胳膊。

  “我一没有犯错,二也没有不敬你,你凭什么打人?这就是你于家的家教么?动不动扇人嘴巴子,我犯了什么大错值得你对我动用私刑。”

  于良娣痛呼一声,整个人已经疼的脸都白了,“你好大的胆子,你松手,好疼啊。”

  她凄厉的尖叫了一声,慧兰非但不松手却更加用力的去捏她的手腕。

  秀云一看不好就要冲上来拉架,却被秋云和小源子挺身上前将她挡的严严实实的。

  “你们想干什么?”

  “红玲的下场莫不是你忘了?敢跟主子动手你长了几个脑袋?主子们说话有你什么事啊,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秋云一把推开她,疾言厉色的怒斥。挡着她不让靠近。

  小源子始终站在慧兰侧面堵住秀云,保护她不让人欺负了。

  慧兰目光凌厉毫不畏惧的瞪着于良娣。怒斥,“想打我,你算老几啊。

  你我皆是东宫太子爷的妾室,太子妃明年才能大婚呢,你别搞错了自己的身份和位置。

  就算我有错也是太子爷和未来太子妃处置,再不济还有皇后娘娘和皇太后呢,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于良娣。”

  慧兰一把将她的手甩开,于良娣站立不稳一个踉跄,直接摔倒在地上,秀云都没来得及扶她一把。

  “你……”

  于良娣恨恨的盯着她,双眼通红燃烧着火焰。

  “李良娣还没出来呢,红玲已经死了,想找我麻烦,你大可以试试,看看是谁倒霉。莫名其妙。”

  她没好气的翻个白眼转身正好看见去而复返的李承泽,抱着双臂看她们两个女人掐架,看的可热闹了。

  她不但不怕反而高兴的跑上前拉着他的袖子,“爷,您怎么回来了,来接我的?我都弄完了,就准备走呢。”

  不告状也不解释,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

  “胆肥了,嗯?一刻不看着你就给孤惹事?”

  李承泽伸手捏捏她挺巧的鼻子作为惩罚。

  “唔!”

  慧兰疼的叫了一声,撅着嘴一脸不开心,却没有反驳也不辩解。

  “爷,嫔妾只是想留良媛说几句话罢了,没想到良媛口出恶言,我的丫鬟替我辩解了几句,我一时生气想教训她,不曾想差点被她捏断了手腕,爷……呜呜呜!”

  于良娣嘤嘤的哭了起来,哭的十分伤心,估摸着心里一直委屈着,正好有了发泄的途径。

  李承泽这才转过脸来看着她,“孤站在这可有一会了。”

  慧兰一早就发现了,但也没收敛脾气,我就是个不吃亏的性格,你早点了解也是好的。

  后来就是故意装作没看见,只不过不想说破罢了。

  于良娣哭声戛然而止,抬起头呆愣的望着他,不敢置信他竟然这样偏袒丁良媛。

  这个小丫头到底有什么好,长得也不算惊为天人,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如何就牢牢抓住了太子爷的心。

  慧兰要知道于良娣这么想都要笑疯了,就算知道了也会把努力把她带沟里去,让她坚信自己就是太子爷心里的朱砂痣,哈哈哈!

  “良媛固然做得不对,但你有错在先,你只是孤的妾室,没有权利处置爷后院的女人,何况丁氏和你一样都是选秀出身,官家之女,你们并没有任何区别。

  就算管教惩罚也是孤和未来太子妃的责任,与你有何相干?若你也想和李良娣一样被禁足,那孤可以成全你。”

  李承泽表情严肃,态度冷漠。

  对她本来没有什么太大的恶感,只是觉得过于做作,太能矫情,那你那点才学能比得过朝堂的大儒么。

  既然不如何必做出一副我是大才女,给孤做妾是委屈了的摸样。

  本来还认为可能是和她出身文官家有关,清高是从小养成的,现在看来真是让人作呕。

  清高又何必送汤水争宠,还不如丁氏坦白真诚,她就是想争宠,恨不得后院所有人都知道她在孤这最得宠,别招惹她,不然要你好看。

  于良娣脸色刷白一片,亲口被太子爷戳穿真相,她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了。

  慧兰耸耸肩冷笑一声,妾室就要有妾室的规矩和样子,顶着妾室的名头,还想拿正室的范,不觉得贻笑大方么。

  “是。嫔妾知错。”

  “回去吧,消停点,没事干就抄抄女德女戒。”

  李承泽厌恶的撇嘴,转身拉着慧兰走了,于良娣跪在地上低着头没有看到他的眼神。

  回到清晖园,他依旧板着脸,慧兰站在那对手指撅着小嘴。

  李承泽气的瞪她一眼,“你惹是生非还挺不服气,委屈了?”

  她昂着头瞪着溜圆的大眼睛,理所当然的昂着下巴,振振有词的辩驳,“我没有惹事,我都跟她行礼打招呼告辞了,我没有错。

  她非要故意找茬,没说两句话就要打我嘴巴子,凭什么啊。

  要是太子妃掌嘴,那我认了,大家都是小妾摆什么正室架子,可笑不可笑啊。

  再说了,我最近很得宠的,她都来敢来招惹我,我要是怂了那就是给您丢人了。”

  李承泽都被她的歪理邪说给气笑了,“合着爷该感谢你给我兜着了。”

  慧兰朝他讨好的笑笑,赶紧给倒了一杯茶奉上,又跑到他背后给捏捏肩背,像个狗腿子一样谄媚。

  “哎呦!我真没惹事,就是没压住火,一个丫鬟都敢欺负人。我就怼了一句罢了。

  我也没想到她抬手就打人啊,我气不过就狠狠捏了她的胳膊。

  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没骗你。

  再说了我是您宠着的小乖乖,她明明知道这几日我最得宠了,还要跑来扇我嘴巴子,岂不是不给您面子。

  这是东宫,您是太子爷,是咱们东宫唯一的主人,是我们头顶的天。

  奴才们都知道我得宠了,饭菜水果都是送最好的先让我挑,她倒要上来先给我一嘴巴子,这是什么道理啊。

  这又不是她于家,打她家小妾庶妹,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打狗还看主人呢。”

  一句话就定了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