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23章药浴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51 2020-05-05 08:05:00

  李承泽听了慧兰的嘀咕,倒是微微点头,是个懂事的姑娘,若不是被李良娣逼急眼,也不会做那样的事了。

  常吉在门口轻声禀报,“爷,用膳么?于庆问良媛要了几道菜能上么?”

  “上吧。”

  “诺。”

  一道道精美的饭菜摆了上来,点心就有四道,杏仁佛手、香酥苹果、合意饼,豆沙卷;

  菜色有喜鹊登梅、蝴蝶暇卷、姜汁鱼片、五香仔鸽、糖醋荷藕、还有酸辣鱼和挂炉山鸡。

  令爽口的酱菜还有四道甜酱萝葡、五香熟芥、甜酸乳瓜、甜合锦;外加一道甜品,一品官燕。

  这只是平时一般规格,正经要是宴会上会更加复杂,平时是按照李承泽的喜好添加更改菜单的。

  看看这个菜单你就知道为什么后宫女人要拼命争宠了,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更舒坦一些。

  而太子爷不来慧兰可没这个待遇,就算是有小厨房热菜凉菜点心加在一起也就六道,两道点心,两个热菜,一荤一素,外加两个凉菜。

  一天两顿饭,点心不限量供应,水果要看你是否得宠,并非天天有水果。

  良媛的份例可是有数的,哪里能让你天天胡吃海塞啊。

  平日里为了能得吃的好一些,每次送菜的太监来,丁香都会客客气气的打赏,最少十两银子起步。

  例如御膳房送菜的,绣房的姑姑还有洗衣房等相关地方的宫女太监必要打赏,按照品阶不同宫女也有五两银子。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底下人为难你一点,你就只有吃哑巴亏的地步了。

  “来坐下尝尝。”

  李承泽拉着她的手坐下,慧兰殷勤的给他倒了一杯酒。

  “爷,您要是多来几次就好了,我可以经常吃到好菜了。”

  李承泽没好气的瞪她一眼,“感情你巴巴让爷来就为了好吃的呀,贪吃的小东西。”

  “人家的份例是有数的,我还小么,吃好点才能长肉呀。”

  慧兰挺挺胸膛,很幼稚的去诱惑李承泽。

  他抬头敲了她一个爆栗子,“不许做怪样,你乖乖的,爷常来看你,忘不了你的,不是还要药浴么,你使尽手段让我惦记你,哪里忘得掉。”

  灿亮的星眸里有了一瞬间的火苗,小丫头人不大身材倒是凹凸有致的,皮子白嫩的像细白的白瓷一样滑软,让人心里痒痒。

  “人家就是怕你忘了我么,爷,你尝尝这个酸辣鱼,于庆做得可好了。”

  慧兰露出巴结又谄媚的笑容,给他挑了一块最嫩的鱼肉,还细心的挑去了鱼刺。

  李承泽笑而不语尝了尝味道做得确实不错,酸辣爽口,很是开胃。

  “常吉赏了于庆和厨房。”

  给她做个脸,也能让她过得好些,也不能白占丫头便宜不是。

  “多谢爷。”

  慧兰高兴地道谢。

  她吃饭不做作不会装模作样,吃的欢实,非要吃饱才肯放下筷子呢。

  看她吃的小脸鼓鼓的,李承泽都觉得自己胃口也好了许多,每次在这吃饭都特别香甜,似乎抢食吃的更愉快?

  几道菜竟然让两人吃的七七八八了,倒是挺能吃的。

  吃饱喝足的慧兰仰着肚子坐在圈背椅上摊着,一点形象都没有,让他瞧着特有意思。

  院子里的女人们见到他来了都是高兴地,但没有人像她一样,吃饭都是吃几口就不敢再吃,行走坐卧十分规矩,生怕出一点错,伺候自己也十分周到,却没什么趣味,像呆板的木头。

  反倒是慧兰真实不做作,坦荡又爽快,相处起来更舒服放松。

  “懒丫头,给爷泡杯茶来。”

  李承泽也吃的很饱,指挥她给自己泡茶。

  “好。”

  她乐颠颠的起来亲自给他泡了杯茶奉上,李承泽品着茶满意的点头,这泡茶的手艺少有人比得上。

  “丁香去准备热水,我要准备药浴了。”

  “是。”

  常吉和丁香就去忙乎了。

  慧兰拿出准备好的药膏放在耳房,一会要给他用上。

  “爷,今儿要洗髓伐脉去除身体的毒素,这药膏浸泡温度不能太低,否则影响药效,而且会很疼,一会我教你运行功法配合治疗,效果会非常好的。但您要忍着疼,可不能晕过去。”

  “知道了,也不知道你哪来的那么多东西和本事。”

  李承泽也是很好奇的,却没问太多,反正她是自己的女人,还能飞了不成。

  “我小时候家里教我的,只是我没耐心,练了几年就停下了,而且我资质不好从小娇养着没有韧性才荒废了。

  这次吃了大苦头差点丢了命,我才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不应该荒废功法的,这才捡起来重新练习。”

  “李家暂且不能动,孤还有用。李良娣且留着,她倒了别人还得进来也是麻烦。”

  李承泽的意思是留着李良娣,这就算是给了解释了,已经给足她脸面了。

  一个五品良媛而已,父亲也不过四品官,需要给你交代什么呢。

  “是,不过她欺负我差点害死我,有机会我还是要痛打落水狗的,我这个人睚眦必报。”

  慧兰把丑话说到前头。

  “你呀,就是牙尖嘴利。”

  李承泽无奈的捏了捏她的鼻子,得到慧兰不满意的冲他做鬼脸。

  常吉让人端了浴桶进来,全都弄好,默默的站在一边等候示下。

  “你们出去吧,丁氏伺候。”

  “是。”

  常吉一个眼神过去,大家赶紧鱼贯而出,离开了耳房。

  “爷,我伺候您宽衣。”

  慧兰还是略微有些羞涩的,替他宽衣解带,只留下中衣长裤即可。

  李承泽进入浴桶做好,慧兰才把药膏放进去化开,又拨了一下最下边的火炉让火烧点旺点。

  慧兰将手放在他的后背,“屏气凝神,集中意识,跟着我走。

  李承泽专心致志和她学习运行新的功法,这个就是她自己练习的养元功法,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教给他,提升自己的价值,到底要和他过一辈子呢,没有大用的女人很快就被抛弃的。

  这个功夫不算什么金贵的功法,教了也无所谓,反而后续需要自己不断地引导和指点,他就没有办法抛弃自己,后续的功法也需要自己指导练习呢。

  “记住它的路线,晚间月亮升起时练习直到晨起吸收第一缕紫阳之气,吸收日月精华,强身健体。”

  二人相互配合,在她的指点下,李承泽领悟的很快。

  有一些黑色的油腻物质被排了出来,而且还有味道,慧兰微微皱眉,看样子太子也没那么好做。

花羽容

新书求收藏求点击求票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