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22章提议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05 2020-05-04 08:05:00

  李承泽琢磨了一下才问了,“需要诊脉么?”

  “不用,用点安息香就行,做一点膏药贴上,会缓解很多,她年岁大,不适合下猛药,调理一下即可。”

  慧兰自然有法子让她减轻痛苦,但不能彻底痊愈,不然自己就没用处了,要细水长流这条线才能续上。

  “知道了,需要什么跟常吉要就是了。”

  李承泽点点头,眼神多了些温和之色。

  “谢谢爷,您对我真好。”

  慧兰拉着他的袖子摇晃着撒娇,开心的杏眼都闪着明亮的光彩。

  李承泽也被她感染了,这么点事就开心成这样,倒是个容易满足的。

  “你这几日都做了些什么?”

  这会子还不到饭点,闲来无事闲磕牙。

  慧兰主动走来依偎在他怀里,然后扳着他的手搂着自己,直接坐在他怀里。

  坐定了才眯着眼偷笑一下,像偷到油吃的小老鼠,表情灵动,一双眼多了慧黠灵动。

  李承泽就看着她折腾,硬是挤到自己怀里坐好,像个会撒娇卖乖的孩子,怪不得皇祖母说她眼睛长得好。

  这双眸子长得真好看,大大的杏眼水汪汪的,一眨一眨望着你乖巧又美丽,像一只漂亮无害的小兔子,最会骗人了。

  上次她挟持李良娣,打杀红玲可是一连串连消带打,拿捏的精准无比,连自己都在她的算计之内。

  慧兰坐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这才掰着指头算数。

  “我早起练武强身健体,我身体太弱了,还练字读书画符,还做了很多药,以后有个头疼脑热不舒坦,自己就能搞定,院子里的奴才也方便一些。

  我还给自己做了很多养颜护肤的东西,要美美的。还给我自己泡了药浴做实验,效果还是很不错哒。”

  李承泽笑着捏捏她的鼻子,撇嘴不屑:“就你还练武,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几天。

  把你的东西拿来给爷看看,瞧瞧你都鼓捣了些什么,爷真是纵的你没有规矩了。”

  “小气鬼,人家也给了你好处呢,我炼药很厉害的,我很有用的。别小瞧人。”

  她跳下地很不服气的冲着他噘着嘴辩驳,坚称自己有大用处。

  “好好,你最有用,快去拿来。”

  李承泽在她翘臀上拍了一下,惹得她立刻羞红了脸,快步跑去内室拿东西。

  跑去拿了个褡裢,用旧粗布缝制的,里外里三四层大小不同的袋子,装的各种药瓶和药包。

  “对了,再给我一些这样的药瓶,若是有更好的玉瓶也给我一些吧。”

  这种药品都是专门有人烧制的,定期送进宫,上等好药需要用玉瓶和锡烧制的瓶子。

  例如道家烧的丹药,不过他们烧的丹毒很重,吃多了会死人,但也有高手做得药还是很好的,保养身体还是很不错的

  “好,常吉记得把丁氏的事记在心里,定期去拿一些过来。”

  “是。”

  作为太子也有自己的亲信,虽然皇后盯的很紧,但皇帝也是亲爹,不违反原则的事,不会太追究也会给太子一些便利。

  “谢谢爷,你看这个是刀伤药,这个是清心丹,用于清心败火解毒一般不是很严重的瘴气服用它就可以了,严重的毒是不成的。

  这个是药膏去疤止血的。还有这个是练武之人用的。

  这个是我自己吃的培元丹,一岁以上的孩子就可以吃,固本培元的。

  这个是温补的红花丹,女孩子身体虚弱需要进补活血可以吃这个,但月事和孕期不能吃,会落胎。

  还有这些都是各有用处的,最后这两个盒子就是药浴用的药膏了。可以相互交替使用,效果显著没有副作用。”

  她高兴地给他献宝,把这些东西过了明路,以后再拿出来就不会突兀,方便自己。

  “你这东西还真多,怎么瓶子都用一样的花色呢,有的区分了颜色,有些的没有区分颜色。”

  瓷瓶花色全都一样,分红蓝两种颜色,还有一种瓶子是锡瓶。

  “我自己分得清就行了啊,大夫的药也有人偷么,那肯定不怀好意啊。”

  她挑挑眉理所当然的挑眉坏笑,我喜欢怎么装就怎么装,我就是要装成你们分不出来的样子,看谁敢动我的药,不怕吃死你尽管放马过来。

  李承泽摸摸她的头,失笑出声:“小东西你的心眼可真多呀。也好,有点心眼才能在宫里活下去,也免得丢了性命。”

  慧兰摇头摆尾开心的笑,递给他一个蓝色瓷瓶,和一个红色瓷瓶。

  “蓝色的是解毒的药丸,一般性的毒素都可以解决,个别厉害的可以压制住最少三天,等我救你。

  红色的是刀伤药,我做的药都是很好的。”

  “蓝色的叫什么药?”

  李承泽打开闻了闻,倒是不怕她下毒,这丫头还没那个胆子给自己下毒呢,对她没有好处,何况还有丁氏一族的人呢。

  “这个叫化毒丹,用的药很昂贵,属于秘药了,这个是之前我存的带进来的,那些人检查了却不认识才放行的。你省着点用哦。”

  慧兰特意叮嘱他。

  “知道了。”

  李承泽觉得她给的药肯定都是好的,目前几次赠药都没有让他失望过,她在不断地提醒自己,她是很有用的,不要轻易放弃她。

  “啊,没有奖品的啊,那不给你了。”

  撇嘴不乐意了,伸手要夺回来,感觉自己吃亏了,我后悔不送了。

  李承泽一把抓着她的手,亲了亲,“调皮,你不就喜欢药材么,需要什么药材就找常吉去要就是了,这点东西我还是给得起的。”

  “这还差不多,到时候有人追问下来,你可要替我遮掩啊,不能把我卖了。”

  慧兰还是要留一手,尽量低调,不要太出风头,让人知道自己懂药理就行了,多余没必要说。

  “知道了,小东西鬼的很。”

  李承泽心说这丫头确实大有用处,就凭这手炼药的本事就能让自己得了很大的方便,有些不方便的事都不用告诉太医,弄得阖宫都知道了。

  “我这是聪明,我是东宫的人,自然是向着您啦,我不过是沾点便宜方便我自己罢了。

  难不成动不动请太医么,那东宫的事不就让人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一点小毛病我自己就弄了,别搞得兴师动众,我害怕皇后娘娘问罪呢,显得我太张狂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