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21章训诫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51 2020-05-03 08:10:00

  李承泽微微叹口气,“你这丫头哄人的功夫可是一流的,晚上给孤药浴吧。”

  “好啊,您三日内可有饮酒吃药,若有不能沐浴,您一直也没来我也没办法把忌讳告诉您。

  药浴前三日不用忌口,但戒酒,且药浴期间也不能喝酒,而且吃药最好找太医看过,是否有相克的药物存在,若无则没关系。”

  如实介绍了禁忌,药浴也不是随便就能泡的。

  “并无。“

  “好,我东西都准备好的,吃过饭就可以药浴了。”

  慧兰干脆的点头。

  “嗯。”

  李承泽淡淡的点头。

  “爷,您今日是不是很累啊,瞧着您不太开心。还是被夫子骂了?”

  慧兰小心翼翼的去撩虎须,抿着嘴偷偷打量他,看看是啥反应,像极了胆大包天的熊孩子,作死前先小小试探一下。

  “你是担心爷,还是希望爷被骂呢。”

  李承泽嘴角挂着一抹浅笑,星眸里藏着幽深暗涌的波涛,看不清情绪。

  歪靠在贵妃榻上翘着二郎腿,望着她的眼神带着审问的语气,闲适又邪魅的样让他越发的威仪俊美。

  “我是担心您好不好,我是那么没良心的人么?

  最近没听说有什么大事,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我的事您被训了,一直也没啥消息,心里不安么。”

  慧兰低下头揪揪自己腰间的丝绦,有点心虚的解释。

  “那孤要是告诉你,爷被母后给训斥了,就是因为你这个小东西才挨骂的,你做何感想啊。”

  李承泽气不过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微微用力,疼的慧兰呜呜叫,眼泪都彪了出来。

  “唔,疼,爷饶命啊,疼疼。我错了以后不敢惹祸了,我之前是以为李家有权势,您可能不会帮我,一时激愤才铤而走险的。”

  赶紧解释瞄补一下,别惹恼了财神爷啊。

  “算你有良心。”

  李承泽这才哼了一声。

  常吉进来了,在门口站定,“爷,皇后娘娘跟前的李嬷嬷来了,去了漪澜殿给李良娣张嘴二十,要求她抄佛经。

  先下在清晖园等着见主子呢。要见一见良媛。”

  “啊,不要打我啊,我是受害者呀,爷,你救救我啊,我很有用的。”

  一听要见自己,慧兰吓得紧紧的拽着李承泽的袖子,哭腔都出来了。

  看的他好笑不已,拍拍小东西的头,“莫怕,母后只是想看看你是什么样的,不是要惩罚你。”

  “真的么。”

  慧兰闪着明亮的大眼,还有一丝丝惧怕的神色。

  “孤什么时候骗过你?走吧,莫要让李嬷嬷等急了,那可不是好事。”

  李承泽拉着她出了门。

  院内站了一个年级蛮大的老嬷嬷,头发梳的一丝不乱,只戴了银簪子绾发,挺直了脊背气度惊人。

  慧兰错后李承泽一步,跟着上前,率先开口,“嫔妾良媛问李嬷嬷康安。”

  声音清脆明亮,礼仪流畅好看。

  李嬷嬷立刻回礼给李承泽,“老奴见过太子,见过良媛。”

  “嬷嬷客气了,让嬷嬷辛苦一趟,麻烦您了。”

  李承泽对李嬷嬷态度温和有礼。

  “太子客气了,良媛懂医么?老奴见到院子里有很多药材。”

  慧兰紧张的捏着手指,乖巧的点头,“回嬷嬷,我外祖母家里世代行医,我打小是早产儿跟着学了一些,粗通药理。

  嫔妾在漪澜殿的时候,差点病死……,就是靠着院子里有限的花草药材才拖了下来。”

  李嬷嬷恍然明白过来,微笑点头。

  “皇后娘娘让老奴来瞧瞧良媛身体可安好,让您紧守本分,莫要在以下犯上,下次定不轻饶。”

  慧兰立刻跪在地上叩首,“多谢皇后娘娘教诲,嫔妾感恩,定谨记在心。”

  态度真诚,人看上去也乖巧,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这事确实是李良娣不对,把人逼到了急眼的份上,自然要咬她一口了。

  “起来吧,你若懂事听话也不枉费太子爷为你承担责任替你求情了。”

  李嬷嬷敲打了慧兰。

  “是,是嫔妾太冲动了,做了错事,嫔妾以后定紧守本分,约束好自己和下人不给太子爷添麻烦。”

  慧兰知道此时一定要表现得乖巧懂事,不可以犟嘴,不然会倒霉的。

  “嗯,还算懂事,老奴转达了皇后娘娘的话,也该回去复命了。”

  “嬷嬷慢走,常吉替孤送一送。”

  李承泽亲切的目送李嬷嬷。

  “太子留步,老奴承受不起。”

  常吉送了李嬷嬷离开,慧兰见人走远了,才站直了身体长嘘一口气,拍拍胸口嘀咕着,“吓得我心口扑通直跳啊,可算走了。”

  李承泽忍不住失笑出声,“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让你不相信爷,活该!”

  说完转身进了屋。

  “哼!小气鬼。”

  慧兰摇晃着也进了屋,赶紧给李承泽到了一杯茶。

  “爷您尝尝,送来的新茶。”

  下人见她得宠了,就会主动来巴结,给她送了些新茶。

  “谄媚。”

  李承泽瞪她一样,毫不客气的给了评语。

  慧兰撅撅嘴,背对着他嘀嘀咕咕的骂他。

  “你是不是背地里偷偷骂我呢?”

  “没有的事,您可别冤枉人啊,我在想晚上咱们吃什么,昨儿于庆说今儿给我做酸辣鱼呢。”

  “一天就知道吃,你练的字呢,拿来给孤看看。”

  李承泽见她这样哄着自己,心情没来由的又开怀不少,小开心果还是有点用处的。

  “哦。”

  慧兰扁扁嘴去书案上把自己练的字都拿来给他瞧。

  李承泽还真个很认真一张一张的审阅,不得不说她的字韵味十足,写的极好,这一手字足够她自傲了,就是比自己也不逞多让,这字的意境十足,这丫头倒是难得灵慧之人。

  “嗯,还不错,这两个字有些敷衍了。”

  慧兰顺着他的手指一看,眼睛还挺尖的么,这两个字写的时候确实有点潦草了。

  “嗯,我记住了。爷,那个李嬷嬷对您态度好像很温和呢。”

  慧兰发现李嬷嬷对太子还是很有长辈的摸样,温和慈善。

  “孤小时候是她带大的,长大了以后接触才慢慢少了一些。”

  李承泽微不可查的叹口气,皇后的嫉妒之心不允许他们太过亲近,不得已他们也慢慢疏远了。

  “李嬷嬷失眠很严重,而且有风湿腿,好像挺厉害的,应该很难受吧,我有药可以治好她哦。”

  慧兰提醒太子,也是为了帮他一下,皇后那关肯定不好过,若是没有太子罩着,她也没有办法过上安生日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