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18章药浴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63 2020-04-30 08:05:00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最后的战果是李承泽输了慧兰一局,然而她看看天色笑着开口,“爷,该睡了,你明儿还要去上书房呢。”

  李承泽扁扁嘴,瞪了她一眼,无奈起身,“孤要按摩。”

  作为她补偿自己的代价。

  常吉赶紧吩咐丁香等人去打水给主子洗漱。

  慧兰有药材了,已经开始给自己保养皮肤了,还挺仔细的。

  以前没这么精细,修士需要争抢资源,努力活下去顾不上容貌,美貌反而是负担。

  如今情况不同了,她需要美貌争宠让自己过得更好,自然要换一种活法。

  李承泽已经从耳房洗漱出来了,瞧着慧兰很仔细的给自己涂抹润肤膏,味道是浅浅的花香,很好闻。

  墙角的香炉里已经点了安息香,静谧的气氛让李承泽慢慢安静下来,能放松片刻。

  慧兰总算磨蹭完了就打算爬上床休息了。

  李承泽却笑着提醒她,“怎么不脱衣服,你穿着外衣睡觉的?”

  慧兰被提醒的脸顿时爆红一片,昨儿是他迷糊着,也就无关紧要了,两辈子她都是个黄花大闺女,面对成年男子难免害羞。

  “哦。”

  又起身把外袍裙子脱了,露出里面粉色的细棉中衣和撒脚的长裤再次爬上来躺下,快速的盖上被子。

  李承泽忍不住笑了一下,俯身盯着她看了半响,才发现这丫头皮肤好的吹弹可破,天生就是个白皮子,肌肤细腻柔滑,手感真是舒服极了。

  小脸红扑扑的,垂着眉眼不敢看自己。

  低头离她不过寸许,甚至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扑面而来,他闻到了若有若无的兰花香,红唇潋滟有些诱人。

  “不是千方百计让爷留下么,怎么又害羞了,你说了要给我按摩的,可不许耍赖皮。”

  李承泽伸手轻轻地抚摸她的脸庞,触感细腻滑软,让人流连忘返,盯着她的红唇,喉头动了一下。

  “谁害羞了,你转过去,我给你放松一下脊背。”

  慧兰红着脸推他一下,奶凶奶凶的瞪了他一眼。

  李承泽没有继续逗弄她,心情却极好,突然发现小丫头很诱人呢。

  转过身趴着,慧兰给他放松肩颈后背,让他舒缓一下肌肉。

  鼻息间是好闻的安息香,李承泽渐渐放松下来,缓缓进入梦乡,临睡前迷糊的问了一句,“这个香老人能用么,孤去讨好皇祖母。”

  “可以用,等我多做一些你再送去,我没有药了。”

  “缺什么跟常吉要,孤记得你的好。”

  李承泽的意思是我记得你的功劳,你不犯忌讳我会一直护着你的。

  慧兰莞尔一笑,有这句话就行,她不害人也不会让人随便欺负,我只想过点安生日子,以前从没安定过,如今想好好享受一下富贵生活,仅此而已。

  李承泽睡得香甜,慧兰累的喘口气也躺下来休息。

  临睡前还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日渐找到了和他相处的窍门,坦荡不藏私,可以耍小聪明却不能太过分。

  事过了明路基本没事,李承泽不喜欢别人把他当傻子,别那么虚伪,要什么直接开口,能给都可以给你。

  好歹你也是我的女人,不会太委屈你们,但不要自以为是,自作聪明。

  仔细想了想没什么漏洞,除了隐瞒不能说的,基本没撒过谎,这样也不怕将来被翻出来没法圆谎。

  第二天一大早天微微有点亮光,李承泽就被常吉喊起来了,慧兰也醒了,揉揉眼睛坐了起来,还耷拉着脑袋在打瞌睡。

  刚睡醒的她摸样娇软可爱,萌萌的让人心尖都发颤,舍不得委屈她半点。

  李承泽上前摸摸她的小脸,帮她拉好散乱的中衣,抱着她重新躺下。

  “别起来了,睡吧,我让常吉晚点给你送笔墨纸砚过来,你不是要练字么,练武的工具要晚些送来,你需要什么样的给常吉说,让他去办就行。”

  “好,我列个单子,还需要药罐呢,要炼药,药浴的药要根据身体状态调整的,还有洗髓伐脉的药也要炼制。

  不要告诉别人,我爹娘都不知道这些的,说出去会有麻烦。”

  慧兰打着哈欠盖上被子叮嘱。

  “好,乖,睡吧。”

  李承泽扬唇露出一抹浅笑,让常吉穿好衣服去了外室洗漱用膳。

  慧兰可不管,只管呼呼大睡,常吉偷偷瞄了一眼,也觉得这个小良媛真是个奇人。

  能把他家爷哄得开开心心的,要什么都依了她,而且每次都能掐中太子爷的软肋和心中所想。

  一连两日都在丁良媛这里歇脚,让于良娣十分惊讶和不安。

  这会子反倒有点明白为什么于良娣要急着弄死这个良媛了,她没有侍寝就能留下太子爷过夜,实在是个有手段的。

  可她们却不知道慧兰只是迎合了太子的需求而已,李承泽想安静的睡个好觉。

  “主子,太子对这个良媛是不是有点太好了,今儿又送了很多笔墨纸砚过去呢。”

  秀云也有点着急了,太子妃没见门,没人管束比较宽松,趁这个时候得宠,等太子妃进了门也能有一席之地,不至于被边缘化了。

  奈何太子爷不好女色,每个月进后院歇脚的次数不超过五次。

  这让两位良娣都很无奈,太子爷不来,万般手段也用不上啊。

  “静观其变,别去招惹她,我们要做的事稳住自己就好,好赖我比李良娣强多了。”

  于良娣也很担心,但不算太着急,毕竟慧兰不能侍寝,就不可能生孩子,也就不需要顾虑太多,也许太子爷是一时新鲜有趣呢。

  “是。”

  慧兰写了一个单子,上面是自己需要的东西,以及浸泡药浴需要的浴桶交给了常吉去置办。

  这几日李承泽忙着学业的事没有过来,慧兰吃完了太医给的第二疗程的补药,加上自己偷偷地进补,身体眼瞧着就有了很大的改善。

  这才开始修行养元功法,这就是那套最基础的内功心法,很适合凡人修炼。

  只用了一晚上就入了门,到底以前是修士,比较有经验,配合灵药和灵泉辅助会越来越好的,这个调理身体极好,尤其是针对凡人效果最好。

  趁着李承泽没来,慧兰夜里歇下,不用丁香守夜了,等大家都睡下了,她才悄悄的进空间去炼药。

  炼制洗髓伐脉的药膏,这个配方大部分药材都可以用外面的,区别在于效果大小。

  只有个别药材需要用到灵药,凡间不确定有没有,她也没有让太子去找,难免动静大了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