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17章下棋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26 2020-04-29 08:25:57

  李承泽不屑地冷笑一声,“你能赢我再说吧。”

  “哼!要是你输了可有奖励给我?”

  慧兰翘着下巴像李承泽示威。

  “要是你输了呢?总不能每次都占孤的便宜吧。”

  李承泽照着她脑袋敲了一下。

  慧兰撇嘴白他一眼,“男子汉大丈夫还挺小气的。这样吧,你要是赢了我,那本拳法的内功心法我交给你,除了泡药浴还有洗髓伐脉对身体好处极大。我帮你调理身体,有我在没人能给您下毒。”

  李承泽望着她好一会,才开口了。

  “孤就知道,你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把东西拿出来了,肯定还有后续,果然没猜错。”

  慧兰得意的挑眉晃晃脑袋,别提多开心了。

  “你看你小气了不是,还太子爷呢,你也没问我后面的事,还是我主动提醒您的呢,我这人最厚道了。”

  常吉噗嗤一声没憋住,笑了出来,气的慧兰扭头瞪眼睛。

  “常公公,你以后生病也用不着我了呗?”

  “奴才不敢,奴才知错求良媛饶恕。”

  常吉赶紧麻溜的低头道歉,这个小良媛是有些真本事的。

  “哼,算你识相。”

  又扭过头来看着李承泽,“怎么样我的赌注还不错吧,那爷您的赌注呢?怎么说也是东宫太子爷,这赌注可不能比我一个小良媛差劲吧。”

  李承泽被她这些花花肠子给逗笑了,又好气又好笑的捏捏她的脸蛋,捏的她痛呼一声。

  “不带欺负人的。”

  慧兰不依的哇哇叫。

  “你说你想要什么?”

  李承泽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就想看看她还能作什么妖。

  慧兰撅撅嘴,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着,狡黠又可爱,“我想习武,需要一些工具。还需要长期供应的药材滋补。”

  她小心翼翼的瞄他一眼,又迅速低头做出一副我很乖的摸样。

  “你为什么要习武,想修习内家功,这很苦的。”

  李承泽一时到觉得自己有点太小心眼了,每每总是先怀疑她的动机,其实她只是个想保护自己努力在宫里活下去的孩子,战战兢兢小心翼翼为自己筹谋。

  “不是普通的内家功,是适合炼药从医的内功,正中平和连绵不绝,我以前学了一阵子,但年纪小没定力嫌弃练不出效果来,没有坚持住,外祖母十分惋惜却没有强迫我。

  她跟我说过我先天不足修习这个内家功对我以后好处很多,可我浪费了她老人家的心意。这次我差点死掉,就想着重新捡起来学,在宫里平时也没什么大事要忙,找点事做也是好的,还能强身健体。”

  她从空间里费尽的扒拉出一套养生心法,对身体极好,要求不高,凡人也可以修炼,虽然不会有太大成就,但确实是养生的好功法,属于修真界最低等的功法,散修练得居多。

  这种最基础传承时间最长,很温和,对身体大有好处,就是对修士来说没啥成就。

  但与炼药师还是有用的,可以代替灵力炼药行医绰绰有余。

  李承泽听了点点头,“要这样你就练吧。需要什么孤定期让人给你送来。不许欺骗我。”

  “怎么会呢,我是东宫的人,不会害你的,不过是给自己沾点便宜,我又不会去害人,无非是想多个保障保护自己罢了。”

  慧兰拽着他的袖子撒娇解释,却不知道李承泽早几日已经去丁家查探过一番了。

  丁慧兰的外祖母真的是西夏人,知道这事的人不多,却不是没有,祖上三代行医,家世也算有点水平和底蕴,常年给村民和难民行医义诊赠药,名声极好。

  原主也懂一些,不过没有慧兰这么厉害,只是粗通药材和医理,不然也不会那么早死掉了。

  原主的外祖母和外祖父因为年纪大相继去世了,因此李承泽查到的结果和慧兰说的都是一样的,其他细节方面因年代久远也查不到了,自然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而且丁家教养极好,丁父虽然是四品官,家族也不算小户人家,也是过了三代的耕读人家,门风清正守规矩。

  得到的汇报让李承泽很满意,这才是他愿意纵容慧兰主要原因,还是沾了原主的福气了。

  否则李承泽怎么会轻易相信慧兰的话,随便就吃她给的东西呢,自然是查探过了。

  李承泽捏捏她的下巴,温和的笑了一下,望着她的双眸,态度十分认真。

  “你帮了孤,我心里明白记你的好。只要你不欺骗背叛我,自然要护你周全,孤并非冷血之人,你好歹也是我的女人,有什么委屈直接跟我说,莫要和她们学那些下作见不了人的手段。”

  “我记住了,我自然是要依靠爷保护的。”

  她立刻抓住了李承泽话里有话的精髓含义。莫要跟李良娣她们学些阴私。

  太子来她这里就是她单纯简单,不用费心去应付,不然何必哄小孩呢。

  李承泽这才笑了,“来,下棋,孤肯定能赢你。”

  “那可未必。谁怕谁啊。”

  慧兰撸了袖子准备大战几个回合,杀他个片甲不留。

  二人你来我往的,第一盘李承泽竟然输了,这倒是有些意外了。

  “孤输了。”

  李承泽虽然输了棋却尤为开心,觉得和慧兰对弈十分有意思,还觉得意犹未尽。

  “那爷答应我的事?”

  慧兰小心翼翼的询问,水汪汪的大眼里却是激动雀跃的神色。

  “嗯,答应你的自然不会忘了,常吉以后良媛需要什么你去给办了,说是孤需要的。”

  “奴才记住了。”

  常吉立刻点头。

  “放心,我不白占便宜,以后您的身体调理交给我,我治病不如太医,但调理身体我是长项,我外祖母最擅长这个了。”

  李承泽点头,这和查到的消息属实,她外祖母早年常走动高门大院替人调理身体,很有本事,一手炼药的本事得到大家一致的称赞,不然以她家的家世也说不上丁家这门亲。

  “来,再下一盘,孤不用你让,自己赢奖励。”

  李承泽来了兴趣,也撸了袖子开始重新捡棋子,准备再战一次。

  慧兰棋艺是非常厉害的,一来一往互不相让,既让李承泽有争斗之心又不会水平过于悬殊丢了面子,还能让他赢个一两回,赢回自己的奖励,又开心又过瘾。

  棋逢对手才有意思,实力悬殊太大,还有什么趣味可言呢,慧兰深谙其中的妙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