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弟15章一手好字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085 2020-04-27 08:05:00

  下午慧兰让人准备了麻辣锅子,得益于上次太子的恩赐,她这有了小厨房,菜品还挺丰富的。

  她让人在屋里摆了一桌,于庆按照她的口味给她调的辣味,片了薄如纸的羊肉片,还有各种绿叶菜和豆腐,夏天蔬菜也全乎。

  慧兰坐在桌子上眯着眼开心的品尝辣锅子,人生另一个爱好就是品尝美食。

  将羊肉在锅子里涮几下在入口,她幸福的眯起眼,这味道鲜嫩辣爽,尤其是于庆刀工很好,片的羊肉很薄,筷子入锅抖几下就能熟。

  正吃得高兴呢,就听到丁香着急的喊了一句,“主子,太子爷来了。”

  慧兰赶紧起身,人已经进了屋,东西也来不及收拾了。

  李承泽一进屋就闻到了浓烈的辣味,不由得皱起眉头,“你吃的什么这么大味道。”

  慧兰赶紧擦擦嘴,“辣锅子。”

  “宫里不许吃味道浓烈的菜,不知道么?”

  宫里为了避免影响主子,都默认不许吃味道浓烈的菜色,也害怕给主子吃出事来。

  尤其是宫人,葱姜蒜这些东西基本不碰,伺候主子忌讳一身怪味。

  慧兰低着头两只手绞在一起,可怜兮兮的看他一眼又快飞的低下头去。

  “我想着您今日忙不会过来了,就偷吃了一次。我很久没吃过了,入宫以来这是第一次吃。”

  李承泽看她一眼,大踏步的在饭桌前坐了下来,“下不为例。”

  “谢谢爷,我就知道您最好了。”

  慧兰高兴地蹦了起来,小跑来到李承泽身边。

  “您也尝尝?味道很好的。”

  “你吃着药也能吃这些东西?”

  他没好气的瞪她一眼。

  “太医说了一个疗程结束,要停药几天有利于身体恢复。我可以停药七天。”

  慧兰不会拿自己身体开玩笑,一个劲的喝药不利于药效发挥,最后药效会越来越小的。

  李承泽拿起筷子,指着其中一道菜问,“这是什么?”

  “这个是猪里脊肉,最嫩的部位,特意腌制过的,用刀背敲击砍断筋膜,上瓦片烤。

  沾上梅子酱吃,酸甜可口,爷给个面子尝尝,一天就只能做一次。”

  慧兰赶紧烤制了一片肉慢慢的翻面然后刷上梅子酱,这个是甜口的,梅子酱是现成的。

  “下次我自己做梅子酱,比这个酱更好吃,今儿要的匆忙,只能吃现成的。”

  烤好了肉放在他面前的小碟里。

  李承泽才忙完确实饿了,想着她昨晚照顾自己也辛苦了,在这里待着也舒服放松,这才过来的。

  尝了一口,不由得眼前一亮,肉质细嫩酥香可口,入口回甘微微点带梅子的酸甜,清新的果香祛除了肉的油腻,入口味道拿捏的十分恰当、

  “嗯,还行。”

  李承泽傲娇的点头。

  慧兰撇嘴,明明是好吃的,偏不肯承认,死要面子。

  一面帮他烤肉,一面往辣锅子里下肉打算自己吃。

  肉片熟了,李承泽理所当然的从她筷子上抢走塞自己嘴里了,又香又辣,滋味极好,不由得点头。

  慧兰气得白他一眼,赶紧下肉,不然自己吃不上了。

  两人像个小孩子一样在铜锅里抢肉吃,嘻嘻哈哈的笑成一团。

  李承泽身为太子限制颇多,难得有这样放松玩闹的时候,平日里不能这样事宜,今儿倒是吃了不少。

  吃罢饭慧兰用灵泉水泡了一些清热去火的茶给他。

  “爷,喝点吧,辣锅子容易上火,败败火。”

  李承泽接过茶盏,白她一眼,“算你有良心,你今儿都在屋里做什么呢?”

  “晒晒药材,跟丫头们打听一下宫里的八卦,免得我哪天傻兮兮的犯了太子爷您的忌讳。”

  慧兰也没隐瞒,如实说了。

  “哼!你这茶泡的尚可,倒是有点小聪明。”

  李承泽不得不承认自己乐意来清晖园歇歇脚,逗个闷子,放松一会。

  “我本来就很聪明,不聪明我怎么争宠啊。”

  慧兰把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像个撒娇的小猫,讨好他。

  “小东西。”

  李承泽伸手刮了下她的鼻梁,眼里多了些宠溺的笑意。

  “爷,您能不能赏我些笔墨啊,我想练字,打发时间。”

  慧兰打算给自己找点事干,不然多无聊啊。

  “你去写几个字让孤瞧瞧。”

  李承泽一听倒是来了兴趣,东宫嫔妾人数不多,也就一个于良娣自认才学不错,一手字还算勉强。

  慧兰呲了一声,“还瞧不起人呢,等着。”

  大方的走到书案前,自己研磨后用笔沾了墨汁,写了几个字。

  李承泽也好奇的走过来一瞧,写的是她的闺名,丁慧兰。

  用了三种字体,簪花小楷,柳体,还有草书。

  草书最难,但这三种字体都写出了韵味和浓郁的意境,字体各有不同,或飘逸潇洒,或刚劲有力;或笔意奔放,体势连绵,活泼潇洒。

  李承泽边看边点头,眼中露出激赏的神色,对这个小良媛有些另眼相看。

  若是只会些小聪明,撒娇卖乖,时日长了也会厌倦的。

  但这手字就值得李承泽给与一点宠爱了,说明她不是腹内空空只会邀宠的女人。

  慧兰得意的眉飞色舞,“怎么样,我的字还行吧,我可是苦练过得。我爹都说我的字能入眼。

  我外祖母说了,一手好字很重要,读书能涨见识懂道理,学本事就要刻苦用心不得偷奸耍滑。”

  开玩笑么,会画符的人必须有有一手好字。

  李承泽抬手照她脑袋上敲了一记,“字是好字,就是人脾气太坏。”

  眼里多了几分真心实意的欣赏之色。

  慧兰噘着嘴摸着被敲疼的额头,“哼!”

  不服气的哼哼。

  “孤让人给你赏了药材,你要来做什么?”

  “泡药浴啊,强身健体。我病了一场伤到本元了。

  以前一直练拳法,泡药浴,后来身体好转我就偷懒没练了,我打算把它捡起来重新练习,需要配合药浴最好。”

  “哦,男子也能泡么,什么拳法?”

  李承泽见识到她做得安息香确实很好,还特意拐道去了太医院询问了太医,她做得几种药,得到了太医的盛赞。

  说此人炼药水平极为高超,药材的分量和火候拿捏得非常精准老道,起码太医院的炼药水平还没有人能胜过她。

  这可是太医院的掌院亲口说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