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12章按摩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089 2020-04-24 08:05:00

  慧兰本以为自己被拒绝了,心里有点失落,没想到转眼就听到了他要留下来的话,高兴地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

  还不忘吩咐一声,“丁香,去打盆热水来给太子爷洗漱,让常吉准备好明日早朝需要的东西。”

  那声音听了都知道是欢天喜地的。

  李承泽忍不住翘起嘴角,见着她进了屋,伸展双臂,“更衣。”

  像个大爷似的等着被服侍,慧兰任命的上前给他脱掉外袍悬挂起来,太子的衣服是不能打褶的,尤其是绫罗绸缎最忌讳有褶皱了,看着像乞丐似的。

  丁香打了一盆热水进来放在内室门口的洗脸架上,低着头退了出去。

  慧兰亲手拧了热帕子递给他,李承泽洗了脸,又接过水杯漱口刷牙。

  漱口水是清香的薄荷叶煮水,牙粉也做成了膏状在小盒子里,满口清香冰凉,十分舒爽。

  “这东西你做的?倒是清爽。”

  李承泽察觉到有冰片和薄荷等药材在里面。

  “对呀,我外祖母是西夏人,你也知道西夏文化博大精深,以奇巧著名,其中医毒更是翘楚,我也算得了我外祖母的真传吧,这样的小东西做来方便自己的。”

  此话半真半假,西夏人是真,水平也确实不错,但这些东西的配方都是慧兰自己的。

  “嗯,想不到你外祖母是西夏人,你爹怎么会让你学这些东西呢?”

  李承泽好奇的坐下来询问,他只穿着单薄的白色细棉中衣长裤,坐在床榻边上。

  慧兰让丁香换了一盆新水,一边洗漱一边和他说话。

  “因为我爹不在呀,我小时候因为身体有点弱,外祖母就给帮我调理身体,而我祖父祖母在我娘还没和我定亲之前就相继去世了,我爹的婚事是族里的叔伯给承办的

  所以只有我爹外家可以帮一把了,我爹在我一岁多的时候去外放,去的地方比较苦寒,不能带我,就把我放在我外祖母那里照料。

  我就学了这些东西了,顺道就跟嬷嬷学了礼仪和辨认药材,我爹回到京城时,我已经十岁了。”

  李承泽这才点头,“把你那牙粉给孤一盒,用着到比普通的牙粉好用很多。”

  慧兰笑了笑,“好,我还有好多好玩的东西呢,你常来看我,我就把宝贝送你。”

  李承泽捏捏她的鼻子,“好,孤常来看你,不是说要按摩么。”

  “好,你等等啊,我把香点上,我看你面色就知道你老失眠,这个香很好用的。

  我爹用过,有一阵我爹很疲劳就经常失眠,我就做了这个香给他,他就能睡个好觉了。”

  慧兰从床头小柜子里,取出一个匣子,上下三层好多小格子,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丸药跟小瓷瓶,瓶子全都是一样的花样和颜色。

  李承泽好奇的看了看,“这么多都是什么药啊,你能分得清么?”

  慧兰奇怪的看他一眼,“当然分得清了,每种药一闻味道就知道是什么了,怎么会搞错呢。你也不会认错字啊。”

  李承泽想了一下又笑了起来,确实对懂行的人来说,是不可能搞错的。

  “那你这些都是什么?”

  “哦有些是药,有些是小玩意,这个送你,清新口气的,药材都是滋补的,你可以找太医看过后再吃。

  剩下的都是一些小东西,这些是我在漪澜殿住的时候,闲着无聊,她的花园里有很多花草都是入药的药材,我就偷偷做了这些。

  就是靠这些东西我才熬了过来,但可惜药材不全,所以病一直好不了,半死不活的拖着。”

  慧兰半真半假的解释着。

  “你送给常吉的就是这个么?怎么吃?”

  李承泽显然一清二楚。

  “对呀,切一点含在嘴里,自己就化了,药材都是温和滋补的常用药材,吃多了最多上火,没事的。”

  慧兰朝他笑了笑,将安息香取出来,又把匣子锁上放了回去。

  李承泽注意到她放匣子的地方周围有一些粉末,颜色和柜子的颜色几乎相同,不仔细看不出来。

  “这是痒痒粉,一种花的茎干晒干研磨,抹在手上会非常痒痒,很快就会红肿起来,我怕人动我的药匣子,就提前留了一手。”

  李承泽摇头失笑,“真是个鬼灵精。”

  宫里什么样人都有,慧兰这么做是对的,这些药最怕被人动了手脚,满身张嘴都说不说清,预防一下也比较安心。

  若不弄这些难免不方便,太医也不是你想请就请的,普通太监宫女也会藏一点常用的药做备用,大家手段各有不同。

  最明显的地方就是床铺底下搜一搜,砖块敲一敲,准有东西。

  慧兰拿了安息香出来,点在床尾的小香炉里,这才回来爬上床榻,然后坐在李承泽旁边,看了看他,才发现自己没脱衣服,又有点害羞的把裙子脱了,露出里面的中衣。

  “你趴着,我帮你按摩。”

  慧兰小手一指,指挥他躺下,李承泽不想她难堪,很顺从的躺下了。

  慧兰人小可手却很有劲,先帮他揉揉脑袋,放松一下神经。

  李承泽忙碌了一天,这会子脑袋已经有些发沉疲惫了,被她这么一揉果然十分舒服,忍不住闭上眼,就闻到了似有似无的的清香,味道很淡不呛人,却让人昏昏欲睡。

  “这是一种花的植物,有助眠的效果,不会上瘾的,放心睡吧。我交代了常吉了。”

  李承泽听了这才安心的闭上眼,任由她折腾。

  慧兰帮他松松筋骨,松弛一下紧绷的神经,李承泽闻着安息香,感受着她的小手在背后揉来揉去。

  “小丫头,趴在男人身上也不害臊,跟谁学的。”

  李承泽趴在枕头上迷糊间打趣慧兰。

  “我入了东宫就是嫁给爷了,你是我丈夫,我为什么要害臊啊,再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也看不上我这个毛丫头。”

  没长大的孩子哪来的吸引力啊,慧兰还是很清醒的,李承泽愿意留下来过夜原因很简单,就是想睡个踏实觉,不想应付那些拼命想爬床的女人罢了。

  “呵呵!小丫头鬼精鬼精的,快点揉,别停。”

  李承泽被揉的很舒服,眯着眼惬意的享受,想着以后可以常来,这丫头有趣,还可以睡个好觉,不用应付那些饥饿的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