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10章就是要争宠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66 2020-04-22 08:05:00

  慧兰拉着他的袖子不松手,小脸喜气洋洋的,“太医说我风寒好了,只是还需要喝两个疗程的补药。”

  “嗯,好好养着。免得让人说孤亏待你了。”

  李承泽伸手捏捏她的下巴,眸中含笑。

  慧兰噘嘴,拽拽他的胳膊,在他面前转了个圈,“好看么?”

  眼巴巴的等着他夸奖一句呢。

  李承泽早就发现她特意打扮过了,年纪小穿着娇嫩的草绿色显得清新可爱,点缀了小巧的珠花,加上调养了七八日身体也好转了,气色也好了很多,瞧着娇美动人。

  “哪里好看,还不是和以前一样,瘦巴巴的。”

  李承泽抿着嘴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就喜欢逗弄她,看她生气噘嘴气呼呼的小样,特别可爱,像雪白萌萌的小兔子。

  慧兰气的垮了双肩,整个人都没了精气神,垂头丧气的瞪他一眼,丢下他自个进屋了。

  “这丫头,胆儿越来越肥了,你把孤丢下,是赶爷走么,那孤可走了。”

  “哼!说话不算数,赖皮鬼,我还给你准备了好茶呢,你走了就喝不上了,我还有上好的熏香呢。哼!”

  她不想让人走,还拉不下脸来求情,李承泽忍不住轻笑一声,踏步进了屋。

  顿时眼前一亮,丫头把屋里重新鼓捣了一遍,只是把家具挪了个位置,屋里就显得宽敞明亮。

  书案上摆了一个细长脖的天青色花瓶,里面插了一束花,就是花园里的花草,经过她巧手的修剪,配色十分好看又有意境。

  窗户上用浅红色的阮烟罗做了窗纱,飘逸的质感让屋里多了几分清雅的味道。

  “眼光还不错,把这屋子到弄得很雅致。”

  多宝格做屏风隔开内室和小厅,多宝格上摆放的都是一些小东西,还有小孩子玩的玩意,显得童趣可爱。

  慧兰跺脚,“人家让你夸我一句,你偏要夸屋子好看,你这人也忒气人了。”

  李承泽被她娇蛮的样逗的仰头哈哈哈大笑,一把拽过来坐在自己腿上,像安抚炸毛的小猫一样拍拍她的背。

  “好了,这就生气了,穿了新裙子啊,你最好看,最可爱。”

  这才把小东西给哄高兴了,晃晃脑袋翘着下巴,“我自然是最美的,等我长大了你肯定会喜欢我的。”

  “是么,小黄毛丫头,等你长大再说吧。”

  “我不叫丫头,人家有名字的,我大名叫慧兰,丁慧兰,不许忘了,下次在喊我丫头不理你的。”

  慧兰撇嘴嫌弃的翻他一个白眼。

  李承泽看她炸毛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这真是个开心果。

  “好,孤喊你兰儿好不好?”

  “嗯,我爹和我哥哥也喊我兰儿。”

  李承泽捏捏她的鼻子,“孤来这半天了,茶也不给喝一口,小姑奶奶,给口茶喝吧。”

  无奈的笑了。

  “等着,我给你泡茶,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慧兰听了跳起来,去端了茶盘过来。

  “你会泡茶,还会什么?”

  李承泽含笑坐在椅子上,望着她忙碌。

  “我会的东西多了,一口气告诉你还有什么意思,你要自己去发现呀,这样才有趣么。”

  慧兰歪歪脑袋,朝他眨眨眼。

  李承泽失笑摇头,一个小黄毛丫头,一天到晚琢磨着怎么争宠,吸引孤的视线,真是……

  慧兰坐在茶几前,将烧好的水用来烫杯,动作优雅行云流水,青葱玉指细白又好看。

  随着潺潺的水声流淌,李承泽已经闻到了茶香,茶香让人心头舒缓放松。

  “爷,喝茶。”

  慧兰双手将茶盏奉上。

  李承泽细细品味,慢条斯理,微微赞赏点头,茶并不是最好的品种,但泡茶的手艺却极其出彩,硬是将普通品种的茶泡出了清香的滋味,品在嘴里会以为是上等的好茶。

  “好水,像是山泉,只是比山泉轻浮甘洌。”

  “爷,是晨起的花苞上的露水,我这没有荷花,可惜了没能积攒到荷花上的晨露,不然滋味就更妙了。”

  “怎么不好好养病还去收集这玩意,这要收集多久才能喝一次茶,以后别弄了,你身子骨弱刚养好身体不能在病了。”

  李承泽微微皱眉。

  “我也没有什么能给爷的,能住在这里特别满意,您没有怪我胡闹,还帮我收拾烂摊子。

  就想表表心意,可我也没有钱买贵重东西,就积攒了一点点露水,其实半壶都是井水,不然也是不够用的。”

  她如实说了,露水积攒的压根就不够,就是做个样子的,为了给灵泉水打个掩护罢了。

  李承泽听了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这丫头懂得感恩,别人对她好一点就想着要回礼。

  朝她招招手,慧兰走到他跟前,被他拉了带进怀里,依偎在胸膛。

  “怎么这么傻,是孤没照顾好你,差点让你丢了命,应该补偿你的。”

  “我也是闲来无事,自己住心里高兴,就找点事做做。我想着平时你应该会喝茶,我泡茶手艺还可以,我爹夸过我呢,就想着给你露一手,要是你高兴了,说不得下次还能来看我呢。”

  慧兰毫不掩饰她就是要争宠的心思。

  李承泽上下打量她一下,虽身材有些玲珑,但还没到吸引他的地步,忍不住轻笑出声。

  慧兰被笑的恼了,气的推他一下,“你笑什么呀,我只是还没长大么。等我长大了我会比李良娣好看,身材比她还好呢。”

  她气呼呼的宣告。

  她越说李承泽就越想笑,抱着她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刮了下她挺翘的鼻梁,“你比她漂亮多了,傻丫头,你急什么,你是孤的女人,早晚都是我的。”

  这一刻觉得她挺顺眼的,也可爱活泼,比那两个强多了,一个明明肚里空空非要强装淑女;另一个么就自持清贵出身,清高孤傲,既然这么喜欢装蒜就一个人待着去吧。

  慧兰却懊丧的低头,小脸都失去了光辉,“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就是拿我当小猫一样逗着玩的,我没长大所以你也不喜欢我。”

  委屈巴巴的噘着小嘴,眸子里闪烁着晶莹的水光。

  李承泽看她难过,有些不忍,把人拽进怀里,修长的手指给她拭泪。

  “瞧瞧,这怎么还哭鼻子了,还说自己长大了呢。孤没说不喜欢你啊。”

  “那你会宠我么?红玲说只有得宠的女人才能过得好,不然会去冷宫的,说我没长大,身材扁扁的,没有女人味,一辈子都别想得宠,爷,什么是女人味,我也会长大的。”

  她挺挺胸膛,很认真的表态。

花羽容

求收藏求支持求票票,新书来了,集体群么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