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07章吃货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031 2020-04-19 08:05:00

  慧兰给自己拿了一碗白粥,她刚大病一场还没好透呢,吃点软烂好消化的食物帮助肠胃吸收。

  桌上的菜色都是荤素搭配的,还有一道酸笋鸭汤,也是开胃的。

  不得不说常吉办事让人非常满意。

  她吃了一口白粥顿时满足的眯起了眼,虽然只是很普通的白粥,却熬得特别好,入口是扑鼻的米香,大米吃在嘴里也是满口软糯入口即化,满口清香。

  “真好吃。”

  慧兰大口吃着,但动作却很优雅,这是长久以来的教养形成的仪态,丝毫不做作,也不影响她快速的往嘴里扒拉食物。

  李承泽望了她一样,微微点头赞赏,看得出教养极好,李良娣出自国公府,礼仪仪态却没有这丫头流畅自然,明显是后来才学的,时间短所以才显得别扭。

  “你的礼仪还不错,谁教的?”

  李承泽慢慢的吃着菜,完全就是为了哄她的。

  “我娘教的,我娘得过嬷嬷的教导,退役的嬷嬷是她本家的一个姑姑,请了来教过几年。

  我是从小学的,我娘说学会了有好处,将来人家看我礼仪好能嫁个好人家,原说等落选了相看一年再说人家的,没想到被留下了。”

  这是原主自己的记忆,并没有说谎,慧兰自己的礼仪就极好,修行人士也讲究礼仪的。

  “怪不得呢。孤也没想到你这么小,是孤没安排好,让你受了虐待,以后你就在清晖园住下吧。

  我让常吉给你安排本分清白的奴才过来伺候你,你想要什么尽管提。”

  李承泽探问后也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也觉得这丫头很无辜,挺不容易的,无意进宫却差点被弄死,实在是冤枉。

  慧兰抿抿嘴,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眼里带着苛求,“真的什么条件都可以说么?”

  “不过分的条件都可以。”

  李承泽眼眸微微眯起,却依旧笑着回答。

  慧兰捏着筷子,有点忐忑却饱含希望的开口,“我刚才看到清晖园有个很小的小厨房呢,我可以让人做饭么?”

  说完飞快的看他一眼,又低下头去,“我饿怕了,想自己弄个厨房做饭,丁香会做饭呢,我不挑食的。”

  “你单独住了没人在欺负你了。”

  李承泽叹息一声,后宫的每一个人都不容易,为了生存要努力的想办法活下去。

  慧兰低着头也不看他,“我不能承宠年纪又小,我知道太子爷看不上我这个毛丫头。

  今天您走了很快就会忘了我这号人物的,我想要厨房,就算将来您不理我了,也不至于饿死。

  这段日子我才体会到,后宫之人顶红踩白的本事有多厉害,手段千奇百怪,我带了一千两银子,为了吃饭不到一个月就花完了。

  我只是想活下去,不想让我爹娘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没有别的要求。”

  小小年纪的慧兰,明明脸上还带着婴儿肥,眼神却已经成熟懂事了,在生死的磨砺下,明白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李承泽没来由的心里有点酸楚,不其然想到了自己,生下来就没见过母亲,在皇后手底下讨生活,从期待仰慕再到受伤失望心冷彻悟,诸多滋味依旧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好,常吉让人把小厨房收拾出来,派个会做饭的太监,挑个老实本分的过来,以后每个月给清晖园送食物挑好的,不必再问了。”

  “是。”

  常吉心中暗赞一句,这丫头将来必定能得宠,了不得。

  慧兰果真笑了起来,小脸笑起来很有感染力,仿佛阳光在她脸上洒满了光辉,眼里是甜美的笑意。

  怪不得皇太后说她眼睛长得好呢,她笑起来让人心情愉悦。

  李承泽捏捏她的小脸,“这回满意了,可不许在作妖了。”

  她用力点头,像个得到安抚的孩子,笑靥如花。

  “嗯嗯,我很听话,保证不给你捣乱了。”

  李承泽也被她的笑容感染了,心情没来由好了许多,胃口突然打开,自顾自的吃起饭来。

  看到自己的菜都快没了,慧兰赶紧和他抢了起来,李承泽玩心大起,故意和她抢菜,看到她气鼓鼓的小脸,像个小松鼠一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常吉看的纳罕的不行,他家太子爷可是个冷面佛爷,常年累月板着脸不会笑的人,这个良媛好厉害啊。

  前头自戕,把太子气的恨不得掐死她,这会子又被她哄的呵呵笑,这心眼多的不怪李良娣要弄死她了。

  这顿饭就在抢食中吃的一干二净,慧兰吃饱了,摸着肚子仰着头惬意的打个饱嗝。

  “我终于吃饱了,好舒服啊。”

  丁香进来了,“主子,药熬好了。”

  “啊,要喝药啊。”

  她才想起来是她自己要求请的太医,看着黑乎乎的药碗,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把药喝了,不许耍赖。”

  李承泽接过药碗递给她。

  慧兰嫌弃的撇嘴,端过来闻了闻,将脸皱成了苦瓜脸,捏着鼻子一口气喝了下去。

  喝完了药苦的脸都变了形,嘴里冷不丁被塞了块糖。

  “给你甜甜嘴。”

  李承泽不知道哪来的糖给了她。

  她吃着糖乖巧的点点头,“嗯,桃子味的,好吃。”

  歪歪头露出甜美可爱的笑容。

  “吃了药会犯困,你睡一觉吧,孤还有公务要处理。”

  李承泽拉着她起身回到床榻,想哄孩子一样安抚她躺下。

  慧兰拽着他的衣角,“我乖乖吃药,你还来看我么,我给你唱歌好不好,我还会说书呢。”

  可怜巴巴的小眼神,一双大眼水汪汪的望着他,像可爱诱人的小鹿。

  李承泽抿了抿嘴,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得空就来看你。”

  “拉勾,一百年不许变。”

  慧兰歪着脑袋伸出一根手指,李承泽轻笑一声和她拉勾做了约定。

  她喝了药本身就在发烧,打了个哈欠才开口,“你注意点李家,李家好像还在和别人联系,我无意中听到的,听得不真切。”

  这才是良媛吓坏的缘故,又惊又怕六神无主,夜里吹了风就病倒了。

  李承泽摸摸她的额头,温柔的安抚她睡下,“好,真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