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06章要求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200 2020-04-18 08:05:00

  李承泽揉揉眉心,轻喝一声,“给孤滚进来!”

  惠兰立刻扭转头笑眯眯的看着跟随李承泽一起来的小太监,但很快就被他的吼声给打脸了。

  “孤说的是你,再不进来孤就把丁香也送进慎行司。”

  惠兰拎着裙子一路小跑麻溜的跑进屋,动作太猛,眼前一阵昏黑,身体摇晃了一下差点栽倒,还好李承泽眼疾手快赶紧伸手捞了一把,才把扶住了。

  “慌什么!”

  慧兰眨眨眼缓了会神,气呼呼的鼓着小脸,指责他,“还不是你威胁我,我才跑的,头晕。”

  这个身体真的没好全,她有些撑不住了,两天了就吃了那么点东西,饿也饿晕了,更别提还生病呢。

  惠兰软软的朝地面滑倒,李承泽见她脸色蜡白赶紧把人拽起来,打横抱起来进了内室将人放在床上。

  “常吉怎么还没回来?”

  李承泽摸了一下惠兰的额头,发现烫的厉害,“怎么发烧了?”

  慧兰很虚弱的笑了一下,“我真的差点病死了,没有骗人。

  我就是故意要杀了红玲的,她们主仆太狠了,我不会原谅李良娣的,有机会我还是要报仇,我就是个小心眼的女人。”

  李承泽无奈的笑了,“不是都依了你吗?”

  “那是因为你怕闹大了,会有人找你麻烦,例如你兄弟们,我没说错吧。”

  慧兰得意的笑了起来,像个狡诈使坏的孩子。

  李承泽眯眼轻笑并不否认,“有什么区别吗,达到目的不就行了。”

  微微挑眉,俊美的笑容里多了几分邪气。

  慧兰笑了笑,“也对,能达到目的就行。太子爷,您答应我的补偿可不能忘了啊。”

  “明儿给你,孤还能贪了你那点银子不成?”

  “那可难说,看着您也不像大方的人。”

  她叹口气无奈的扭过头去,一旁的小太监瞪大了眼珠子,看着这个丁良媛在作死的路上不断试探。

  李承泽抬手就给了她一个爆栗子吃,痛的她忍不住哀嚎一声,“痛啊,我是病人,有没有天理啊。”

  “闭嘴,再吵把你丢回漪澜殿,和李良娣作伴去。”

  李承泽也精准的捏住了慧兰的小辫子。

  她立刻捂着嘴,用溜圆的大眼睛瞪着他,二人大眼瞪小眼。

  常吉带着太医回来了。“给太子爷请安。”

  李承泽正襟危坐在床边,“太医不用多礼,麻烦看下良媛。”

  “是。”

  太医半跪在地上,给良媛诊脉,好一会才说了,“良媛是风寒,看诊的太晚了,耽误了,而且还营养不良,身体亏虚的厉害,需要好好调养一下。”

  李承泽抿紧了唇,臭丫头没说谎,李良娣真的虐待了她,简直可恶。

  “麻烦您老给开个方子,细心诊治才好。”

  太医立刻点头,“您放心,良媛年纪小,是可以调理过来的。”

  “常吉,赏。”

  “诺。”

  李承泽起身欲走,却被慧兰拉住了衣角,扭头挑挑眉望着她,眼带询问。

  “我饿了。”

  慧兰红着脸捂着肚子,一脸怯生生的样。

  李承泽叹口气,又软了心肠,还是个孩子,差点就死了。

  “常吉,去准备些吃的,软一点的吃食好消化。”

  “是,奴才这就去。”

  慧兰急忙叫住人,“常公公,给我的丁香也拿份饭吧。”

  看了眼太医终究一个字也没说。

  常吉微笑点头,“良媛体恤咱们做奴才的,您放心就是。”

  “谢谢了。”

  太医开了单子,常吉拿了药单才走了。太医也告辞了,“老臣明日再来。”

  “慢走。”

  李承泽等太医走了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反问,“刚才怎么这么乖,一个字都没说?”

  惠兰傲娇的撇嘴,“在屋里闹就算了,哪能丢人到外头去啊,就算死了我也是东宫太子的人,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哼!”

  她撅撅嘴,可爱又带点刁蛮的小样。

  这句话取悦了李承泽,他伸手捏捏她挺俏的鼻子,“还不算太笨嘛!”

  慧兰生气的鼓着小脸,怒了,“我很聪明的。”

  李承泽嗤笑,“聪明还被那个女人欺负?”

  慧兰气的捶了床榻一下,“我是怕我爹被李家找麻烦,要不然我刚才就杀了她。

  我都没有承宠,就欺负我,我还没来葵水呢,差点被她害死,我比窦娥还冤呢!”

  李承泽听她这样说愣了一下,眼神顿时多了几分柔软,这真是个孩子啊。

  摸摸她的头安抚了一句,“现在不能杀她,不然你爹真的会有麻烦。”

  慧兰坐了起来,望着他很认真的询问,“你也不能保护我爹吗?最多我以后不给你惹祸,行不?”

  拉着他的衣角软软的央求,软萌的撅着小嘴,娇软的摸样让人失去抵抗力,

  李承泽看到她灵动的大眼望着自己充满了信任和渴望,一时有些语塞,声音变得低沉温柔了些许,“孤保护不了你爹。”

  慧兰有一瞬间的失望,但很快又扬起了笑容,“不怕,我爹暂时不会有事的,她有错。

  皇上若问起来,你记得一定要提我没来葵水的事,皇上就不会怪你了。李家知道我不能承宠,也不会把我爹怎样的。”

  构不成威胁,自然不用看重了,李承泽微微点头,这丫头真聪明,能很好的利用自己的弱点成为优势。

  “好啊。”

  李承泽笑着应了。

  常吉抓了药回来,还带了饭菜过来。

  慧兰看见饭菜忍不住伸着脖子,舔舔唇,“这么多好吃的,太子爷,你要不要一起吃点啊?”

  李承泽本来不饿的,可看到娇憨可爱的慧兰,觉得她很有韧劲,即便情况这样差仍然如此开朗,真不容易。

  “好啊,一起吃吧。”

  李承泽坐了下来,她脸上瞬间扬起明媚灿烂的笑容,好像阳光洒满了心田,双眼明亮迷人。

  “常公公,麻烦你帮爷拿件外袍过来,我刚才不小心把爷的衣服弄脏了。”

  常吉早就看到了,立刻点头,“嗳,奴才这就去。”

  李承泽捏捏她的鼻子,“小东西那么多心眼呢,怪不得她要打压你呢,快成精了!”

  慧兰朝他吐吐舌,挤挤眼,得意的笑了,“我只是不想受欺负罢了,你在这呆的时间越长,她们就越忐忑,就不敢随意欺负我了,你又没损失什,小气鬼。”

  李承泽挑眉瞪眼,“放肆!胆儿越发肥了,还有以后不许自戕,这可是大罪。”

  说完摸摸她的头给与安抚。

  慧兰别扭的点头,“我还没活够呢,本来就是吓唬她的。

  我是早产儿身体弱,爹就请了武师傅教了我几年,强身健体,虽然我是花拳绣腿,但吓唬李良娣是够了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