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05章收尾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77 2020-04-17 08:05:00

  李承泽不在乎李良娣死不死,更不在乎丁慧兰的死活,但不能死在东宫,影响他的名声是小,让那几个兄弟找到把柄攻击自己才事大。

  慧兰用刀死死的摁着李良娣,“我说了,我要一个交代,红玲要还我的钱,李良娣必须接受惩罚。”

  李承泽望着她表情冷凝严肃,“若孤不愿意呢,小小一个良媛也敢来威胁孤,谁给你的胆子。”

  “爷,救我,呜呜呜!”

  李良娣涕泪横流的望着李承泽求饶。

  慧兰扬唇轻笑了一下,“我连死都不怕为什么不敢,我还知道李良娣和我同时死了,太子您会更麻烦,名誉事小,会不会有人利用这件事来做文章呢,太子位高权重,多少双眼睛盯着您呢,届时……”

  她歪歪脑袋,露出天真可爱的笑容,这个原主容貌长得是真好,并不是艳丽夺人眼球的美,而是眼缘好,她身上有一种普罗大众都非常喜欢的亲和清新的美,加上本身年纪又小,性格开朗乖巧,很讨人喜欢。

  李承泽望着这张脸笑的甜美无辜,却字字都戳中了要害,精准无比,简直是最好的猎手。

  “李良娣罚俸禄半年,闭门思过,抄写女德女戒一百遍。张嘴五十。

  红玲么,常吉带人去搜,把银票搜出来。”

  李承泽相信证据,当然也知道丁良媛没有说谎。

  常吉立刻派了小太监去搜红玲的屋子,而红玲则软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连一盏茶的功夫都没用到,小太监就拿了一摞子小额面值的银票出来了。

  “回太子,确实有银票,不足千两,一共有九百多两。”

  也就是说红玲只给底下人分了不到五十两,剩下的全都自己吞了。

  旁边的宫女不怀好意的望着她,因为慧兰没有得宠,被宫人欺压,每次送饭都会给于庆给点银子,也花了一些。

  李承泽面色难看极了,冷冷的看了眼红玲,慧兰昂着头,“红玲有罪当罚打板子,然后送往慎刑司。至于李良娣么,现在就可以受罚了。”

  慧兰一把将她推倒在地,自己也踉跄了一下,实在是身体没好,还很虚弱,不然也不会如此狼狈了。

  “啊!太子不要,我没有……你相信我。”

  李良娣吓坏了,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女人,尤其是听到李承泽对她的处罚更是吓的魂不附体。

  “行刑。”

  李承泽二话不说很干脆利索的点了头,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反悔,何况他也想趁机教训一下骄横跋扈的李良娣,顺便敲打一下李家。

  这个丁良媛给了他很好的借口和理由。

  常吉和两个小太监得到命令立刻就扑了上去,一把摁住李良娣主仆两个。

  “不要,饶了我吧,不是我……”

  李良娣手脚并用拼命的挣扎哭喊。

  小太监把红玲往外拖,要去打板子,红玲吓得也剧烈挣扎起来,哭着求饶。

  “小姐救我,是你让我这么做得,小姐救我啊,才人饶命啊,太子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红玲不管不顾,只想保住性命,哪里管得了自己的主子呢,把那点事全都秃噜了。

  李良娣登时脸就白了,常吉让一个小太监抓住她,自己拿了御板,开始行刑。

  张嘴不是用手,而是用一张御板,打人啪啪响疼的厉害,却可以不被毁容,专门对付后宫中犯错的嫔妃和宫女姑姑们的。

  随着啪啪的响声,李良娣被打的完全没有求饶的机会,连呼救都不可能,几乎瞬间就打肿了脸。

  而外面院子里也响起了打板子的声音,丁香低着头强忍着笑容,终于可以狠狠出口气了,活该!

  慧兰接过小太监递过来的银票,扁扁嘴,“少了一百两。”

  “补你一千两。”

  李承泽无奈的揉揉眉心。

  “那就多谢太子了,这公平还得自己找补才成。最后就是给我请个太医吧,我还不想死呢,常公公麻烦您亲自去请吧,您去最合适。”

  慧兰敢做就有能力收尾,让太子不会责怪她太狠,为日后留下后路。

  李承泽顿时忍不住翘起嘴角来,这一翻唱念做打真是好心计啊。

  惩罚这对主仆不但不会影响自己的名声,反而显得自己公正,甚至能讨好父皇,没有偏袒李家,他没有私心没有伙同李家做些什么。

  常吉是他的人,阖宫都知道出了东宫就代表他的脸面,亲自去请人也表示了重视怜惜之意,更甚者还可以往孝顺皇祖母上面靠一靠。

  “奴才遵命。”

  常吉反应多快啊,立即会意回来,他不等太子应声就答应了,这个丁良媛不可小觑。

  “去清晖园。”

  李承泽拉着丁慧兰大踏步的往外走,完全不管她跟不上被拽的踉跄,跌跌撞撞的跟在身后。

  “丁香把我们的东西都拾掇干净,一个都不要留下。”

  “知道了。”

  丁香应了一声赶紧就回屋收拾细软。

  慧兰一路被李承泽拉着往清晖园跑,路上不少的太监宫女,都瞪目结舌的看着她们。

  “太子爷,您慢点,您等等嫔妾啊。”

  慧兰见到人立马打起精神小碎步快跑几步,紧紧抓着李承泽的胳膊,利用身高差往上一蹦,整个人像树袋熊似的挂在他胳膊上,双腿还勾着他的腰,几乎是被半拽半抱着走的。

  宫女太监们都在身后窃窃私语,慧兰得意的翘起嘴角,一抬头正好落入一双幽深暗沉的星眸里,眼眸里聚集着隐忍的风暴和不耐。

  慧兰左右一看已经到清晖园了,舔着脸笑了笑,尴尬的松开他,从他身上跳下来,看到月白的长袍上已经有了她的小脚印,不好意思的伸手给掸了掸。

  “多谢太子秉公执法,慧兰心服口服,感恩太子怜惜弱小。”

  只有感恩没有报恩的事。

  李承泽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抿着嘴压抑着怒气,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脏兮兮的袍子。

  “去拿身衣服来。”

  说完扭脸进了屋。

  清晖园不算大,压根比不上漪澜殿这样的规制,不过是一个一进的大院子,四五间房舍,也没有花园但院子里种着合欢树,绿树葱茏的样,倒是让人心生欢喜。

  慧兰却不进屋,在院子里到处寻摸着看着,还时不时的点评一句。

  “这院子真好,地方不大却处处都雅致精巧,这里的花也可以入药呢,真的太适合我了,多谢太子爷,我很喜欢。”

  故意朝屋里大声喊了一句。

  李承泽在屋里听到这句话,怒气不觉消散了快一半,还知道感恩,还算有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