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04章闹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703 2020-04-16 17:35:52

  常吉应了一声立刻出门去找丁良媛主仆了,而李良娣则面色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贴身大宫女红玲。

  红玲赶紧跟在身后,“常公公奴婢给您带路。”

  常吉一把推开她,“丁良媛是杂家送进来的,杂家记得位置,不用麻烦姑娘了。”

  使了个眼色给身后的小太监,二人立马会意一左一右的看着红玲不让她乱动。

  红玲急的直跺脚了,常吉看都不看她一样,直接去了西边的偏殿。

  正好看到丁香自己从西院的井里打水,吃力地将一桶水给拎了出来。

  “丁香,你家主子在么?太子有请呢。”

  丁香看到他们来,愣了片刻转身就朝屋里冲了进去,同时还激动地大声喊着,“小姐,常公公来了,太子来了。”

  高兴地都有点破音了。

  常吉微微皱眉幽幽地叹口气。

  身后跟着的小太监却有些不满了,“常公公,这个宫女怎么如此没有礼数啊。”

  “不怪她,被磋磨的太狠了,不是她的错。”

  常吉却明白,这对主仆是吃了大苦头了。

  不一会慧兰被丁香扶着出来了,慧兰身穿一身鹅黄色的高腰襦裙,病弱的她搭配了这身嫩黄的衣裳,显得小脸越发苍白憔悴,身形单薄的似乎风一吹就能刮跑了。

  她走到常吉面前,屈膝行礼,“常公公,让您久等了,真是抱歉,屋里地方小,没法子站脚,也没有热水,实在是没法招待您。”

  慧兰刻意很虚弱的靠在丁香身上,说话还有些气喘,但礼仪却很周到,看待常公公的目光反而多了一丝惊喜和感激。

  “良媛受苦了,太子召见您呢,您这就跟杂家去见见吧。”

  “好,多谢了,劳烦各位走一遭了。”

  常吉见她年纪小,身板瘦弱单薄,又病的几乎走不了路,就说,“奴才扶您一把。”

  “谢谢。”

  慧兰没有拒绝,她知道太监很敏感,若是推开会让常吉以为自己嫌弃他,难免得罪了这位红人。

  她将身体几乎半靠在常吉胳膊上,倒不算是装的,确实没什么力气,身体也没痊愈。

  “您慢着点,小心脚下。”

  常吉没有因为慧兰不得宠就给脸色看,反而小心翼翼的照顾着,态度十分恭敬。

  慧兰心中微微点头,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多谢常公公了,怪不得您能得太子信任,果然是能人。”

  慧兰赞了一句。

  常吉微微愕然,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想了想才笑了,“您是主子是贵人,咱们是奴才伺候好是应该的,担不起您夸赞。”

  “不管如何,太子能来您肯定汇报过,我欠你个人情,日后你有难处可以来讨回去。”

  慧兰笑了笑,许下了一个承诺。

  常吉失笑却什么话都没说,压根就没放在心上,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操心杂家做什么。

  一行人来到了正殿,进了内殿见到了明媚动人的李良娣,还有俊美谪仙气度的太子李承泽。

  这是惠兰第二次见到他,被分来东宫的时候,见过一面,随口点了一句,去漪澜殿住下吧。

  估摸着太子可能都不记得丁慧兰到底是圆是扁吧。

  慧兰心中暗自叹息,其实这个原身和自己有几分相像,却比自己长得精致貌美多了,浑身上下都透着灵动娇憨的气质,若不是生病也是个美人了。

  “太子康安,李良媛妆安。”

  慧兰规矩的行礼,虽是修行人士,但礼仪并不陌生,还是手到擒来的。

  “起吧。怎么病成这样了?”

  李承泽看到慧兰单薄的身体摇摇欲坠,脸色苍白憔悴,眼眶都有些抠了,看着有点不忍心。

  “丁良媛,你这身体也是太弱了,这么多天了那么多人照顾你也没好起来,你可要当心身体啊。”

  李良娣快人快语的插嘴暗示她小心说话。

  慧兰歪着头望着李良娣,“这么多人照顾我?谁在照顾我?我醒来又昏睡,始终只见到丁香一人,没有其他人,不知道良娣说的那么多人是哪些人呢,我连太医的影踪都没有见过,哪来的人?”

  “你可要小心说话。”

  李良娣眉毛一挑怒瞪着她,简直敬酒不吃吃罚酒,竟然想告我的状,就凭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丫头片子,也配!

  “你不用威胁我,我已经死过一回了,还会怕你么?我记得这是太子的东宫,好像不是你李家的后院吧。

  你暗示我,是想要了我的命么,你不是已经这样做了么?可惜没能如您的愿,让您失望了。”

  慧兰大声的诘问,凶狠的瞪她,恨不得冲上去咬死她,就为了一点了嫉妒之心,平白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小姑娘,简直可恨。

  “你胡说什么,来人掌嘴!”

  李良娣想都不想暴怒开口。

  “我看谁看动我一下。”

  慧兰突然掏出了一把匕首,是切水果的那种小刀,横在自己的脖子上,朝众人威胁。

  “大胆,放下。”

  李承泽站了起来,表情冷淡而严肃。

  慧兰轻笑一声,“李良娣,你李家是国公府了不起,可我也是选秀进来的,我爹也是朝廷命官。

  女儿入选东宫,无缘无故就死在你李良娣的寝殿,你如何交代,太子该如何面对百官?”

  李良娣顿时惊呆了,用手指着丁慧兰,气的浑身发抖。

  “你,你给我放下,你好大的胆子!”

  “哎呦喂,良媛,使不得,有什么委屈你只管说啊,太子会给您做主的,这可使不得,快放下。”

  常吉着急的挥手想要拦截,却被慧兰狠狠瞪了一眼,刀子立刻就划出了血痕,吓得他赶紧停下脚步。

  “我都死过一回的人了,还会怕死么?今儿必须给我个交代,否则我就死在这。

  我会让所有人知道,太子的良媛被人虐待无奈自戕!

  我不知道皇上会如何看待李家,外头会如何传言你李家女的教养,但我知道皇上一定会责问太子,百官也需要一个交代。”

  她不管不顾步步紧逼,今儿无论如何一定要彻底离开漪澜殿。

  “好大的胆子,你想怎样?”

  “简单,一,我要永远搬出漪澜殿,不挑地方,我和丁香睡柴房都没怨言。”

  “可以,常吉把清晖园收拾出来让丁良媛住。”

  李承泽立刻爽快的点头。

  “是。”

  常吉应了一声。

  “还有么?都说了,孤时间有限,没时间和你墨迹。”

  李承泽环抱双臂,修长的个手指有节奏的敲击胳膊。望着慧兰眼神沁凉。

  “二,我需要太医看病,李良娣虐待我,甚至想活活饿死我,我要个公道;

  还有,我从家里带来的银钱全都被她们主仆讹诈走了,还给我,一共一千两银票,一个子都不能少。”

  “我没拿你的钱,你别诬赖好人。”

  红玲吓得赶紧摇手不肯承认。

  慧兰轻蔑的笑了起来,“好人,你们主仆也算好人,不怕遭天打雷劈?

  不是你说的么,就算我死了太子也不会多看一眼,想讨公道没门,李家就能替我做主了,李家真是好厉害啊。”

  李承泽眯着眼看了眼红玲,眼神意味不明。

  “你别胡说,红玲不可能说这样的话。”

  李良娣顿时急眼了,情急之下才不管慧兰的死活,就要冲上来要打她,打的主意就是慧兰死了才好呢。

  她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慧兰却一伸手拽着她的胳膊轻轻用巧劲拧她的手腕,李良娣被迫顺势在原地旋转了一圈。

  李良娣弱质芊芊,专门培养了送进皇宫的庶女,压根没有还手之力。

  慧兰身体虽然虚弱可却曾经是修士,可是练过武的,用点巧劲还是不难的。

  不过一拽一带的力量将她控制在了自己的怀里,刀子落在了李良娣的脸上。

  “啊!太子救我,她是个疯子。”

  李良娣惊恐的嘶声呐喊,还不断地乱动。

  刀子在她脖子上划了一刀,血珠立刻就冒了出来。

  吓得李良娣嘴里发出呃呃的声音,什么话都讲不出来了,整个人都僵住了。

  “再敢动一下我就划烂你的脸,一个被毁容的女人,你说李家还会支持你么?”

  慧兰冷酷而清晰的头脑到让李承泽眼眸亮了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